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

  “瑶华……”

  瑶华!

  万瑶华从睡梦中惊醒,不知不觉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里的惊慌,恐惧,悲痛,孤独,绝望,都那么让她痛彻心扉。

  “……”

  ◎酷'}匠t网正版%u首i☆发

  万瑶华紧紧捂着胸口,意识模糊着,呢喃着死去的人的名字、维系着她的笑容的名字。

  大脑一阵抽痛,如同带着倒刺手套的利爪狠狠地凌迟她,那种由心底最深处溢出的竭斯底里的怨,如同乌黑的云幕,裹住了她生生世世的阳光。

  叩叩叩——

  “长姐!长姐您起了吗?出事了、爷爷和父亲找您。”

  门外细细柔柔的声音不用想万瑶华也知道是万凝乔,这个四妹妹在万沙华出生后的半个时辰里降临,比万沙华小半时辰,比万曼珠大一个多时辰。

  她的出生让万家丞相万栾溺爱娇女的样子出现了。

  万瑶华虽是世间少有的天才,是万家的骄傲,也极受万栾的宠爱和万家家族的器重,可是终究太过独立和刚强,完全没有女儿家的娇柔。因此,这个娇弱的妹妹,很会撒娇和人前也善解人意的女儿,极受万栾宠溺。

  “长姐万福。”

  万瑶华一开那黑铁木的大门,万凝乔便盈盈一拜,乌丝轻挽白纱披身,月白的茉莉花花纹小褂,浅金的细长腰带,纸绿的裙摆,耳垂荡着光芒柔和的东珠耳坠,娇嫩的面孔,不同万家任何一个女儿都有的些许英气,她浅淡的蛾眉,细长而眸光浅亮的眼睛,俏鼻加上樱桃小口,整个人都是羸弱的细小花朵一般,让人怜惜。发间水蓝色的琉璃发饰,更让她给人晨间露水一般清新。

  “免了,爷爷和父亲可是在水云榭?”

  只见万瑶华凤眸平扫,眼线清短琼鼻高挺,她是如此的明艳。银灰色的长裙,碧绿的辛夷花绣纹,腰间浅黄色的腰封,坠下粉嫩灿硕的碎钻,脚踏同色系的精致绣靴,精致的火红色修炼手镯在皓腕间,威严笼罩在她身旁。玫瑰花色的唇瓣紧抿,由高挽发鬓间的白金冠相衬,如此英华。

  再清雅不过她的冷淡,再圣洁不过她的漠世,再娇柔不过她的浅笑,再妖娆不过她的风华,再甜美不过她的回眸。

  万凝乔恭敬地又福了福身,答了声是,随后安静地退到一旁。万瑶华不是不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可毕竟是自己的庶妹,也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并且她也没有明目张胆生事,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随她一同到了万家老丞相万助耀的水云榭,才见偌大的庭院中家里大大小小的成员都到齐了,包括家里的叔叔伯伯,也就是万栾的两个兄弟,以及他们的儿女。

  中间的那个女孩儿……

  老九万澜卿?

  “爷爷、父亲贵安,澜卿这是犯什么错了。”

  万瑶华浅身一福,清冷一问,途中并未和万凝乔有任何交谈,万凝乔也不会光明正大找麻烦,所以万瑶华不问她就静静地跟着走,万瑶华是什么也不清楚。

  万助耀冷眼扫过自己的四孙女儿,不悦在眼中一闪而过,可是终究没说什么,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堂妹。”

  “长姐好。”

  “堂长姐好。”

  姐姐哥哥们先问了好,一干的弟弟妹妹们也都乖巧地行礼,在这个万家嫡系的尊长面前,就算是比她年长的堂兄姐都得向她先问好,无不显现她的尊贵。

  “有礼了。”

  万瑶华一句就算是打过招呼了,一旁的万章华在万林华怀里挥舞着小手,砸吧着小嘴向万瑶华喊长姐,万曼珠浅笑着凑了过来。

  “澜卿和七叔家的三弟弟富阳切磋,技艺不精不小心伤了他的腿,你也知道富阳弟弟是主攻下盘的拟魂力量,如今恐怕是难以恢复,这不七叔来问问嘛。”

