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想找一个合适自己职业的战技极为重要,同样也很困难,这除了看造化,还要看自身的强韧度,适应程度,战力和毅力。

  再高级别的战士,如果用的是黄阶低级战技,也会被低级或更低级虐的份,更不用说比他高一级的人了,可见战技在战斗中非常主要。

  如果没有强健的体魄和充盈的战力,就算身怀高阶战技,也无法完整的运用战技,简直是暴殄天物,强行释放则会导致经脉寸断,谁也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只有跑拍卖城匿名后卖掉。

  ……

  一缕晨曦划过山峰,温柔洒在玛莎芮城的建筑上,晒进韩浩文的小木屋里。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韩浩文起床整理好后,一如既往的来到家族里最大的楼阁,寒武阁,也是唯一的藏书阁。

  他经常在寒武阁阅书,可以说,除了睡觉,呆的最久的地方就是寒武阁了。

  寒武阁分五层,每层都有不一样的进入规矩,那么多年来也没有人敢冒犯。

  寒武阁的第一层,也是最宽敞的一层,在这里,所有的族人也能进来阅读或借书,光是这一层,就侧面化的教出众多优秀学子,几乎每一代的拔萃,都有在寒武阁第一层的长久记忆。

  寒武阁第二层和第三层分别是史书专区和黄阶战技书籍专区,一般径直去第二层的,都是族里老者或者史学研究者。

  进入要求和第三层一样,没有战者级别,不准进入。

  寒武阁第三层,虽然没有一二层宽敞,但面积也不小,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书架,书架上摆放的几乎都是黄阶战技。

  u"酷aF匠\L网*n唯)c一$S正~版#B,Xx其W他v0都-x是m盗版E

  就算是低级的黄阶战技,在市场上或是拍卖的交易里,也能卖出不菲的价格。

  一些小家族,甚至为了一本黄阶战技而大打出手,如果一方家族得到了黄阶战技,不仅能够沿着血脉传承下去,还能造福整个家族,提升家族成员的综合战斗力,可见战技在人们心目中的重要性。

  寒武阁第四层,进这里的,都是战斗士级别以上的强者,书架上陈列的都是玄阶战技。家规里有,二四层的战技,都可以借出寒武阁,并且不能在寒武阁内学习战技,下令这个规定的长老也是迫不得已。在学习战技的过程中,会在周围形成强大的元素地域,在地域内的人很容易被误伤,物品也会被强行毁坏。若是没有这条家规,恐怕现在的寒武阁早已千疮百孔。

  第五层的面积则更小,这里常年封闭,几十年才开启一次大门,需长老或正副族长才能进入,里面存放先人的智慧,可以算是整个家族的核心。

  韩浩文早早的来到寒武阁,像只好奇不怕被打死的猫,静静的站在第四层的书架旁,装模作样的站在那里阅书。

  韩浩文暗道,反正死猪不怕被开水烫,自己父亲就是族长,寒武阁的主管也是族长,训斥自己的还是族长。

  “他应该不会狠打自己的亲生骨肉吧。”

  韩浩文嘿嘿的坏笑着,心想,绝对不会失策。

  以韩振锐平时对他的宠爱就知道,韩振锐是不会轻易打骂他的,就算是大错误,也只是象征性的教训一下。

  寒武阁第四层,书架上的书籍全是玄阶战技,这种级别的战技,随便拿一本出去都会被其他人抢的头破血流。

  族人见到他,微笑着看了几眼,想去和他聊上几句,但又想想现在的环境,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回过神来,继续阅读手里捧着的书本,就当没这回事。

  如果是一般的族人如此明目张胆的进来,早就被赶下去并以偷窥战技之罪或欲盗战技的嫌疑踢出家族,并废了其战力。

  但韩浩文又和一般的常人有所不同,家族人看见了,也只是想着:“孩子嘛,来这里能看懂什么,无非是想来玩玩罢了,只要别干扰到我就行了,这又是韩振锐的亲生儿子,族长都没说什么,我才懒得多管闲事。

  韩浩文觉得今日的背脊奇凉,而且越是靠近藏书阁的顶层就越是凉快,难道是脊骨在提示自己顶层有什么好东西吗。

  带着疑惑,韩浩文的心早就飞到了寒武阁的顶层,又是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凉凉的感觉无疑是极好的。

  偷偷的瞄了瞄附近,只有极少的人在附近阅读书籍,虽然他们不能就地学习,但细细揣摩符文中的窍门和细微的奥秘,也是有很大帮助的。

  在这里的几乎都是老者,少有天赋极好的中年人,能够在这种年龄阶段达到战斗士级别层次。

  随便操起一本玄阶战技,装成认真看书的模样,其实上面更加复杂的符文让人看了更头晕,同时小身体缓缓靠近廊道,廊道上的阶梯通向顶层,也是寒武阁面积最小的一层,家族的禁区。

  韩浩文第一次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身体不断冒出冷汗,稚嫩的俏鼻嗅了嗅浑浊的空气,强忍着打喷嚏的冲动,一溜烟,便钻进拉有封条的旧门。

  漆黑一片便是这里最好的描述,作为寒武阁的顶层,竟没有想象中像皇室一样的辉煌和灿烂的光辉,只有几个朴素的石台和简陋的壁画,这种环境让韩浩文大感失望,果然是上辈子的玄幻小说相信得多了,奇遇就是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看来还是平淡无味的生活,就这样过完这辈子。

  放下无奈的心情,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除了厚厚的灰尘,还真是难以找出几个像样的东西,在中间石台的雕刻上,发现几个血红般的大字,这几个字苍劲有力。

  上面写着。

  寒玉玄诀束,破茧五十朝,冰封同年矣,若至,三王毕四海一。

  ——寒玉玄诀。

  仔细观察简单的这几个字,竟无多次雕刻痕迹,这说明,写这些字是一步到位的,如此说来,在这坚硬的石台上能这样雕刻的人,功夫一定不简单。

  韩浩文默默叨念这几句话句,硬是琢磨不出什么意思,话中的内容又让人似懂非懂。

  “这像是一种战技,但是它也没有说是什么级别的战技,也没有说是什么职业来操作,最重要的是没有说怎么去习得,这可不是一般的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