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面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因为打从第一眼见到她,他很笃定她就是他的小不点。

  犹记得那个时候,他才学会认人不久,小不点也才刚刚来到这世上,那个时候的她五官还没长开,但是在小小的年纪里,他就把她的大眼睛珍藏了起来。

  那个时候,他就用很含混的话说着会疼爱她一辈子。

  是她呀,为什么不是?

  “你怎么了?”姜琪予有些担心他,因为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小愚,为什么你不是?”他喃喃低语。

  “不是什么?”她听不清楚。

  “小愚,你可以带我去孤儿院看看吗?”他眼底的欲望那么强烈。

  她有些疑惑,本能地问了出来,“你要去哪里做什么?”

  他知道这样要求有些唐突,但内心的欲望是无法阻挡的。

  “不瞒你说,我在找一个人。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像小愚这么幸运被别人领养,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无依无靠。”话到这里,连他自己想想都害怕。

  害怕小不点真的无依无靠,也害怕她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他活了那么多年,唯一支撑着他的就是她!

  更o新cb最T。快G上8酷匠E网》|

  “原来你……”她被这个消息震撼到,“那你……”

  “其实,我来这里工作也是为了这件事。”他的拳头握得很紧很紧,紧到他一松开,下一秒就会耗尽所有的力气。

  “好,我答应你。我会陪你去找她。”她没有再推辞。

  “真的吗?”他高兴地抬起头来,没有流泪,却红着眼眶。

  “真的。”她坚定道。

  “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他迫不及待地就想现在过去,他就像无头苍蝇,失去了往日的睿智和沉着。

  他只想尽快地查出事实的真相,找到小不点。

  “别着急,我会联系你的,你把电话号码留给我吧!”

  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再聊一会儿就离开了。

  *而这一头……

  “申宏涛!”向警瑶被他狠狠地拽住,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大咧咧地骂起来。

  申宏涛怒到极点,直接拖着她到了车旁边,用力一推,她就贴在了车体上,再一用力扼住她的腰身,她整个人就动弹不得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哦,不,“车咚”。

  光天化日之下,他就这样胆大妄为地欺负一个弱小女子,这还是那个平日里看起来斯斯文文,个性温和的申宏涛吗?

  “你有病是吧?有病就去医院,别妄想打我一顿出一身汗,这样还不便宜了你!”向警瑶开始大幅度地扭动起来。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为什么骗我?”他横眉倒竖,整张脸暴怒。

  “骗你?我确实是生病了,怎么就骗你了?”

  “你没骗我?你跟你未婚夫出来卿卿我我,这像生病的人吗?嗯?”他高大的身子又逼近一步。

  “哼,申总监和一个有夫之妇出来聚会就没什么关系,我和我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出来就有关系,这是什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呵,我不会傻到以为你是在为我吃醋,这其实只能说明你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急需想找个人发泄罢了,而我,我就是那个倒霉鬼,永远要替你收拾烂摊子,你说我是不是戳中你的心声?”她仰头,一副铮铮铁骨的模样死死地盯着他。

  申宏涛有一瞬间的恍惚,想到上次她辞职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是因为姜琪予辞职导致心情很差,所以把她当成了替罪羔羊骂了她,如今重蹈覆辙。

  向警瑶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了这一层的深意,心微微疼,“怎么样?我说对了吧!”

  “向警瑶,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你骗我,跟我请假出来玩的事,而你这是在狡辩,是在牵扯无关之事懂吗?”他怒斥,用声音的强度来据理力争。

  可是,他底气没那么足,因为刚刚他确实是因为姜琪予的事而心情不好,可是……然后,他听到她在笑,她怎么可以笑?怎么可以笑得那么灿烂!

  她怎么可以对别人笑得那么灿烂!

  “好,我请假出来玩是我不对,那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我就让你扣工资扣奖金,甚至炒了我,我都无所谓。反正你看我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如果不是你耍心眼,让我欠你钱,我又没办法跟家里人说,你以为我乐意在这里热脸贴冷屁股吗?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在想我喜欢你,你很得意是不是?可是我告诉你,你已经是我的过去式了,现在,在里面那一个才是我真正要珍惜的人。”她的心口起伏很大,满腔的怒火中烧,最后眼睛还被逼出了水雾。

  “啊……”申宏涛一拳朝她耳旁砸过去,他喘着粗气,“呼……”车被这样一砸,“砰”的一声发出巨响。

  他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离他而去,姜琪予现在跟他渐行渐远,向警瑶居然也要嫌弃他?为什么他的人生注定这么落寞,为什么?为什么都要离开他?

  向警瑶的话虽然很难听,可以说这是他有史以来听到的最粗俗最卑劣的话。

  打从他很小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他要循规蹈矩、求真务实、精益求精,不要行差踏错,所以他那么那么努力地维护对姜琪予的感情,从来不敢逾越雷池半步,他想好好珍藏一个女人所有美好的一切,所以他把学生时期就开始的对她的爱珍藏了这么多年,以前他不敢回忆,是觉得已经不可能,后来他不敢追求,是怕被她拒绝,连朋友都做不成。

  他对待感情也很规矩,所以他失败了。

  可是面前这个女人,她居然一次次打破自己的底线,她敢对他表白,敢面对他的冷脸,敢挑战他的权威,敢挑衅他的懦弱。

  他就这样被打乱了一切!

  “申,申宏涛。”向警瑶被他包围着,感受着头顶一阵又一阵的喷薄热气,还有听他心脏强有力的心跳声,她自己就猝不及防地漏掉半拍。

  可是她很清醒,这个男人不喜欢她!

  她慢慢抬起头,忽然眼前一道幻影,说是幻影是因为他很快!

  他很快地就捕捉到她的樱桃小嘴,精准地猎到她的口腔蜜饯,他发疯似的啃她,她吓得要退出来,他又再进一步,最后就是她的头缩得不能再缩,抵在了车顶边沿,任他惩罚。

  路人从旁边走过,被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女的好像很不情愿,难道是……

  赶紧call保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哈哈,啦啦啦啦,欠大家的今天三章奉上。给力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