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万瑶华很意外万助耀亲自在水云榭密堂等她,刚进去就看见万助耀一脸凝重地坐在密堂主位上,自她进去后许久也没有开口。

  “爷爷、这是怎么了?可是家中出什么事了?还是父亲在官场上……”

  “瑶华丫头、你母亲来信了。”

  “……”

  万助耀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温雅兰来信的欢欣,他的确很中意自己母亲这个儿媳妇儿的,如今她离家出走多年,也不见他有何不悦。她心里多半有了把握,母亲的出走祖父是知道内情的。可是如今来信了,祖父为了什么如此凝重。

  “可是母亲娘家里出了什么事……”

  “瑶华丫头你!”

  万助耀一瞬间的惊诧便让万瑶华清楚,温雅兰出走的原因万助耀的确是清楚的,而且确实是和温家有关,不过温家的直系据她所知只有温雅兰,她,温雅兰的一个同胞妹妹还有一个嫡系的兄长,剩下的庶出不说也罢,他们才是嫡系的血脉。

  “唉……瑶华丫头,你的舅舅派了人来,要见见你,是你庶出的叔叔……”

  “庶出的叔叔?如此卑微的人需要如此尊贵的称呼么?”

  万瑶华眼中的不屑越加浓厚,万助耀不是不知道她在生什么气,当初要不是这些二脉三脉的人、温雅兰也不会……

  可是那时候这孩子不过几岁,怎么会知晓?

  难道她的父亲和她说了?

  明明知道的也就只有他自己和自己的亲信。

  “你这孩子,收敛些脾气,明日他们来了,自会有人领了他们来见你,与你说说你母亲的近况,还有你母族中的事情。”

  万助耀拿出一个信封,万瑶华抽出看了看,是温家庶出血脉来者的画像,随意扫了一眼,来者有五个人。

  都是那些不安分的旁支,如今顶着舅舅的名义来这里,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事。

  “长姐!”

  才回了新月轩,偏殿等待的两个孩子便跑了出来,同样的锦袍,一人身上绣了藏青的翠竹,一人身上是苍劲的冷杉,差不多高得个子,都是与万瑶华像了两三分的秀气脸庞,万瑶华脚步一顿,冉秋赶忙迎了出来,

  “小姐,六公子、七公子在偏殿等候您近半个时辰了,说是与……”

  “够了、下去吧。”

  万瑶华抬手,冉秋退到了一旁,万林华、万名华一脸的兴奋带上了些许诚惶诚恐,不过还是压抑不住的欣喜,乖乖地行了礼,压低了刚才因为兴奋而变高的声音。

  “长姐、听说母亲娘家家里来了人,明天就要来了,可是母亲就要回来了吗?”

  原来……是来问这个的。

  。g酷~;匠L网|w首¤发

  这两个孩子曾经打算送到在身为主母的温雅兰膝下带一段时间的,后来温雅兰出走,便不了了之。可是如今温雅兰族人人一来,十有八九温雅兰也是要回来了,无论嫡出庶出都要送到温雅兰膝下抚养,这两个孩子,是被人怂恿来打探消息的吧……

  “林儿、名儿,你们很想念母亲么?”

  万瑶华问了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紫眸清冷,又泛着些许暖意。万林华、万名华憨憨地点头,万瑶华浅浅一笑,抚了抚万名华的额角。

  “母亲是很疼爱你们,想要回来见见你们,可是长姐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母亲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吗?”

  万林华明显比万名华多了个心眼儿,万瑶华拧了拧他的脸颊,眸中的紫光越发潋滟,“林儿你还小,大人的事还不用你处理,快快长大吧,长大了就能为长姐遮风挡雨了。”

  “是、”万林华有些恹恹道,反而是万名华小开心地点头着,让万瑶华心里怔了怔。

  “小姐、六公子、七公子还小、您……”

  万林华、万名华告退后不久,知心缓缓劝道,万瑶华当真是怒极了,指尖陷进了手心里,指尖泛白。

  “够了,让染风和淬岩待会儿来偏殿见我,我要安排他们院里的警卫。”

  万瑶华移步入了瑶华阁便是晚膳也没用,待等到了染风和淬岩二人进入偏殿,天已经擦黑了。

  “你们都下去。”

  万瑶华喝退殿中的侍女,染风和淬岩伏在偏殿门口的绣百兽雪缎朱红锦上,二等侍卫的服制是万瑶华院中最高级的侍仆标识了,毕竟万瑶华的天赋,实在无需什么人保护。染风长得有些女气,一双剑眸却熠熠生辉,淬岩丢到人堆里便再也找不回来了,倒是极其平实。两人已确定偏殿四下无人,才恭敬等待万瑶华指示。“你们且去查,前些日子李姨娘是听了哪些人的话要打主意进入主母院子里的,再把今日怂恿林儿、名儿那两孩子的人查出来,今晚我安寝之前必须回来。”

  “是。”

  外人看来万瑶华唤他们进来是加强院中警卫,毕竟他们是万瑶华院中护卫队的主事。可是他们着实是万助耀给她的十三岁生辰礼物,包括其余三百人,皆是影卫。

  所有人都退出去了,万瑶华这才略微平息怒气,入了瑶华阁。一旁床幔上的夜光珠发出了淡淡的荧光,她随意脱下外衣丢到一旁,放下了满头青丝,转瞬间消失在房间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