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宏涛,你脸皮越来越厚了是吧?”

  “申宏涛!”

  “啊……”她快疯了,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得。

  你看,不管她怎么闹怎么打,高大的身躯依旧屹立不倒,雷打不动。

  *医院“医生,她不舒服,麻烦你给检查一下。”来到医院,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儒雅。

  好像刚刚那个野蛮人不是他一样,向警瑶从头到尾把他鄙视了几遍,检查的时候也很不配合,弄得医生很无奈。

  “先生,你太太不配合,我们也不好弄啊!”医生无奈地说道。

  “我不是他太太。还有,是他强迫我来这里的,我根本不想检查。”向警瑶撅着小嘴反抗。

  申宏涛尴尬,“你帮她看看,她有些发烧、感冒,还有流鼻涕,偶尔会咳几声。”

  向警瑶本来是瞪着他的,忽然听他这么一说,把眼睛打得更开,她被惊到了!

  “哦哦,好。”医生尴尬自己认错身份,默默地开起单。

  “刚刚不还说我骗了你吗?你又知道得那么清楚!”她嘟囔一句。

  “呵,就你鼻音都出来了,我会听不出?”他轻笑问她。

  “切!”是狗耳朵吗?那么灵敏。

  “单开好了,你们稍后付款取药就行。”末了,医生还交代,“那个,最近天气有些干燥,我看小姑娘你的唇都脱皮了,可以煲点润燥的糖水喝一喝,还有,这女孩子再爱美,也不能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出门穿多点衣服!”医生是上了年纪的妈妈了,待人亲切和蔼,看人家小姑娘小不懂事,就唠叨几句。

  向警瑶一听有些心虚,她才不是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呢,是申宏涛硬把萧逸飞的衣服还给他,才让她没得遮厚实。

  还有,什么唇干,那是被他……啾啾。

  想起来,她心里还是抑制不住地跳得很快。

  “走吧。”他叫了一句,她跟上去。

  两人前后走着,谁也不理谁。

  出去外面,他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她也没躲,再怎么样也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不是?

  所以刚刚萧逸飞给她的时候她也没躲。

  申宏涛满意,轻声问她,“饿不饿?”

  她摇摇头,“没心情吃。”

  蹙眉,他的态度变得有些冷硬,“不吃不行,光喝咖啡不吃东西会伤胃的。”

  “那就吃一点吧!”什么时候开始她也慢慢地学会收敛心性了。

  “那走吧!”他揽她的肩头,她避开了。

  心情不好,谁也阻挡不了她闹别扭。

  这点还真是没变。

  不过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候既相互融汇,又相互独立,这样才完整。

  就好像,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放弃自我,那就很没意思了。

  *“向警瑶。”饭菜未上的当口,他开口打破沉默。

  “嗯,你说。”她完全没去看他的脸色,自顾自地喝水。

  她喝完一杯,他就再倒一杯,她喝一杯,他再倒一杯。

  “够了。”她擤擤鼻涕。

  “感冒了就喝多点。”

  “申宏涛,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要突然对我这么好,我受不起。”

  “我对你好也是应该的。”

  “是啊,你是我上司嘛,我知道。”

  “嗯。”

  “申宏涛,你不是有话说吗?说吧,我听着。”

  他酝酿了很久,“嗯,我想和你说,今天我并没有要惩罚你的意思。”

  “好,知道了。”那她就当他认错人了。

  “还有,我也没有把你当成是别人的意思。”

  她一顿,“啊?”

  “我说我没有把你当成是别人的意思。”

  “那……”她把手自然地放在嘴唇上,好像还可以感受到刚刚的湿热。

  “刚刚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他解释得一塌糊涂。

  不过她很高兴,他没有把她当做别人。

  “那我原谅你啦!”她的心瞬间豁然开朗。

  “嗯。”他面色稍稍缓了下来,接着说,“那个……其实也是我的初吻。”

  她拿着的杯子就这样华丽丽地倒下,然后水就这样哗啦啦地淌了一地,包括她的身子,都是水。

  申宏涛赶紧起来,连抽了几张纸帮她擦干,害怕她又再感冒,“怎么那么不小心?”

  她却傻乎乎地笑起来。

  “都湿了还笑。”他有些恼怒。

  “呵呵,申宏涛,你说那是你的初吻啊?是不是真的?”

  他脸一红,“嗯。”

  他帮她擦好,又让服务员收拾好东西,一坐下,又看到她在笑。

  “申宏涛,你都31岁了,还有初吻吗?怎么可能?”她就是这样的啊,小女孩,很多时候会在意很多第一次的。

  尤其是她这种讲究心理平衡的人!

  任性也好,计较也罢,她就是这样。

  他有些尴尬,她却笑得眉飞色舞。

  “嗯,所以我们扯平了。”他淡淡道。

  扯平?扯平是什么意思?是说……

  她突然就变脸了,“申宏涛,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抢了我的初吻,然后又把你的初吻硬塞给我,这样就算扯平了是吗?申宏涛。你无耻。”她端起他那杯水直接泼了他一脸。

  “向警瑶!”他狠狠地扼住她的手。这次真是丢脸丢大发了,他还从来没这么丢脸过,就算再好的脾气他也爆发了。

  “下流。”她甩开他的手,把衣服扔回给他,径直出门。

  旁边的人一个个看过来,他气结,向警瑶真的是一次又一次践踏他的底线。

  第一次,他这么狼狈地出现在大家的视野。

  第一次,他不顾旁人诡异的眼神,恶狠狠地瞪回去。

  “呜呜……”向警瑶并没有走得很远,她只是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躲起来哭。

  “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吻我?你知道吻代表什么吗?怎么可以轻易地就把自己的初吻交出去?”她越想就哭得越凶。

  “向警瑶!”她看到那个男人怒气冲冲,一身狼狈地走出来,四处张望无果。

  他从开始的愤怒慢慢地转变为担心,急着拉个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一个这么高,瘦瘦的,卷头发,戴个毛绒帽子,穿着粉色上衣,还有牛仔裤,长靴子的女孩。”他比了比他胸口的位置,还有他尽可能地说得很详细,仔细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他却记得一清二楚。

  她远远地看着他,心里被一股喜悦填满,傻瓜,他还没发现其实他心里已经有她了的。

  那么,她就等吧,反正还年轻,有的是资本。

  等到他发现她,爱上她为止。

  曾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在等待里确认彼此的深情,才是等待的终极意义。

  他,已经失去等待姜琪予的意义了。

  酷匠KC网I正版首:发)g

  那么她和他呢,会不会确认彼此的深情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有木有解封的打赏的,有的话,明天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