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来到院长室一坐下,萧逸飞迫不及待地说,“欣姨,我知道我接下来的问话有些唐突,还请您见谅!”欣姨看他着急的样子,点点头,“我想知道小愚的身世,您可以告诉我吗?”

  欣姨面露惊色,“你……”

  萧逸飞自然没有放过欣姨的表情,追问道,“欣姨,为什么您会这么惊讶?是不是您知道什么?”

  欣姨随即正色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欣姨,您刚刚那个表情骗不了人,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他的声调有些高。

  最.新章$节8|上/t酷~匠网

  “我只是惊讶为什么你突然会这么问。还有,你是警察,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欣姨厉声说道。

  “对不起。”他道歉,“可能是我没有说明来由,我这么跟您说吧,小愚很像我一位朋友,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她到底是不是。”

  “你朋友?”欣姨有些警惕,狐疑地看着他。

  萧逸飞暂时不能告诉她实情,只能谎称是他的朋友。

  “听萧先生的口音不像A市的人,既然不是,那小愚肯定也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朋友。”

  “不是的,我……我朋友她是B市人,不过她小的时候在这边走散了,也许被这边的人抚养长大,所以她听不出是外地的口音。”

  “原来这样,那很抱歉,我只能说让你失望了,因为小愚的亲生父母也是本地人。”欣姨这才放下戒备,坦然地告诉他实情。

  “什么?本地人?”他不信!

  “是的。在她很小的时候,经常有一个女人来这里打听她的消息,我当时听院长说,就是那个女人把孩子给她的,好像是因为当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小愚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所以他们不得不放弃她,只能把她留在孤儿院,看看有哪位好心人收养那孩子。初始几年那个女人还会来看,可是,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们的人发现了,怕小愚责备她抛弃了自己,所以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那欣姨知道小愚是几月出生的吗?”

  “她是二月生的。我记得我们当时正准备过中秋节,突然有个人匆忙地来到这里找院长,我想就是那个女人,是她让院长收留这个孩子的,当时她才六个月大。”

  她还强调,“小愚长大后,院长还经常取笑她,说她长得那么水灵,谁知道她六个月大的时候像个刚出生的娃娃。哈,想起来,她小时候真是像个小不点。”

  小不点?

  “小不点……”可惜,不是那个小不点。

  他记得以前小时候妈妈经常跟他说,要叫妹妹小不点,他就问为什么?妈妈就说,这样以后才长得大啊,所以才叫小不点。

  “那么长大之后,她没想过要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恩……这不大可能,通常孩子们在这个环境长大一般是不会想过再回去的,回去之后能做什么呢?只是陌生人。”

  “那后来小愚被姜先生领养,也没再见过那个女人吗?那个女人住在哪里?她家里还有什么人?”

  “这就不得而知了。”

  “那知道这件事的还有谁?”

  “这事院长妈妈知道得最清楚,除此之外,应该就我和姜先生,至于那些在这里打工的工人们,他们并不知道。”

  “哦……那,那欣姨刚刚为什么说我和小愚很像?”

  欣姨的眸子闪烁一下,颇有些无奈地敷衍他,“总之,我可以跟你说,小愚绝对不是你要找的朋友,你要是想找,我可以利用我的关系帮你问问。”

  萧逸飞动容地说声谢谢,可心底还是有些放不下。

  本来很清晰的思路现在又被打乱了,原本打算问清楚那个女人的下落,或是当初参与这场“交易”的人的情况,顺着这条线索去找,如今却是什么都被打乱,什么都不确定。

  “萧先生,我希望你不要去打扰小愚的生活。”欣姨对他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她的?但是我不希望你带着目的接近她。那孩子现在很幸福,就算以后她的家人知道她,要认回去,你觉得她会认吗?还有,你别让自己的好奇心害了自己,她把你当朋友,你去查她,你认为她还会把你当朋友吗?”

  他愣一下,沉声道,“我不会的。”

  他本来也不想利用什么手段去验证她的身份,如果只是单单认回妹妹,他大可以直接告诉她实情,但是他还要找出父母的死因,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才有资格认回妹妹,他不想让她也背负仇恨。

  虽然他还不确定姜琪予到底是不是他的妹妹?

  “萧先生,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但是请不要拖无辜的人下水。”

  “欣姨这么强调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双目锁住欣姨,后者避无可避地正视他。

  “呵,萧先生,你想多了。她从小就失去父母的关爱,我们就像是她的亲人,自然我们也不愿意看到有人伤害她,你说是吗?”

  “恩。”

  “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陪萧先生了,失陪。”欣姨说完直接走出院长室。

  萧逸飞沉思片刻,要走的时候,不小心瞥到院长室左侧上方挂着的一张照片,凑近一看,是一群志愿者的合影,一排排志愿者笔直地站着,后面拉着一面巨大的旗子,上面是他们志愿者的标志。

  这帮人应该是他们父母那一辈的,他想如果可以找出这些人的下落,或许还可以通过他们更大范围地寻找小不点。他们这些人一定不止在一所孤儿院呆过,也说不定,可以帮助他解开小愚的身世。

  不知不觉地就看得仔细一点,结果,他看了之后就匆匆跑掉,准确来说,是落荒而逃。

  出来的时候,脸色发白,好像遇到什么大事。

  “事情问完了吗?”她问。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姜琪予拍他半天也没得到回应。

  “你到底怎么了?”她有些恼怒。

  “诶,我怀疑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看医生?”她看他脸色,越看越不对劲。

  “走吧。走吧。回去了。”她有些害怕,连忙扶住他。

  离开孤儿院,他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姜琪予害怕,建议他要不要打车回去,他只是摇摇头,像个机器人一样,很机械地上车,一路上,他头也不偏,不去看她,只是讷讷地开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即日起,每天三更。如有解封、打赏、推荐的,加更2章。朋友们,给不凡动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