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大叔过来一看,两个人还吻得难舍难分。

  “哎,这不是一般的小两口搞亲密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大叔一过来,脸不红心不跳地说。

  “不是啊,刚刚……”路人有口难辩,真的搞不懂了,刚刚还抗拒得很,现在就缴械投降了?

  女人怎么都爱欲拒还迎?路人大哥这么想。

  “唔……”向警瑶瞬间清醒过来,要将他推开,奈何力气太小。

  申宏涛一脸淡定,还把向警瑶往自己的怀里带过一点,不让他们看到。

  女孩子怕羞,他懂的。垂眸一看,被他吻过之后,小脸还有些波光潋滟的感觉。

  还别说,真不错!

  “哎,年轻人,我说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有违道德啊,教坏小孩子就不好了,知道吗?”大叔是过来人,这有时候情难自禁什么的最难说了,不过警告还是有必要的。

  向警瑶的脸红红的,尽可能地能躲就躲吧,还有她喉咙还干涩着呢,怕一说话更暴露个彻底。

  眼睛往上看一眼,申宏涛还一副很淡定的模样,好像这事跟他没关系似的。

  她一看又生气了,大声说,“大叔,我不认识这个人,刚刚是他强迫我的。”

  亲了她还那么不爽的样子,到底谁才应该不爽呀!

  路人点点头,“啦,你看,我没说谎吧!还不信。”

  大叔犯难了,“那,你们……刚刚,还……”啾啾他不敢说,只好比划了一下,向警瑶的脸更红了,直接推开申宏涛走人。

  申宏涛向前一步,瞪了两眼给那路人和大叔。

  哦买嘎!

  这个三好男人也会瞪人了,三观毁了怎么办?

  “向警瑶!”他镇定地赶上去。

  向警瑶头也不回地继续走,可恶,妈蛋!把我的初吻夺了。

  “向警瑶。你站住!”他呵斥。

  “你说!你到底要说什么!”她站住,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淡定,她现在没办法好好地面对他,一想到刚刚……

  “向警瑶,对不起。”

  向警瑶此刻所有的委屈通通化为暴力,“申宏涛,你不是人。”

  亲了她一句道歉就算了是吗?当她是什么!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两人同时怔住!

  一个是从小到大都没被人打过的人,一个是从小到大任性到底的人,今天……观众再次刷新眼球了!

  打人了!她打了他?

  她讪讪地收回手,嘴上却不依不饶,“妈蛋,记住你今天无耻龌龊的行为,居然夺走我的初吻,呜呜……申宏涛,你就算再不喜欢我,也没必要这么惩罚我。”她理解成他夺她的初吻是为了惩罚她。

  他是要惩罚吗?他刚刚在想什么的时候才想到要吻她?

  刚刚是……不对,刚刚她说什么?

  初吻?

  初吻?这么说来,她和萧逸飞还没有……

  想到这里,之前的狂躁好像少了些许,为什么?不知道!

  大概是男性的自尊心得到满足吧!

  “申宏涛,你怎么可以把我随随便便当成是别人?你不爱我,你大可以直截了当地跟我说,我爱不起我也躲得起,可是你不能这么惩罚我,这样只会让我心里布上一层阴影而已。”

  什么?当成别人?

  他……

  他是不爱她,不过,他绝对没有把她当成是别人,也没有想过要惩罚她。

  她说的对,他不该将坏心情撒到她头上,所以他何来惩罚她一说。但是他刚刚是为了什么去亲她。他想不起来了。

  “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是你,我是我。”她气冲冲往回走,那模样像是要跟他诀别。

  “你别忘了,我们是什么关系?”他握紧拳头,威胁道。

  “呸,什么什么关系,我们从头到尾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大步一跨,就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看她,“真的没有关系吗?”

  她半点也不心虚,“是!”

  他被呛到,“好,很好。那你最好记住今天说过的话。”

  “我会的,反悔的就是小狗!”

  “好。”他忽然就笑了起来,“好,很好,我终于摆脱你这粘人的鼻涕虫了。”

  很轻松,非常轻松!

  向警瑶看着他那轻松的模样,心口堵得发慌,索性扭步,匆匆往回走。

  申宏涛下一刻就收起了那个强撑的笑颜,默默地跟自己说,“这样很好不是吗?我也不是为了填补心里的空缺才找她的。”

  他还没发现,他说这话的意思,已经是渐渐地把过去深埋,慢慢地向另一个人靠拢了。

  向警瑶走回来就看到萧逸飞站在门口了,“小愚呢?”她佯装轻松地问。

  萧逸飞笑笑,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冬天到了,天气也变得更冷了。

  “谢谢。”她笑着道谢,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真的好冷,离开了他的怀抱就好冷。

  萧逸飞注意到了她嘴角的痕迹,不动声色地环着她的肩,“走吧。”

  申宏涛回来就看到这一幕,很刺眼!刚刚受伤过的心再一次苏醒。

  可是,为什么他会有这种错觉?

  不懂。

  他上前,看了他环着她肩膀的手,“小愚呢?”

  “她有事先回去了。”萧逸飞答。

  他又看了看向警瑶,“走,我送你回公司上班。”

  就算离下午下班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他也不愿意把她让给萧逸飞,和他独处。

  “我请假了的。”她小小声嘀咕。

  酷匠G&网唯一;正版/D,》=其9他!,都:J是盗版

  “申先生,不如先让我带她回去吧,今天她人确实生病了,如果不是我去她家看到她病了拉她出来找药吃,她还不肯出来呢!”他解释了为什么她会出来的理由。

  申宏涛一听到萧逸飞去她家,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看来得跟琪琪好好说说,不许让人随便进屋。

  “我会照顾她。”申宏涛说,做势要去拉她。

  萧逸飞挡在她面前,“我自己的女朋友,就不劳烦你了。”

  男人都爱宣示主权。

  “我不认为她真的生病,不然怎么还会和你来这里品咖啡?”

  “呵,申先生是不相信小警了?”

  “我不相信你。”他实话实说。

  “走吧!”萧逸飞笑笑又揽着向警瑶要走。

  “向警瑶,我命令你不许走。”申宏涛霸道地说。

  向警瑶向他递上无辜的一眼,“申总监,我明天会回去上班的。我现在身体不舒服,先走了。”

  “你!”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第三次被抛弃,直接走过去。

  向警瑶大呼一声,“你干嘛,放我下来。申宏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野蛮了?放我下来!”

  萧逸飞看着向警瑶被扛走,微微一笑,抬头看着远方,他的小不点呀,快回来吧,让他看到她完完整整地在他面前嬉闹,那该多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求解封、求追书、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