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便是万家瑶华小姐?”

  十三公主袭雁来笑道,一旁的礼部侍郎谢毅家嫡女谢昭娇应声是,不过眸中不屑难以掩饰,她可不认为这种女人有什么尊贵的,不过哗众取宠,根本是长了张好看的脸便吹嘘出来多厉害的小屁孩儿。

  “瑶华。”

  倏地从座席中走出一位穿着美艳而长相仅仅有些狡猾的女孩儿来,衣饰皆是底色素雅,可是配色极其鲜艳,款式也是露肩香艳,可在万瑶华面前仿若红娘,显得滑稽可笑。论容貌更是实在不能和万瑶华相较,简直会贻笑大方,可是刻意的礼仪风貌,让她夺走了些许人的目光,仅仅是最不出色的细眼淡粗眉,看起来微微扁塌的鼻子以及樱桃小的厚唇,却在一张方形脸上,组合出一张虚伪而刁滑的脸,因为在青春期还是怎的,鼻子那中间一块儿和过长额头上长满了有粘腻脂肪的痘痘,隐约还有不少雀斑,拍了不少的脂粉掩盖住,神情莫不是小鸟依人,可眉眸间的自负和不可一世让万瑶华从小就识人知底的目光犀利地辨别出来,她并不想和这种人打交道,可是这种人愚昧得未必识趣。

  “瑶华、怎的未听见我唤你么?”

  \F酷=匠0}网9首w发@

  少女有些急切地追着问道,万瑶华缓缓转身,清冷一瞥,尚不说知道万瑶华此人之名的都会慌乱,可是此女实在不懂看人眼色,反而一副不悦之色,似乎万瑶华是低人一等要攀附于她的下等人,本也就没有万瑶华身高,微微抬着下巴,轻佻的眉头倾泻出她的傲慢,仍然自作聪明地演绎着谦卑亲和的尊贵之人的形象,只顾自顾自地说着,“瑶华,我是你同学院的好友,许是你贵人多忘事,可好歹同窗一场,不要如此气盛,我说你也真……”

  开口便是别人怠慢了她,不知道自己无礼之处还要衬托自己的纡尊降贵,万瑶华不想对这种小角色花费任何心思,亦或是浪费时间,拟魂之力轻轻溢转便消失在她眼前,那少女怒火顿起,刚要开口似乎想要“责骂”,花宴门口便出现了一抹艳丽的声影。

  “皇后娘娘驾到——”

  酒红色的血锦、灿金的凤纹,微露出内里中衣蝶穿牡丹的中衣,蜜色的肌肤,高挺的鼻子,无一不显示她是西域之人,眼角有着淡淡的细纹出卖了她的年纪,并不影响她的精致之美,可这碧眸、五官深邃精致的异族女子,仅靠生下袭蜿龙与义父李丞相,就已稳坐后位。而她高高束起整齐梳理成流星鬓的半银发,华丽的凤冠以及庄肃的九凤尾金钗,却有一幅靠衣物来平复她内心恐慌的嫌疑。皇帝明明已经年近五十不过半鬓白发,她却被白色染了双鬓,不少也也说皇后久在后宫,力不从心了,才白了长发。

  “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吉祥。”

  从一品的妃子们都下跪大礼了,所有宾客都跪了下来行礼,万瑶华并未起身,不知在想些什么。

  “众位免礼,本宫请了众位来便是聚起来热闹热闹,何必如此拘礼。”

  皇后面无表情地道,显然是心情不佳,她不是没有看见万瑶华无动于衷,可是连皇帝都不怕的人,会畏惧她这个暗地里已经渐渐失势的皇后吗?而且她还要去讨好这个尊贵的三国天英,以保自己和儿子的地位。

  “瑶华也来了,不是说不舒服么?要好好保养身子,在家休息不来的话也没关系的。”

  皇后的一席话简直是客套得过头了,可是所有宾客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自然,不包括一些看不得别人好的女宾。

  一些人总是自以为是,总是认为全天下的人都要在自己的“完美形象”下对自己羡慕对自己憧憬,无视的便是没有眼光、亦或是粗鄙,看不起的就是要报复,要征服的对象,他们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对自己像那些故事里的人那样,可惜,这种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啊,最容易变成炮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