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大地斩开,红袍里的男子在此刻却极为的镇定,嘴角还噙着微笑,发动这种战技就像是在吃家常便饭,轻而易举,手臂仍然在发力,切砍着黑袍武战手中的战器,黑袍的战器,坚持没多久,便在叮当声中折断。武战大陆的主神,用顶级战技的原因,最终还是战力消尽,身躯消散在红袍里,天地间。

  ……

  玛莎瑞城不远处的森林里。

  整个森林现在已经不成样子了,连一根完整的树枝也没有留下,显然,这里曾经历过史诗级的恶劣战斗。

  鲲鹏男子身体定位在空中,此刻他的全身上下竟然毫无完整之处,他昂首挺胸,目光如炬,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狂战大陆的守护尊们。

  狂战大陆的守护尊刻意没有去看大鹏的眼神,似是忌惮于他的眼睛,同时手脚并用,倾尽全力的在酝酿一个能量波动极强的结境。

  忽然,两道身影快速闪烁,跑到了鲲鹏男子的前方,第一战线处。

  男子见后大惊,大声吼道。

  “小锐小芸!你们给我回来,快,这是命令!”见其没有听令,继续阻止道:“你们还有个孩子,他需要你们,小锐,难道你想小芸肚子里的孩子以后孤独一个人没爸没妈吗?如果我去这个结境的话还有一点希望回来,但是你们就不行,你们去的话没有一丝希望。”

  男子训斥后,双眼已经通红,就像是当年小时候训斥他们一样:认真训练、努力锻炼、坚持磨练、不要早恋。

  说到这里,想起一个自己曾爱到骨髓的人,不禁神色暗淡,继续道。

  “如果我没能回来,帮我照顾好小岚,她陪伴了我半辈子,但我却没能好好回报她……。”

  从不含泪的金色眼瞳此刻却管不住了。定了定神,不再犹豫,单脚虚踏,身躯爆射冲入了结境,大叫到:“记住,我是你们的守护尊,也是武战大陆的守护尊!”。

  大鹏突然下令,一时间众守护尊条件反射的停了下来,但又快速想了想,现在违不违令已经不重要了,在这种生死攸关之时,不是队友死就是自己死,他们肯定会选择后者,这也是大鹏突然下令阻止的原因。但一被叫停下来时,众人不禁泪涌眼眶,都知道现在晚了,想要再抢先去已经来不及了,大鹏几次爆步,一瞬间,便进入结境。结境纳入人后,开始收缩,立刻便消失在守护尊们的眼前。

  看到结境和大鹏一同消失,叫做小芸的女子身躯一软,面色苍白,像是虚脱般,双膝跪地,泣不成声,将头埋进身旁男子的胸膛里,乌黑青丝挽的公主髻因为战斗而显得有些凌乱,男子摸了摸小芸的头,看着她憔悴的神色,想着生死攸关的兄弟,心情再次波动起来。

  将去孤力奋战的男子是他们的大哥魏坤鹏。就是因为坤鹏大哥带领他们一起度过风风雨雨,闯过重重难关,才到今天守护尊这一层次,他们早已把大鹏当做自己的亲哥哥了,可现在这个九死一生的结境,把众守护尊的心情带到低谷,这一去可能就不再复返,实在是让人悲痛万分,最后鲲鹏男子说的小岚,是他的未婚妻,这番说,显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或者说,已经没有打算回来了。

  ……

  参天巨剑,直劈而下,大地颤抖,苍穹巨变,切划的速度快得惊人,黑袍男子拿他的巨弓挡在巨剑上,尝试阻止巨剑的劈下,但发现自己的实力完全不能阻挡巨剑的一丝一毫。

  黑袍男子身体瞬间穿透半个星球,在红袍男子刻意而为下,把黑袍封印在了大地的深处,水球的核心。

  当两位守护尊赶到武战强者的战场时,战争已经彻底结束,唯有不定的天气和血红的苍穹,还有深不见底的深渊。

  一袭红袍飘下,落在一位扎着公主髻的女子手上,微微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捧着红袍,时不时的闻见吸鼻涕的声音,一对大大的眼瞳淡淡雾气萦绕,眼神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能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难以接受,想起失去的亲人,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再次痛哭起来。坠落的双剑从上空掉下,插在海洋底部的焦土上,几次闪烁,缓缓的化为了一滩蓝色和红色的液体。

  片刻,后方传来男子的呼唤声:“走吧,小芸,一会儿其他狂战大陆的守护尊追来后就麻烦了,我们活着的守护尊,就要坚强的活下去,去完成更多未完成的任务,大鹏为了我们,牺牲了他个人,我们的老师虽然也去了……但他拯救的是整个武战大陆。

  说完,不让自己的泪水打湿眼眶,稳了稳心神,继续道:“小岚也因大哥的冲动,伤痛欲绝,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踪迹。”

  “我们吃了隐匿丹药,压低了修为,至少现在他们是难以发现我们了,但以现在的局势,可怎么办啊。”

  他知道,现在退隐于世间,才是唯一的办法,拯救武战大陆,恐怕难了。

  ……

  另一个世界的角落里。

  浩文神色复杂的注视着眼前直径仅有一米九的黑色洞口,据说此黑洞叫做“平行宇宙黑洞机”,竟然不是像幻想中那般驾驭小型飞船进去。

  而是简单粗暴的直接闯进去,并且据那些坑爹的科学家们说,这是一个“温柔”的黑洞,穿梭时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并且完整的到另一个世界。

  但前提是“温柔”的时候,如果它不小心暴躁了,就算再坚硬的飞船也无济于事,这听起来让人脊背发凉。

  “冤就冤了吧,说不定还是塞翁失马呢,但我终究舍不得他啊。”

  浩文说的他其实就是李教授,德高望重的教授大半辈子都在专研各项化学,精通各门化学专业,在化学界有着“化学领头人”的尊称。

  在一次化学演讲课上,年迈的老教授在阶梯教室里妙语连珠,但下面的学生们却在昏昏欲睡,不停的点头,教授看到这幅熟悉的场景,不禁在心底暗叹。

  “现在爱化学的学生真是寥若晨星呐。”

  ,最新I章9节上酷匠《*网f

  就在感慨之时,瞥眼间看见后排的一处角落,竟然还有一位学生在认真的听课,并在不停的做笔记,这才打起仅有的精神,继续往课本的内容讲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