刘世民满意得不停点头,暗道:“看来韩浩文做得不错,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拿走了最重要的东西,拍卖城的摧残还不如那些贵重物品的冰山一角。炸我的拍卖城还拿点人陪葬?那么客气干嘛。”刘哲民听见噬邪族没有抢到自己拍卖城的高档货,便开始开心了起来。但当听到一具小孩尸体时,微笑的老脸瞬间凝固了,全身不由的一抖,差点吐出一口逆血来,方久后才回过神,立马下令:“不惜一切代价的抢夺那个小孩尸体!”不停的祈祷那个尸体不是韩浩文的。

  爆炸中心。

  屠魄曜鲜血淋漓的从废墟中爬了出来,吐了一口夹杂着灰尘的鲜血:“刘世民你妹的!我屠魄曜和你势不两立!”“先撤,不宜久留。”瞬间死伤百号人员,屠魄曜再也忍不住了,破口大骂起来,从来没见过这种等级的爆炸,就算高级战零爆炸也没这威力,爆炸时条件反射般的抱紧了刚举起的“尸体”。无奈地看着完好无损的“尸体”,将其反抄在腋下,还能感觉到其滚烫不已,猛然踏地,爆射般的飞速离开了拍卖城,低级的死完了,中级的损伤大半,五个战豪虽然没死,但都受了重伤,自己的军队已经支离破碎,再不走就真的没希望了。

  刘世民盯着飞速离去的噬邪族煞星,刚欲调动战力,但旧伤牵动,嘴角溢出鲜血,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追啊!”望着屠魄曜腋下绯红的身影,但愿不是他。

  眺望远处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接近,显然是噬邪族的来迎接了,定眼一看领头的竟是噬邪族族长:阴筠!暗骂道:“靠,她不是闭关了吗?!那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今天看来难逃此劫了。”想起阴筠可怕的暗属性破坏力,不禁狠狠的打了个哆嗦,虽然带着怪异的面具,但其强者的气息老远就能感觉到,其邪恶的威压感扑面而来:“这杀人如麻的妖女怎么来了!难道还要杀人灭口?”刘世民不禁绷紧了战弦,自己可是战豪治愈师,对于这妖女来说自己如草芥,可以轻轻松松的杀掉自己。

  军队不由的进入死寂般的战斗状态,但事情总是不会像想象的那样,带领众多噬邪族的黑影微微向屠魄曜点了点头,一闪现便出现在百米外,扬长的离去了。

  刘世民正在愁苦时,一哭哭啼啼的女孩靠近,不就是韩凝珊吗?军队里的人都认识她,并没有出手阻拦。

  “爷爷,呜呜,哥哥…哥哥不见了!呜…”正准备笑着询问韩凝珊怎么那么伤心时,刘世民迎面接来这一句。

  看着哭得通红的水汪汪大眼,刘世民强忍一眼晕去的感觉,面部扭曲的说:“没…没看见他出来吗?是不是人多了错过了?”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的问着。

  “不是,真的没看见…哥哥说了去去就回的,我一直在这里等着他,就是没有看见,呜……”韩凝珊说完又是抱着刘世民一阵大哭。

  欲吼出不惜代价的抢夺回韩浩文,但战斗力始终摆在那里,去了相当于送死。一世聪明的刘世民现在竟然不知道怎么办了!

  眼看离去的噬邪祖,从战斗到结束不过两刻钟,刚刚还是繁华的拍卖城,现在成了历史上的几句话,巨大的落差使刘世民心如绞痛,只能苦笑,为何不多让几人知道战零箱密码,现在只能将所有托付到一个小孩身上,精明反被精明误,搬起石头来却砸自己的脚。

  两道身影瞬间落下,溅起乱石,军队快速的将两人包围了起来。

  “不用防备,自己人。”刘世民无力的说道。

  “怎么回事,刘老。”其一健硕身材披着黑色斗篷的人皱眉看着拍卖城问道,此人就是家族副族长韩振钝,身旁的人是韩家家族的三长老。

  没等目光呆滞的刘世民回答,韩凝珊抢先道:“爸爸,快去救救哥哥!哥哥被那个噬邪族的长老抓走了!呜…”

  韩振钝望了望逃在远方已经成密麻黑点的噬邪族,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是感觉到了噬邪族族长的威压,显然明白其中的差距,蹲下抱着韩凝珊:“不哭,乖乖女,你哥…你哥哥一定会回来的。”韩振钝说出对于韩凝珊有史以来的第一句谎话,善意的谎言始终是谎言,韩浩文现在生死不明,况且噬邪族一向阴险狡诈,强者如云,对于现在的状况这也算是最明智的一句话吧。

  “真的吗,爸爸。”韩凝珊泪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自己的父亲,因为她从来没听见过爸爸说过一次谎话,一直深信自己的爸爸,现在也是。

  水汪汪的大眼凝视着自己的爸爸,停止了哭泣,见其消停了哭闹,韩振钝略微松了一口气,引领着女儿离开了危险地带,快速的带回了家族。

  —寒武族抱着韩凝珊到了她的房间,安排好了仆人之事,因为还有事,需离开,安慰了几句,转身欲关门离开,望着在空中纷飞的樱花,一阵微风掠过,许多花瓣被吸落,犹一只只粉红的蝴蝶,飘落在土地上,给土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毯子,纷纷扬扬,使人陶醉。

  韩振钝还记得女儿当时是为了效仿哥哥树的颜色,但家族又有规定除了夫妻,不能有两家是种的同样的树,才种樱花树。

  轻叹间,明知少年已无法归来,成长的韩凝珊是不能承受有如此大的悲痛的,桃花若凋零,那便让樱花繁盛点吧……,片刻呆滞后关门间,嘤嘤声中听见了几句话,这使其在韩浩文归来前都一直感到很愧疚的几句话。

  “为什么要骗我,爸爸,你从来就没有骗过我!哥哥不可能会回来了!为什么要骗我!你那么强为什么你不去救哥哥?为什么?!”在韩凝珊的娇吼中,韩振钝的眼角泛起一丝红润。

  樱花飘落,纷纷飒飒,伤感缀满花蕾,桃花将为此枯萎。

  t酷3匠lQ网永久免_:费Z☆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