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什么?”他的眼神有种吸附力,看着看着只会让她自己栽进去。

  “没什么。”她慌乱地收回视线。

  “我……觉得你。”好像小不点。

  “诶,不对,你不是找你那个朋友的下落吗?怎么老是关心我的事呀?”

  “额,那是因为……”

  “你该不会是把对你朋友的思念寄托在我身上吧?”她开玩笑道,“有可能哦,我们的经历都那么相似。”

  “……”他不敢承认呀,说是的话会很伤她的心吧!

  “看你这样子那就是啦!”姜琪予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态,反正对这个人她生不起气,反而有种要逗弄他的心思。

  “呵,不瞒你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确实把你当成是我朋友了。”

  “哎呀,我说,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长着一张大众脸呀,怎么每个人都觉得我像谁谁谁。我告诉你,我不像谁,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哈哈,顺便打打广告。

  他一愣,“你们?还有谁?”他会自动地联想到是不是当年要找小不点的人,他们是不是已经见过小不点,那么是不是她?

  “额……你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好吗?”她用鄙视的眼神看他,“没想到你平时看起来很聪明的一个人,原来这么呆头呆脑的。”

  “啊?”

  “哎,我说“你们”是指你和我老公。懂?”

  酷匠网》首4&发Y

  “哈?”

  “嘴巴长那么大干嘛?很惊讶吗?再重申一次,我是我,我是唯一。笨!”真是的,这人不损不行。

  萧逸飞笑,“哈,是。对不起,我以后不会了。你说得对,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谁也不是谁的谁。”

  “恩。”

  他下意识地去摸她的脑袋,宠溺一笑,“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她不客气地拍掉他的手,“哎,别毛手毛脚的,我可是有夫之妇。”

  他还是笑,仿佛就好像回到小时候他逗弄小不点一样,当时也有人这么拍他的手。

  *

  两人一走进去就看到院子里有一群孩子在玩耍,这些还算是健康的孩子,那些行动不便的都要专人负责照顾,偶尔推着轮椅出来晒晒太阳,而有些半身不遂的基本只能躺在床上度日。

  孩子们看人的眼神都藏着惧意和敌意,这帮孩子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所以很缺乏安全感。有的孩子更像是一头伺机而动的猛兽,常常会把那些志愿者吓跑,因为他们得不到好玩的好吃的,所以要是看到有人提着一大袋的东西进来时,就会饿狼扑食一般扑上去。

  姜琪予吓得躲在萧逸飞的身后,虽说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可是这些年来她也差不多走出阴影,这样突然被一群孩子冲上来,她还是被吓得不轻。

  萧逸飞转过身把她护在怀里,一只手用来赶那群孩子。

  一大袋水果还有玩具就这样被疯狂抢去,地上还有几根被踩烂的香蕉。

  萧逸飞把姜琪予稳稳地护在怀里,避免她受伤,尽管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她在发抖。

  “别怕,我在。”他忽然很心疼这个女孩,原来她乐观的外表下藏着的是一颗脆弱的心。

  “不怕了,他们走了。”他轻声细语地跟她说,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

  她回过神,马上逃出他的怀抱,他心口一空,好像什么东西被掏了去。

  他总是心心念念地想着小不点,想着小时候抱过她的感觉,他无数次问自己她到底是不是?

  假如之前他的感觉还没那么强烈,那么今天他确实有种强烈愿望,他希望她是!

  姜琪予瞥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还有些惊魂未定,站在原地缓缓顺气。

  这个时候,从大厅里走出来一位中年妇女,还有几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志愿者,四五个人合力才把那群孩子哄回去。

  “不好意思,吓到二位了。”妇人走到他们面前,一脸歉然地对他们说。

  “没事。”萧逸飞道。

  姜琪予从后面走出来,那个妇人认得她,“小愚?”

  她定睛一看,喜出望外地抱住她,“欣姨。”

  欣姨高兴,“真的是你!小愚,你怎么回来了?”

  “我,欣姨,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呵,院长去世之后,这边就由我接手。”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太好了!诶,对了,欣姨,我给你介绍一位朋友。”她转身对萧逸飞说,“诶,这是欣姨,我小的时候欣姨就在这里当志愿者了,现在是这里的院长。”

  “欣姨,这是萧逸飞。他是警官哦!”她跟欣姨说话从来都是没大没小的,所以介绍什么的也比较随性。

  “你好。”萧逸飞对欣姨点点头。

  “你好。”欣姨对比了一下,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小愚,这是你、你哥哥吗?”

  一句话如平地惊雷击中了萧逸飞脆弱的神经,而姜琪予还不自觉地笑起来,“哈哈,不是啦,欣姨,这是我朋友。”

  “哦?朋友。呵,那可能是我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看错了。”

  萧逸飞趁机问道,“欣姨,为什么你刚刚会这么说?”

  “嗨唉,不就是你们俩长得像嘛,我就看错了。”

  “像?”是呀,怎么他从来都没想过他们的样貌有些相似呢?

  “我们像吗?”姜琪予努努嘴,戏谑道,“欣姨,你看我们哪里像?我可是比他开朗多了。”

  她又拐了萧逸飞的手肘,“你说是不是?”

  萧逸飞久久不能回神,这句话太令他震撼了,“诶,你怎么了?”她搞不懂,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经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扮忧郁?

  “小愚,可以让我和欣姨聊两句吗?”

  “什么事啊,神神叨叨的。”她越来越觉得这个萧逸飞很奇怪,老是做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事。

  要不是他知道她已经结婚,没准儿真会喜欢上她耶。她是这么想的。

  “我突然想起有些事要问问欣姨。”他必须要先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件事不仅关系到小不点,还有,他还要找出当初是谁对他的父母下了毒手,他必须在完成这些使命之后才能和小不点相认,否则他都无颜面对他的父母和妹妹。

  “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听的?”额,这话说出来,她自己也吓一跳。“额~那个,你们聊吧,我不打扰你们。”

  毕竟她能想到的也只有关于他朋友的事,她一个外人确实不大适合听别人的隐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