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后!雁儿想要去嘛!”

  皇后的长乐宫中,袭雁来揪着皇后百鸟朝凤绣纹的袖角撒娇道,她今日格外的娇艳,浅黄色的底衫,外罩浅粉色的纱织外套,浓浓化开蔷薇粉颊妆,眉心装点上珊瑚花钿,俏皮可爱,精心修饰眼角的烟萝红的香味让整个大殿都溢满清雅的香气。

  皇后人开朗后容颜都年轻了几分,加上留心保养,更加是红润细腻,发鬓上曾经刻意带上的隆重凤冠与凤簪,换成了雅致的青玉凤簪与硕大圆润的东珠作坠链的双蝶戏蕊簪,厚唇轻点玫红唇脂,更显端庄蕙质。“雁来!这可是比武大赛!你虽是水系拟魂之力三星灵级了,但是毕竟是皇室公主!千金之躯,还是少去如此的场合吧!完成学院的学业不就好了?”

  “不嘛!母后!袭国上下贵族闺秀都可以去!为何雁儿不能?”

  袭雁来不依不饶地求了许久,皇后眸中闪过清浅冷光,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点,频率急躁,似乎终是抵不过她的请求,“好吧!好吧!既然雁来你这么想去!那便去吧!不过只一点,不许胡来。”

  “是~母后您最疼雁儿了!”

  酷t/匠网正版@首发B

  袭雁来一脸开心满足道,飞仙鬓上的月季簪上垂下的金穗子沙沙作响,只是嘴角弧度微讽,心中的冷笑却半分未敢显露出来。

  皇后身边的一个宫女往袭雁来的贴身宫女递了个眼神,那宫女会意,紧跟着袭雁来回宫去了。

  举国上下同庆的三年一次拟魂之力比武!这可是无视贫富贵贱、全国上下凡十二岁以上皆可以参加的比武,招募人才,凭实力说话!

  只是往年里袭雁来都没什么兴味,就算是皇帝让她去她也是兴致缺缺推了就是,唯独今年如此热衷……

  不过如今的皇后可不会管这些,自己的失意,丈夫的漠视,她要夺回从前的一切!

  袭雁来却是喜上眉梢地去准备当天比武的简装,摸着云锦的柔软触感,想象着比武自己大显身手,然后……心中如同泡在蜜糖中一般甜蜜绵软。

  门外一个小丫鬟默默放下自己手中的托盘,瞧着四下无人立即溜出了内殿。

  这丫鬟正是兴瑞妃打点进来的,而兴瑞妃如此不在乎性命、名誉的女子,照理说完全不会在乎用这些小手段的,可是她却着实在意这个几乎可以说是老女未嫁的公主,这个让她无法原谅的女子……

  “你是我兴瑞娘娘吗?”

  那年那个最爱一袭紫色纱裙的小女孩儿拉着比她小三岁的弟弟,扯着她华丽的裙摆怯怯问道,她第一次看到不讨厌她的公主、皇子,用自己最温柔的一面对着那两个孩子,笑得仿若云巅彩霞那般美丽,“是呀、公主、皇子是哪个宫里的呀?你们的母妃是谁呢?”

  “我们是父皇的十六女儿,十八子,我们的母妃……我们的母妃都不住在宫里,她们都不在了……”

  兴瑞妃瞬间了然,这两个孩子都是宫女所出,没有母族,甚至也没有母亲庇佑,而两个孩子同病相怜,所以就相互依靠,如今一同来寻她,必定也是希望有依靠。而且这两个孩子聪敏机智,从他们找的不是皇后而是自己这一点来看就可以得知。

  “你们……喜欢兴瑞娘娘吗?”

  兴瑞妃揉揉不言不语的小皇子的脑袋,笑得轻柔而温和,十六公主小手下意识地护着怀里的弟弟十八皇子,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小脸上没有丝毫恐惧,而是反问道:“兴瑞娘娘喜欢小十六和小十八吗?”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兴瑞妃当时所想皆是自己宠冠多年无子女,这对孩子真真是上天赐予的宝贝儿,当下抱起小皇子亲了一口表示自己的爱意,小公主见她疼爱小皇子,也喜笑颜开,“娘娘喜欢小十八,儿臣便喜欢您。”

  “小十八也喜欢兴瑞娘娘吗?”

  兴瑞妃轻声问怀里红了脸颊的小皇子,见他羞答答地点了点头,还亲了自己一下,心中真是陷下去一大片,柔软万分,小皇子悄悄凑到她耳边,轻声一句:“儿臣也喜欢母妃。”

  “母妃。”

  这是第一次有人唤她母妃,兴瑞妃入宫后甚少欢笑,那段时间居然满皇宫皆闻她宫中欢声笑语,可这两个孩子……

  “皇后娘娘、兴瑞妃宫里出去的那个小丫鬟如今去了十三公主宫里,奴婢看得真真的,她刚刚又偷偷去了一趟兴瑞妃宫中待了半个时辰,然后匆匆回去了。”

  袭雁来的贴身宫女之一青雀徐徐道,皇后悠然轻啜玉杯中的茶水,轻点了点头,青雀压低了声音,四下又望了望,似乎极隐秘,“皇后娘娘……十三公主似乎有了心仪之人。”

  皇后轻应了一声,随后捻了一块糕点送入口中,吃得香甜,笑意却愈发冷湛。

  “过几日雁来要去比武大赛,你且好好看着她,照顾好她,本宫自给她选一门好亲事。”

  皇后将手指上的碎屑擦干净,丢开了雪白的绢子,青雀俯身应是,皇后的贴身宫女碧荷便悄悄把她引出皇后宫里,青雀也避着人赶忙回了十三公主宫里。

  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还不一定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