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韩浩文乱想之时,突然,中央处的石台上,一串湛蓝色的符文凭空的出现,瞬间将韩浩文笼罩覆盖,一股冰凉的力量忽然拉住韩浩文,猛然将其拽到石台上盘坐。

  韩浩文在奇异符文的环绕中,不断的挣扎,在这种古老的力量下,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双手双脚被死死的定在石台中央。

  明知挣扎无效,却还是想要脱离束缚,因为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缓缓的靠近着,这股力量携带着远古的冰属性,犹如极地里的玄冰,就像将自己抛置于万年冰窟。

  韩浩文的挣扎突然停止,他看到,一面深蓝色带着鳞片的墙,突然的出现在了面前,因为他发现不对,怎么可能会有带着脚趾头的墙壁,显然,这并不是一面墙,而是一只庞大的巨兽,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吓得韩浩文不敢轻易妄动,过了许久,这只巨兽仍然没有动静,便壮起胆子,抬头看一下,再次被吓到了,这只巨兽,像是一只深蓝色的霸王龙,高得吓人,上身已经没入云端,无法见到他的头,韩浩文的身体大小,恐怕还没有他的一根汗毛大,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丝纹不动,光是以巨兽的威压,就已经让韩浩文的呼吸急促。又过了半晌,韩浩文才发现问题,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虚道:“寒武阁第五层顶多三米高,眼前这只……这位战兽起码高过百米,可能是幻象,幸好这是虚影全身,否则今天不死在这里。”

  就在韩浩文放松之时,巨龙抖动了一下,从他的身上引出一丝深蓝的波动,一股力量再次袭来,韩浩文的脊骨像是被冰锥刺透,剧痛无比,在这痛苦的折磨下,且又无法动弹,寒冷的气息瞬间贯穿全身的经脉,冻住全身,神经被完全麻痹了,在寒气的覆盖下,疼痛才稍微得到减缓。

  此刻韩浩文的脑海里仍然是一片迷茫,这到底是家族战技的造化,还是寒武阁为了防盗而设立的陷阱?若是陷阱,如此大费周章,未免也太看得起盗阁者了吧,但若是机遇,那么为何如此折磨继承者?难不成建造这个阁楼的大人物还带有一点自虐倾向?但不论这么说,事实已经出现在眼前,全身都麻木了,现在还能干什么,静静的听天命吧。

  韩浩文就这样想着,开始安静的盘坐起来,还真不要说,没有再挣扎后,这股古代力量也变得温柔起来,有灵性般,没有再强拉强拽,开始操控起符文起来,像是有目的性的干着什么事。

  奇异的符文携着蔚蓝色的战力,在身体的外围旋转,就像是把韩浩文当做恒星,围绕他自转和公转,符文犹如密码箱找到了一个点,咔的一声,不再转动,突然间,符文爆发出耀眼的蓝光,光芒照亮了整个寒武阁顶层,刺得韩浩文睁不开眼。

  复杂的符文收敛,瞬间便钻进韩浩文的身体里,在他的全身上下四处游走,宛如有千万个细小冰晶穿过骨髓,从外面看去,他的皮肤发出蔚蓝的光芒,晶莹透彻,整个人被洗涤了一般,像是一个小型阿凡达。

  “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多符文在我眼前。”

  韩浩文疑惑的道,全身仍然麻木,不能做出任何的反应,望着复杂的符文,就这样钻入脑海里,符文的进入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消失,寒武阁的第五层,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韩浩文在石台上像木头一样的呆坐着,过了一刻,才缓过神来,心想着,这种传承还算可以吧,虽然被冰锥钻时很痛,但是那时全身又冷麻木了,哈哈,又不痛,这种仪式结束后还全身舒爽,像是洗髓经脉,不要说,这么安逸的事,我还想多来几次呢……嘿嘿。

  没有了古代战力的庇护,顶层常年累计的灰尘飘了起来,就在韩浩文自顾自的YY之时,飘起的灰尘悄然的钻进韩浩文鼻孔里,后者冷不伶仃的打了个喷嚏,随后还舒呼的揉揉鼻尖,继续打算如何下次偷偷的跑进来‘享受’。

  但是他却不知道,寒武阁的顶层既是禁地,又是紧急传话时的扩音器,族长在短时间内想要宣布大事时,用的就是寒武阁第五层的传音器,韩家在韩振锐的带领下,在武战大陆的地位水涨船高,韩家根本没有遭遇过袭击或者是大事发生,所以顶层在那么久的时间里,才会累积厚厚的灰尘。

  当听见整个韩家都回荡着自己打喷嚏的声音时,才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后来把老爸引来了,然后被逼着写了一份一千字的道歉书,在周会上,拿着战零扩音器,念给族人们听,还要当众道歉,然后经过长老们的赦免。韩浩文的屁股疼了整整一个月。

  “啊……我的小屁股啊,痛死了,老爸这次下手也太狠了点吧,第一次这么用力的打我,不就是去了一趟顶层吗,有那么严重吗,是亲生的吗。”

  但韩浩文却不知道,若是一般的族人敢闯寒武阁并高于四层,诛九族都算便宜的呢。而且他还不知道,他老爸正站在他后面呢。

  ……

  韩家主殿。

  “小芸,别哭了,天命谁能变?我们终究要面对这种事,我知道,现在我们还舍不得他,你我的心里都觉得韩浩文还只是一个孩子,也没有让他去参加战斗的心理准备,但事不由人,既然他得到了传承,那就让他去吧,纸终究包不住火,如果再让他成为温室里的花朵,那么我们等待的,也只有毁灭。鲲鹏已遂翱翔愿,而立晚熙终无怨。”

  李芸韵听着韩振锐的劝言,不再哭泣,但眼瞳里的悲伤仍然没有消散,朱唇微启,接到。

  /~看正Q版@章节上●酷、'匠dJ网}}

  “雏鹰终有展鹏日,稚子早怀凌云志。”

  主殿的一房间里,英俊男子望着怀里的女子,女子的眼泪早已打湿了睫毛,不断的安慰着女子,其实他的心,疼痛感一点也不比李芸韵差,但他是男人,坚强就是男人的代名词,他心里的决心也更加的坚定起来,对他们来说,未来的路,仍然还很长,而这条路,才刚刚开始。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告天说:

  求!推!荐!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