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找了好久,即便冬天,他的身上仍然覆了一层薄薄的细汗,却始终没有找到她,只好又返回来原地找。

  就在内心即将崩溃的时候,一道瘦削的身影缓缓地向他走来。

  他喘着粗气看过去,心里的不安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一点点退去。

  短短的时间里,没想到他已经绕着向警瑶转了那么多圈,情绪的动荡起伏就好像坐过山车一样。

  他刚刚很着急,所以来不及多想这种担心是来自哪里?

  $g看正0#版@^章节RN上V\酷?~匠;V网9X

  只有静下心来想一想,他才发现,原来刚刚他在想:她没有穿厚衣服出去、她的感冒也还没好、她身上没带钱包和手机、她还饿着。

  她是不是很伤心,会不会迷路、会不会从此一去不回……

  她来到他面前,仰起头,像个孩子一样低喃,“我饿了。”

  此刻,她在他眼里就像一个离家出走又回来讨吃的小孩。

  他低眸,轻声说,“走吧,应该上菜了。”

  他已经舍不得再去责备她的任性妄为了,一切都是他的错,刚刚他不应该说那些话伤她。

  她上前一步拉他的手,他偏头一看,没拒绝。

  她欣喜,有些得寸进尺,挽着他胳膊一同走进去。

  “申宏涛,我们姑且就先这样吧!我们扯平了。”坐下后,她说道。

  其实,她很不喜欢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样子,那样子有点像弃妇,委屈可怜,根本不适合她心高气傲的个性,她要崛起,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应该把重心放在工作上,这样才会“吾若盛开,清风自来”不是吗?她真的把太多精力放在申宏涛身上了,这样真的很容易迷茫。

  他喜欢有内涵的女孩,既然她喜欢他,那么也要让自己变得优秀才是。

  “向警瑶,虽然我现在还没喜欢上你,不过现在开始,我会第一个考虑你,所以我们顺其自然吧!”

  他不否认,他确实对她上心了,不过他现在还没喜欢上她,毕竟,他对上一份感情是很认真很认真的。

  “呵,难道是我的眼泪博得了你的同情?”她揶揄道,心里有些泛酸。

  他下意识地去帮她擦眼泪,她就说了,“不是还没喜欢我吗?那就不要做出这么暧昧的动作。”

  “呵,我……”他挠挠后脑勺,“我觉得,你还是活泼一点好,哭了,我反倒无所适从。”

  “呵呵。”她自己动手擦掉眼泪,“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我要自己擦掉为你流的眼泪,这表示以后我再也不会为你流泪了。”

  “那你想为谁流?”他本能地问了出来。

  “不为谁。以后我要对自己好,不会再轻易为谁落泪了。”

  “嗯,有进步。”

  “当然,不然你总是觉得我任性,耍大小姐脾气。”

  “呵呵。”他拿起纸巾擦自己的脸,脸上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刚刚她泼的水。

  “对不起。”她郑重道歉。

  “以后这事不能再犯了,知道吗?”他严肃道,“泼水,这是刁蛮的人才会做的事。”

  “嗯嗯,知道了。不过以后你也不要再说那些伤人的话,你刚刚那么说,好像是你欠我什么,急着要撇清关系似的。”

  “我是觉得我欠你什么就还什么。”他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实际上这是对感情一无所知的表现。

  “哈,申宏涛,你就是个爱情白痴。”她笑出来。

  “那你懂?”

  “当然懂,因为在老家,追我的男孩子多了去了。什么人什么招我都接触过。哈哈。”

  她笑得很开朗,他摇摇头,果然不在一个频道上,她还小,总会有点虚荣心,像很多男孩子追她,她自然会骄傲。

  “向警瑶,我希望等到你成熟点的时候再跟我谈“爱”这么深沉的话题。”

  果然年龄有距离,思想也不一样,他对她某些方面不敢苟同,不过他会督促她的。

  假如未来他的另外一半没有意外是她,那么他就等她成长吧。

  他年龄大了没关系,宁缺毋滥。

  “等我成熟了,你就老了。”她笑笑。

  成熟对她来说还太遥远,她没有那种女王心,她只想被她的男人捧在手心里疼而已。

  她要一辈子当个快快乐乐的小公主。

  他忽然就想到一句话,你还未嫁我怎敢老去?

  这句话是自然而然在他心里浮现出来的,以前他总是把这句话理解成是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事,可是今天他觉得用在他自己和向警瑶身上也挺合适。

  不知道是不是对她上心的原因才会有这种感受。

  “向警瑶,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喜欢我,不过是一时兴起?”他现在终于要考虑这个问题了,之前只当她是在胡闹,现在,如果以后真的要发展,必须要问清楚。

  “我不知道,但是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哪有想那么多?”

  一见钟情不是很正常吗?

  “我会努力让自己喜欢你。”他淡淡道。

  “我倒希望你是自然而然喜欢我,而不是刻意去喜欢,我不想你像我们老家那群男孩子,每个人都刻意在我面前讨好,他们都只是沉溺于自己的幻想当中,觉得我可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可我认为,要么爱,要么就不爱。”她还说,“我总是为了你的事而闹得自己不开心,其实想想也没必要,假如你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强求也没用,所以一切交给时间决定吧。”

  他心里认同。确实,如果只是为了让自己喜欢她而努力,这样对谁都不公平。

  喜欢一个人,是要有一个过程的了解,是两个人互相吸引,让彼此感觉快乐才称之为喜欢。

  “呵,没想到今天我还得向你学习。”他笑笑。

  “学习是相互的,从今往后,我会好好向你学习,请多多指教。”她伸出手。

  “恩。”他回握。

  “等我功成名就那天,就是我娶你之时。”她这么对申宏涛说。

  她爱了,就要勇敢表白,这是她的行为准则。

  “哈哈,这么有把握?”现在开始,他要学会与她相处,多去了解她,关心她。

  “那你就等着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你不能再拿以前那种态度对我,我希望我们是站在一个完全新的角度去认识对方,不带任何偏见的去认识对方,可以吗?”

  “恩,我答应你。”

  “嘻嘻。”她又笑了,如阳光明媚的向日葵。

  他喝一口水,看着窗外。南方是没有下雪的,但是也很冷,可是他心里暖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