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万澜卿错愕的样子,万瑶华随手拿过一旁八仙桌上的青花瓷杯,倏然修长的手状似没拿稳,那价值几百金币的茶杯和上好的清茶砸在地上,一片狼藉,她只是风轻云淡地看着她,再次缓缓开口。

  “富阳是三脉的孩子,可也是爷爷的孙子,我自然不许你做出让爷爷伤心的事。可是,你是我嫡系一脉的庶女,即使是庶女,在他们更庶出的人面前,也无需唯唯诺诺。在嫡系面前要恭敬,在他们面前,你才是主,他们才是仆。你要做这些事,其实根本无人可以说什么,在暗地里做更是顺手,他们仗着你不受宠又没脾气,所以一度欺凌,你该拿出嫡系一脉的样子给他们看看了。”

  “是、长姐。”

  万澜卿嘴角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个姐姐,看似公正,其实也十分护短,外面出了事护着自家人,家里出了事护着亲妹妹。

  合情合理。

  “不过,教训要给,怎么说也是你堂哥,别做的太难看。”

  万瑶华又轻轻提醒一句,万澜卿笑得邪恶起来,欢快地应了声是,随后被万瑶华屋外的侍女知心领着路去了海棠居。

  万瑶华默默地看着另一名侍女雪月收拾着地上的碎片,她何尝不知三脉一直和嫡系一脉不和,而且奸诈若二脉,出这样的事也一定是二脉的孩子怂恿万富阳去欺负万澜卿,可是她知道,不过让万澜卿报复盛势欺凌的万富阳消消气,再让那不懂事的堂弟吃点苦头长长心眼懂事一些罢了。

  反正无论怎么样,最后把那孩子治好就行了。

  “小姐!小姐!”

  赏花从外屋就开始吵吵嚷嚷了,脚步慌乱地冲了进来,万瑶华午睡起来不过午后,为了万澜卿的事折腾了一会儿,如今都是黄昏了,再过半时辰便是晚膳时候,此刻如此惊慌,莫不是极大的事,不然赏花不会不知道她最讨厌别人在晚膳前听到不好的事这一性情了。

  “小姐、赏花知罪,可是您赶紧去看看吧,李姨娘院里前几日传了信儿,说是怀上了,本是好事儿,不知为何丞相大人发了话不让咱们新月轩的人知道。这倒也不说什么了,最不能忍的是刚才您才领了九姑娘回院子里,她便去和丞相大人说,今日请了道士来看,她身子总是不舒服是因为院子里灵气不好,指了夫人的院子就说要搬进去。”

  赏花一通话把几天发生的事都说了个明白,万瑶华听完,倒是不紧不慢,李姨娘从生了万长华、万凝乔后就颇为得宠,而且有身为出类拔萃的长子万长华和心思灵活的女儿献计,更是平步青云,眼看就要抬为侧室了,算得上真正的主子了,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要生事。

  不像是万长华和万凝乔干的、那就是其他不懂事的姨娘庶子挑唆的了。

  “现在呢。”

  万瑶华不咸不淡地问了句,赏花也冷静下来,伏在地上吐字清晰,

  “如今李姨娘正在清空自己院子,一时半会儿还没动夫人院子里的任何物什。”

  “那就晚膳的时候问问父亲的意思罢。”

  万瑶华放下手里把玩的粉钻,这些人,看起来不安分了,是时候告诉他们,爬多高都别忘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永远无法夺走任何不属于她们的一切。

  万凝乔突然收了信儿说自己哥哥万长华在军营里病重,急急忙忙套了马车便出了府,到了军营外里面万长华出来,却得知他根本没事,这才知道上当了,又慌慌张张回了府。

  “人可都齐了?”

  万栾冷声问道,所有姨娘和庶出子女恭顺地在一旁站着,万助耀坐在主位上,也是威严而傲气的,这让下面年幼的孩子非常的害怕,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凝乔呢?凝乔呢!”

  E最J/新%章节u上$酷,0匠x网a+

  万栾发现万凝乔站的位子空落无人,瞬间便开口寻人,万凝乔身边的张妈妈立即弯着腰进来,伏到地上,“秉丞相,四姑娘收了大少爷军营里的消息,晚膳前赶着出去了。”

  “什么?凝乔听了什么跑去军营找长华?”

  万栾可不是发怒,他在着急他的宝贝女儿这么急忙出去,不知道侍卫带够了没有,有没有出事,他刚要唤人去寻的时候,餐室门口突然出现了那娇弱的身影。

  “爷爷、父亲万安,凝乔回来了,让您们担心了。”

  万凝乔遥遥一拜,让还没动筷子的万助耀不悦地拍响了桌子。

  “不管什么事都别磨蹭!坐下用膳!”

  “是。”

  万凝乔赶忙回了自己站的位子,李姨娘对女儿焦急的眼神浑然不知,单手扶着腰,另一只手轻抚自己的肚子,明明不过三月,却摆出七八月的样子,又微微低着头,看起来很滑稽。

  “都坐下吧。”

  万助耀动了筷子,也就意味着这些孩子可以入座了,不过他们并不能和万助耀、万栾以及万瑶华一张桌子罢了,只有侧室的孩子才勉强可以坐在下桌。在这个嫡庶尊卑分明的国家,就连身为丞相家的庶子,也只有长子才能被称一句少爷。其余的庶子庶女都只能被称为公子、姑娘。

  这些孩子除了老三万沙华、老五万曼珠、十一万繁华以及十二万章华是侧室所出,可以和自己的侧夫人江侧室、王侧室入座,其余的孩子都坐在了另一张矮桌上。

  由姨娘的孩子名分排下来,然后是通房的孩子,都由年纪排名坐下来,分别是李姨娘的第二个女儿老四万凝乔,陈姨娘和她的儿子老六万林华,沈姨娘和她的女儿老八万董雯,通房绿意的女儿老九万澜卿,最后便是外室袁氏和她的儿子老七万名华,与外室徐氏和她的的儿子老十万业华。

  李姨娘身为一个姨娘,半主半仆,本是没有资格坐在主桌上的,可是今天突兀多出来的椅子,她居然大喇喇地坐下了。

  万助耀一皱眉,万栾立即解释:“父亲,李姨娘有身子,坐这儿也方便些。”

  “什么?”

  万助耀放下了筷子,所有人也立即放下了筷子,他先是小小激动地看了看李姨娘的肚子,后又板起了脸,狠狠拍了拍桌面,“那也不能坏了礼!一个姨娘居然坐上了主桌!传出去多少人笑话我府里没规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