  万瑶华淡淡扫了一眼笔直站在众人之间的万澜卿,她是万家最不受宠的女儿,母亲低贱的出身,又无法觉醒拟魂之力,让她变成了万家可有可无的存在。

  她在去年十三岁生日宴上见过她一面,那时候她才六岁多,今年也未满八岁,可这一身傲骨,任谁也折不弯她,连三等丫鬟都不穿的破旧麻衣,枯槁的长发,虚弱的身影。

  万瑶华忘不了生日宴那天,她也被万富阳一行人拖到后院欺负,让饿狗追着她跑,她跪在地上苦苦求饶,那懦弱的神情,卑微的姿态,低贱的态度。

  她十分不喜,也并未相救。

  这种人无须同情。

  可是如今的她,衣衫褴褛遮不住她的圣洁光华,被泥土掩埋的金子绽放出光芒了吗?

  “大哥!莫说你嫡出家的女儿尊贵的很,要出出气什么的拿粗使的丫鬟小厮顶着也就是了,可是富阳是我最疼爱的小儿子,如今被打成残废,你怎么也得给我一个说法!”

  万助耀七儿子万航怒斥道,嫡出女儿尊贵得很,赤裸裸地打万栾的脸,直指嫡长女万瑶华,让一旁老六万盘一家幸灾乐祸。万栾怒火中烧,对着万澜卿就是怒目圆瞪,“孽女!你可知罪!”

  “哼。”

  万澜卿被泥土遮掩的小脸露出嘲讽的神情,让万栾和万航更是一腔怒火蓬勃翻滚,万瑶华却突然挡在了万澜卿和万栾、万航之间。

  “澜卿且不要和父亲、叔叔争辩。”

  万助耀老眉轻挑,对最心疼的孙女儿这番举动很疑惑,却见万瑶华一抬手,手心里淡淡溢出温暖的光芒。

  “叔叔不过是为了富阳弟弟的伤没法医好而生气,瑶华身为堂长姐,最近又习得治疗之术,自当为弟弟治疗。不过也看在澜卿年纪尚小又是无心之失,不要计较了吧。”

  “瑶华……”

  万助耀和万栾掩不住脸上的激动,她何时又习得了治疗之术?让人惊喜!

  不过万瑶华不骄不躁的神情更让二人满意,如此沉着,这女儿若是男儿身,又有如此功夫,今后必定成大事。

  万瑶华发话了就连万盘、万航都不敢再生事,万助耀又赞赏地点了点头,都是自家的孩子,怎么也不希望一家人打起来。

  “慢着!”

  万澜卿突然出声,嘴角的冷笑半分未减。

  众人都看着这莫名又生事的小九,心想嫡长小姐都为她求情了她如今又是想闹出什么事儿来,如此不知好歹。

  而万瑶华却饶有兴味地直了直本就傲立的脊骨,这个九妹妹,如果不如此反应真的是再出如此事,她都觉得白救了这次、以后也懒得救了。

  “七叔说我们嫡系一脉的女儿尊贵得很,所以澜卿虽不得父亲宠爱也好,可也是容不得二脉三脉的宠子欺凌的、对吧?”

  “你!”

  万航瞬间老脸羞红,万澜卿这一番话他不是听不出来什么意思,把他的话变成响亮的一耳光打了回来。而且平时万富阳欺辱万澜卿他不是不知道,嫡系的从来没管过,万栾也是知道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如今撕破开来,谁也别想体面地离开。

  “曼珠姐姐说富阳哥哥主攻下盘拟魂之力,前些日子澜卿身上被人踢伤险些腰断的伤势,尊贵如嫡系一脉,七叔不会不知道吧。”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你儿子差点把我的腰都踢断了,谁更严重一点儿啊?

  啪——

  “太傅此处真是热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