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靠近一间房间,上面写着“高级管理员办公室”。

  兄妹俩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段到,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房间里面穿来了温柔并富有磁性的声音:“是浩文,凝珊吧?”韩凝珊顿时吓了一跳:“牛爷爷,你真厉害!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当然是想你们了啊,一想到你们,你们就来咯。”慈祥的刘世民哄孩子般的说道:“凝珊、浩文、快来看看,爷爷给你们准备了什么东西。”

  进门看见一个红颜白发的老者。韩凝珊还是老习惯,冲上前去就往座在皮椅上的“牛爷爷”身上跳,然后小手死死的抓着刘世民的胡子,刘世民像往常一样“大声求饶”:“哎呦,我的小魔女,别抓爷爷的胡子了,没剩几根了。”

  韩凝珊完全忘了韩浩文交代的“淑女形象”,直到韩浩文干咳了一声,韩凝珊才惊恐的想起了什么,缩了下去,然后乖噜噜的站在一旁。

  刘世民平时在员工或者手下都是一副肃穆的样子,两个微大的鼻孔还挺像“牛”,身材高大,根本不符合他的修炼职业,威严而高大的刘世民形象在脑海里是最清晰的,而在亲人或者关系至好的朋友面前,他是非常幽默和蔼的。

  习惯的把紫荆糖递给了乖巧站在一旁人儿,视线离开欢天喜地的韩凝珊,望了望站在门口微微颔首的韩浩文,慈笑着道:“浩文,来,让爷爷看看,变样了没有?这儿还有紫荆糖,要吗?”说完摊开精致方盒中的紫霞糖果。紫荆珠是一种果树的直接产物,通常一棵紫荆树一个季度仅产完整的一颗,所以价格也不低,因味道甜美而深受有条件的小朋友们的喜爱。

  韩浩文挥手谢绝,翻着白眼无语的想道:“一天能变成啥样啊?刘爷爷,您还是一副老顽童的模样啊。我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嘿,还轮不到你小子来说上我,你的那些“垃圾灰”早就轻松搞定了,不知道你要那么多垃圾来干什么。”刘世民摇了摇脑袋道,右掌一吸,韩浩文毫无反抗的被刘世民一把抓到手里,然后“安”在偌大的桌子上:“乖乖座着!来看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好东西。”刘世民更喜欢韩浩文的过人才智和沉稳,一向是刘世民的最爱的性格。

  更#新G*最:7快T上酷匠4网(q

  “刘爷爷,我给你说件事。”韩浩文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副着急的样子。

  “唉,你先别说,我先说!明天是战器觉醒仪式,也是你的生日,给你小伙子准备了一样好东西啊!爷爷今天比较忙,一会儿还要拍卖大师刚出炉的歃血丸,所以我先说!”刘世民挥手打断道。

  瞪了瞪韩浩文,待其没有继续争执后,随后又慢悠悠的道:“浩文啊……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牛爷爷千辛万苦的给你弄了个难得的、举世无双的、独一无二、绝无仅有、天下无双的……”

  韩浩文望着刘世民难有眉飞色舞的模样,真心不愿打断他!但是实在忍不住了:“刘爷爷,我真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

  “我的更重要!听我说!”刘世民顿时佯怒了,像小孩子一样嘟嚷道。

  “好吧,您说,您说。”韩浩文再次一阵无语:“你跟孩子争个什么劲儿啊?好吧好吧,你说就是,反正不是我的拍卖城。”想通后,韩浩文心平气和的“倾听”老人的话语。

  望见韩浩文妥协,满足的笑道,接下来便无例外唾沫横飞般的发泄了至少十分钟。

  “此战零是当年我在北极之地边缘危险地带拾到的,应该是一个强大的远古战兽的遗留物,约为五品,目前还未找到能够驾驭它的雕刻师,如果能够刻为宠物战零,那么它的潜力无限量,拿到后千万别让别人知道,除了家人,否则什么也可能会发生,二品战零就可以让两个小型家族发生血战,如果能把五品战零雕刻成宠物战零,哪它的战斗力相当于一个战魂!甚至是超过他,所以一定要妥善保管好它,这,就是给你的宝贝!”待其终于杀青,随后递出个莹蓝剔透的战零。“这是古代战兽冻戈龙魂的战宠战零,作为浩文九岁生日礼物送给你,你也恰好是水属性战力,可以放在身边,对你以后修炼战力也有很大的帮助,哈哈,开心吗?”摸着韩浩文舒适的脑袋,微笑道。

  刘世民非常疼爱这个干孙子,每年韩浩文生日都会为他准备一些礼物,皆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望着刘世民笑得像菊花般的脸,心底虽然非常感动,但现在自己的心情完全没在这里,敷衍的道:“嗯,开心。”韩浩文说完便接过蓝色指母般大的战零往口袋里揣:“谢谢牛爷爷,该我说了吧?”

  “嗯,说吧。”刘世民说了半天喉咙都冒烟了,喝了一口上等的观音茶,吹胡子瞪眼:“这小子,揣的倒挺倒利索的,我还没说其中的奥妙呢。”

  “有人要袭击这里”韩浩文干脆也不慌不忙的说:“之前发现一些藏在拍卖城阴暗处的战士,估计是噬邪族的,出韩家大门时也有不明人物监视着,可能是知道拍卖城和韩家是世交的缘故罢,怕有韩家的强者前往拍卖城,影响什么计划。”

  “噗,什么?!噬邪族,不可能吧?”刘世民大惊失色,一口把上好的茶水喷了出来。噬邪族乃至在全国都有一方地位的暗黑家族,名声很是不好,作法也很阴暗,如果有这方大范围的准备,恐怕是想袭击拍卖城。

  刘世民正在判断此话的真假,对于韩浩文吧,平时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不是那种同龄的人所拥有的气质。以前也有这样的事,韩家和自己对韩浩文的话当做耳边风:“孩子嘛,能知道什么是吧?可能是在调皮呢。”后来的下场不堪入目,用了多少的资金才把突发事件的名誉损失挽了回来,刘世民是个聪明的人,不会在一个坑摔第二次,平时不会掉以轻心:“也知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平时哪怕是一人告诉他有敌袭,也会进行防备。

  刘世民眼神疑惑的望着韩浩文,韩浩文不说话。

  猛的一瞬间转过身,战力附体,然后迅速的打开了抽屉,用力的拍了一个红色的球形大键,整个拍卖城响起了嘹亮的警报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