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雪!就是你!紫妢的姐姐就是你!你为何让你妹妹来与我说劝芳姐姐凭身孕入主夫人院子的事!你存心害我!”

  余燕声音尖厉,紫雪倒是不慌不忙,理了理风中有些散乱的发鬓,笑靥若花。

  V/酷%匠V网G首}发

  “什么紫妢?余燕姐姐说的是什么呢,雪儿不明白,府里有叫紫妢的丫头么?余燕姐姐你倒是找出来我瞧瞧。”

  “你!”

  余燕气得一口气憋在喉中进气不得出气也不得,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庆菊忙好意地给余燕拍着胸口定惊顺气。万凝乔一听了然,细细打量起来眼前散漫倨傲的女子,但见她嘴角含着一抹轻蔑得意的笑,全然没有被做坏事抓住的惊慌感,当真是有恃无恐,而这恃,就是父亲的宠爱。

  “你这贱蹄子!原来是你!”

  李姨娘挥起手便要打过去,那紫雪年轻灵敏,侧身便闪开了,李姨娘没打到人,自己身子一歪,气得半天直不起腰来。

  “娘!你现在不能生气!何须和这种贱人置气?”

  万凝乔赶忙扶着李姨娘到小径旁,拍了拍她的背给她顺气,却不料小径后一双铜底花雕绣鞋倏然出现,伴随着那个翩然的身姿。

  “娘!你何须跟她争这个?等弟弟一出生,那你不是想住哪儿就住……”

  “娘?”

  那清丽的一声问吓得万凝乔几乎全身的血液逆流,李姨娘也是脊梁骨一阵寒气上来,那声音!

  众人方看清来人,连忙行礼问安。

  “大小姐贵安。”

  万瑶华并没有还虚礼,只直直地看着弯着腰的万凝乔,紫色的眼眸平静无一丝涟漪,安静的有些不寻常,缓步安抚一般到了她跟前。

  “凝乔、你和长姐说说,你娘是谁?”

  万瑶华说得轻柔缓慢,面色柔婉温和,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自然,可是万凝乔背后的裙衫皆已湿了,吓得唇瓣几分苍白。

  娘、母亲之类的词汇她背地里说得可是顺溜,可是在万家主子面前是怎么都说不得的,谁成想这万瑶华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身后,如今可是不尊主母的大罪。

  “长、长姐……凝乔……凝乔只是一时失言……”

  万凝乔支支吾吾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李姨娘见自己的女儿手足无措的,心里是一通不满,站直了身子就是一副义无反顾的理直气壮,“凝儿是从我肚子里生出来的!我不是她娘谁是?大小姐你什么三国天英!可不要这些都分不清!”

  “李姨娘!”

  万凝乔改了口急喝道,可是已来不及,万瑶华只是轻轻一笑,看了看万凝乔,“凝乔,你如今和你的姨娘说说,是谁分不清楚。”

  “李姨娘!万府夫人只有一位!万府的孩子就都是夫人的孩子!怎么会有姨娘的孩子!”

  万凝乔说着扯过李姨娘,额头的冷汗颗颗落下,李姨娘还要再反驳,却被万凝乔在手臂上狠狠一掐,吞下到了嘴边的话。万凝乔拉过李姨娘跪下,又摁着李姨娘虚拜了一下,颤着声说道:“长姐、李姨娘没有规矩冒犯您失了礼,按律当关禁闭,可是您看李姨娘身怀有孕,还请您见谅别怪罪了……”

  万瑶华难得梳起一头三绾鬓,不失规矩又清雅,鬓边几只小小的翠玉花儿点缀,穿了最为家常的浅胭脂色的广仙流纱裙,浅金色腰封上坠下一枚细雕九凤玉佩,长眸半敛,醉了几分秋色。她嘴角噙着笑容,眼神温柔,可是那视线对万凝乔来说简直是刀割,心里何止七上八下,千回百转也没个好法子。

  万瑶华是真的气坏了,这个庶妹虽不优秀也不安分,可是怎么也是父亲的心爱之女,又是自己的亲妹妹,背地里耍些小性子有些小心机无伤大雅也算了,她从未上过心。可是如今看来,这不上心的事情,居然要演变成想要取代主母,掌控万府了。

  “凝乔、你自去家中祠堂外堂跪上一下午,李姨娘手抄两百篇女戒,午后给父亲送过去。”

  万瑶华说完便不顾众人惊愕的表情离开了,谁也没见过大小姐生这样大的气,既万瑶华说了给万栾送过去,自挑明了说是不怕李姨娘哭诉的。比起李姨娘不甘心的委屈,万凝乔却是松了一大口气。

  比起赶出万府、这惩罚真的是轻太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