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袍男子猛然在半空中停下,此位置正位于水球的赤道上,依然是在两大陆的分界线上,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大陆。

  这是武战大陆与狂战大陆之间亘古不变的战斗传统,若没有消灭或者打败对手,就不能踏入对方大陆半步,更何况他们是两大陆的主神,这种规矩更要遵守。

  武战强者们翻手间便可使万物强灭于世,平民百姓更是无法承受他们战技的威力,虽无明文规定,但强者们皆依依遵守着。

  两大强者就这样凭空悬留在天海之间,蔚蓝的天空不挂一缕浮云,湛蓝的海水此刻变得极为的安静起来,附近的万灵在惧怕着,又像是在膜拜着,整个世界顿时安静了。

  狂战大陆的主神望着背对自己的身影,双眼微眯,深红瞳孔死死的盯视对方,生怕下一刻红袍男子又会闪身逃掉。

  红袍男子仍然缄默,像是在打算着什么,掂了掂手中的双剑,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对手中的巨剑低声道:“老东西,最后一次操作你了哦,还真有点舍不得呐。”

  说完,剑身竟然真的回答了。

  “臭小子,我说几次了,我不是老东西,我只不过比你大几百岁而已,还有,你是在使用我,而不是在操作我……造么。”

  闻言,红袍男子没有回答,嘴角仍然擒着让人可怕的微笑,双剑自行散发的能量,就让远在下方的海水沸腾,海面的一面在蒸发,而另一面又在凝型结冰,竟然出现这种奇异的画面。

  黑袍男子见其没有回话,不禁继续调侃道:“你不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大陆吗?怎么会临战而逃呢?”

  红袍闻言,没有回答,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脸色极为平静,深邃的眼瞳就像是古井里的水波,海底里的深渊,转过身,面对黑袍男子,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只是感慨啊,你们如此广袤的天国净土,不好好去利用,偏要来我们武战大陆来争抢,若,这不是找死!那是什么?!”

  话锋突然一转,怒目而视,最后几字闷吼而出,随即手臂发力,唤出双色绚烂的战力,两剑直指苍穹,剑芒喷吐而出,融入空气,消散在大气间,巨剑一瞬间暴涨,直插云霄,欲有劈天毁地之势。

  黑袍见他竟突然的愤怒,原本的计划,只是想象征性的打击一下他,随后再慢慢的说服,显然,这样不但没有凑效,反而开始有了反作用。

  ?最t@新?章h节z上e酷匠网tl

  如此狂猛的气息波动,若是再呆在这里,肯定会被殃及池鱼,怎么也没有猜到红袍会有这样的反应,就像原本千年间皆平静的死火山,瞬间变为蓄势待发的活火山。

  暗叫一声不妙,不敢再犹豫,脚下踏光,立刻爆退数十步。

  红袍男子像是没有看见他的举动一样,仍然在蓄力控制着战技,双手猛抓巨剑,瞳孔盯视着苍穹之顶。为何没有阻止黑袍男子逃跑,因为他知道,一旦此类战技发动,在强大威力的压迫下,他是绝对逃不掉的。

  手腕猛然发力,将双剑合并在一起,蓝红色彩芒喷吐间,快速的结合,响亮的铿锵声贯彻天际,一柱擎天的彩色巨剑呈现眼前,彩色巨剑直插云层,不见顶部,强悍的视觉冲击效果震撼了所有海岸线的百姓们,他们见到此幕后,虽然不知道这把巨剑的出现是代表着什么,但皆顶礼膜拜。

  红袍男子深知,如果成功的施展顶级剑诀战技,自己的战力将会瞬间溃散,肉体也会随之灰飞烟灭,消失在天地间,终止自己的生死轮回,甚至连灵魂都不会留下,就是这样一个可怕的战技,武战大陆的主神仍然想要施展它,由中可知,狂战大陆的肆虐嚣张、对武战大陆为所欲为的侵占行为,真的把武战大陆的主神彻彻底底的给激怒了。

  黑袍男子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怕的能量波动,心中大感诧异,暗自叫到,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战技,到底是什么战技,他难道还留有压轴的底牌?那为何在长达五个月战斗中没有施展出来?……咦,不对!

  就在他疑惑纠结不已之时,猛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全身骤然一僵,一股冷风从后背掠过,脸色顿时一变,大惊失色,手臂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挥动,在战力的带动下,整片海洋顿时沸腾起来。

  一霎间,翻涌的海水竟离开海底,数千百吨的海水缓慢升空,黑袍男子虚空一按,原本缓慢升空海水,顿时疯狂的奔向彩色巨剑,在做这些动作的同时,嘴巴也没有停下,对着武战大陆的主神愤怒的嘶吼道。

  “快停下来,你疯了!你这是要毁了整个世界啊!再这样下去,你的灵魂和战力也会跟着消失啊,快停下!你不要命了吗。”

  黑袍男子知道,如果武战大陆的主神真的施展此类剑诀战技,那么消失的不只是这个水球,还有他的性命,所以无论谁的利益,都足以让黑袍男子奋力嘶吼并出手阻止。

  此剑一旦斩下来,他也会在强大的威力下挂掉,能够成为传说中的武战级别的强者,经过的磨砺远远超过一般的强者,绝对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所以黑袍男子还不想那么早就去见阎王爷。

  武战,这个简单的两字,光靠努力和过人的天赋也是难以达到的可怕境界,可见其稀有程度了。

  当然,黑袍男子,并不是完全自私的,也有保护自己战武大陆的用意罢。

  “不然。”

  红袍男子嘴角微裂,吐出让黑袍男子浑身颤抖的两个字。

  右臂单手持巨剑,左手自然下垂,可能已经不能再使用了,闪耀的光芒从红袍男子皮肤上喷吐,因自身的大量战力涌入双剑,红袍里的身躯变得越来越虚无,但巨剑上的能量却是越来越雄浑。

  巨大的剑刃已经刺破大气层,尖端早已离开水球,仿佛无重力一般,漂浮在太空。

  所有的海水已经被剑芒所吞噬或蒸发,一点也没有留下。因为大海见底,一些漆黑的油土和鱼类裸露在海底,大量的海水竟然丝毫无法动摇这柄参天巨剑。

  武战强者间的大战竟然威力如斯,这种可怕的战力,真当不是常人所拥有,敢于驾驭这种强者力量的,唯有神,所以世人都称他们为大陆的主神,也是大陆的至尊守护者。

  “妈的,你这个疯子。”

  黑袍男子还未吼完,话刚到嗓子眼,天际上的巨剑毫无悬念的斩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