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上焦虑不安,天微微亮她就想出去找他。刚打开门,结果就看到他倚在门上睡着了。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浑身都是酒味?他昨晚去做了什么?

  她像大多数女人一样会着急地想知道他昨晚去做了什么?跟哪些人在一起?如果她翻他的衣领会不会有女人的口红印?还有他身上会不会参杂女人的香水味?她不敢想!她怕!原来她也会猜疑,一想到这里,她才能更深刻地体会他昨晚的心情。

  那些照片虽然没有文字没有声音渲染,但是却很真实地还原当时的真相,他对她发脾气,她还觉得委屈。那么如今呢,想想自己,不过就是因为他一夜不归,他喝了酒,她也会怀疑。

  这大概就是爱得太深,才会更加害怕被人背叛。

  她在搀扶他的时候,脑袋里已经把刚刚那些感受通通地梳理了遍,她真的舍不得再责备他什么,“老公?快起来,这地上凉,感冒了就不好了。”“滚……开……”他还有些醉意,说话含糊不清。“你怎么喝那么多酒?”一靠近,那味道更浓。“……”“老公?”他的酒品算是可以的了,醉了之后也不争不吵,连昨晚他回来她也不知道。

  “不会喝酒还喝那么多。”她费劲地把他扶到卧室里,他整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很安静地睡着。她坐在床尾叹口气又帮他把鞋子脱掉,把衣服脱掉,去浴室拧了毛巾帮他擦脸擦手,一个过程下来,她自己累得半死,他倒好,继续若无其事地睡。“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她有点无奈。“嗯……”他砸吧砸吧嘴,没有再说话。为什么不能听她解释呢?难道到现在他还不了解她吗?难道比起她的为人,照片更可靠吗?永远那么霸道,不许她做这个不许做那个的,她也是有思想有腿脚的人,难道真的永远禁锢在他羽翼下就可以吗?那和布偶有什么区别?无奈,走出卧室,她开始打扫卫生。昨晚那几张照片还在地上躺着,她觉得刺眼,把它们撕成两半丢进纸篓,接着打扫卫生。

  头脑昏昏沉沉的,站起来有些晕,她贫血,加上这两天来例假,又总是很容易腰酸背痛,甚至还有些痛经,没两下,她的小脸就很苍白,急忙丢掉家务,想去休息一下,又想到他还在卧室休息,应该还不想见她,所以慢慢地走着去客卧休息,这一觉醒到晚上,早餐、午餐都没吃,昨晚她回来的时候也还没吃,这下子不难受才怪,她想着去看看他,结果他却离开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他就消失了两次。去浴室看了一下,他没有换衣服,这就说明他一醒来就走了,这次又去哪里?又是去喝酒吗?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心情变差的缘故,她总是爱往坏的方面想。

  这就是牵挂,没牵挂的时候她可以没心没肺,有牵挂了,心里就像抹了一层油腻腻的东西,想擦都擦不掉。

  *

  “唐总,夫人今天一直在家里没有出去过,我问过楼下今天值班的保安,他们都没看见过夫人出来。”王助理总算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肚子里,找到就好呀,要不然又得像上次那样找到半夜三更了。

  唐凯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下来,今天起来不见她还以为她负气离家出走了,之前不是没见过她做过这种事。

  王助理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他还被老板叫去调查夫人的身世,他还想老板真是爱老板娘呀,想找到她亲生父母给她惊喜。可是,怎么回来就成这个样子?

  L酷匠网唯一F正版,We其_}他¤U都cH是fk盗O版~g

  “找人跟着萧逸飞,有什么动静立马告诉我,还有,不要让他和夫人见面。”他沉思片刻,命令道。

  “是。”

  他又是一阵沉默。

  “唐总,夫人一天都没出来过,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呀?”王助理好心提醒道。

  腹诽一句,老板娘可是老板的心情风向标,她好,他好,我也好!

  被他这么一提醒,他真的担心她会出什么事,“我先回去。”

  王助理暗自松了一口气,现在都已经晚上9点了,再不回家吃饭,他老婆肯定又得骂他了。

  *

  她的嗓子干得厉害,肚子又疼,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窝在被窝里起不来。9点了,他还没回来,是不是今晚又不回来了?

  迷迷糊糊地听到好像有开锁的声音,她想支起身子去看看他是不是又喝酒醉倒在门口了,可是身体像灌了铅一样,压根儿就起不来。

  唐凯回到家里依然没有见到那抹身影,比起昨晚上等她时的着急和生气,今晚他是实实在在的担心和害怕。

  原来,他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客卧,真的是醉糊涂了,一想到她以前的行径,下意识地就会以为她要离开他。

  原来他也容易患得患失。

  可是客卧也没人,他又去了主卧,原来她今天过来看他,见他没在就直接在这里睡了。他凑近一看,才发现她整张脸都苍白无色,大吃一惊,慌慌张张地将她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打了点滴,她总算觉得舒服点了,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看着看着就想哭出来,也许生病了,心情受到很大影响,又因为醒来没有看到他,她心里的委屈和身体的难受就变本加厉,生生地折磨她的精神。

  她还迷糊,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没发现是谁把她带来的。

  待病房的门开了,才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他,原来他去买吃的。

  “身体怎么样?有没有舒服点?”他看起来也很憔悴,昨晚吵了一架,让他们两败俱伤。

  他没有表情地问她,她更是觉得委屈,侧身不去看他。

  “起来吃点东西。”声音不痛不痒,她含着眼泪不去理他。

  他心里也有些气,大半夜的他跑去买东西给她吃,她居然不领情。但是见她生病了,他也无处可发,索性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

  他从来不抽烟也不喝酒的,这两天到底怎么了?就因为那两三张照片,他就变化这么大吗?

  她不信,他一直都是很理智的人,怎么会这样?

  她看着他站在阳台,孤身一人,看起来很落寞的样子。

  她也难受呀,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坐下来谈一谈,为什么要这样用冷暴力解决?

  他站了很久,地上的烟蒂一根、两根、三根慢慢地多起来,他抽多久,她就看多久。

  最后他转身朝门口出去,咔嗒的一声,门又把他们隔开了。

  她受不了,直接哭得稀里哗啦的,把枕头被都湿了一大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