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总,请您解释一下这照片上的女子和您是男女朋友关系吗?”被保镖拦着的女记者使劲地伸长胳膊,把话筒尽可能地递到唐凯的面前。

  B记者:“唐总,可否透露一下是哪位豪门千金呢?”

  C记者:“唐总,素闻您行事低调,这次被拍到,是不是您有意为之的呢?听说最近唐氏旗下的建筑公司帝鑫有意承建城东的那项工程,您是不是想借此炒作?”

  王助理尽职尽责地挡在唐凯面前,用一套老掉牙却百试不爽的陈词,“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显然,这对见惯了这些招数的记者根本没用!

  D记者:“唐总,请问您近期有公布婚期的可能吗?”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现在是办公时间,麻烦你们离开可以吗?”王助理几次劝说无用,干脆叫保安来硬的。

  唐凯若无其事地拿起地上那份报纸,照片上两人朝前方走着,姜琪予一只手挽着他的胳膊,而他则偏头对她一笑,不过好在只是拍到她的背影,至于他的侧脸轮廓还是比较明显的。

  “唐总,您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吗?”女记者问。

  唐凯挑眉掠了她一眼,又低眸看看报纸,继而说道,“这照片上的人的确是我。”

  女记者一记得意的眼神看看他,又问,“那请问唐总,照片上的女子又是什么人呢?”

  “不过……”他自顾自说,“昨晚我都是和家人在一起,并没有跟其他人单独见过面,这张照片却只拍到我们两个人,显然是有人断章取义,故意扭曲事实来迷惑大众,唐某希望大家能够认清真相还我一个公道。”

  “即便如此,但是唐总确实和一位女性举止亲密,这又作何解释?”

  “都是自家兄弟姐妹,有什么奇怪的?”这就等于解释了那名女子的身份。

  女记者撇撇嘴,一时间无从反驳。

  “唐总……”有记者不死心地还想再追问。

  唐凯使了个眼神给王助理,自个儿转身离开,后者领会,把那些记者“连哄带骗”地劝走了。

  *姜琪予的视线从电视上收了回来,看着对面的男子微微一笑。

  申宏涛抿了一口咖啡,苦苦的,就像此刻心里的真实写照!

  “最近过得怎么样?”她酝酿了好久,想了好多台词,最后只有简单的一句问候。

  “老样子,你呢?”

  “恩,老样子。”

  “你们……”他大概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吧,总是心存侥幸,相信刚刚唐凯否认的事实。

  “我们结婚了。”尽管她说得很平静,他还是听出了幸福的味道。

  一句很轻的话,却如同一根藏着剧毒的蜂针,刚被蛰的时候只是疼一下,接着就会膨胀肿痛,最后就是痛不欲生。

  看吧,他不躲她怎么行呢?

  “上次……”

  “上次……”

  他发现,唯一不变的还是他们的默契,也许这就是他败给她的原因。

  “上次见不到你,我想你应该很忙,所以一直拖到今天才约你出来。”她说。

  “恩,以后会更忙。”忙到没有时间想你。

  “恩。”

  “你今天约我出来是有什么话要说吗?”他笑着、强颜欢笑着问。

  “我来,就是想跟你分享这个消息的。”

  她不觉得这是在他伤口上撒盐吗?

  当然,所以她纠结。

  但是,她不想失去这个朋友,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他垂眸,“小愚,我……我还需要时间消化,我现在开不了口说一些违心的话。”真的要让他大大方方地送出祝福吗?原来,他做不到。

  假如,她不曾出现,他就不会执着了那么多年。

  假如,你不复出现,我就不会倾覆了所有眷恋。

  “宏涛……”她把手伸回来,再安慰她就越界了。

  朋友,发乎情止乎礼。她是没资格去慰藉他受伤的心灵的,他,该由另外一个人来心疼。

  突然,一把熟悉的声音穿破了他们的耳膜。

  最@,新=章V节上$酷匠网

  “瑶瑶?”

  “向警瑶!”

  两人同时随着声源看过去,就看到向警瑶和萧逸飞相谈甚欢,她还时不时地拍拍桌子,旁若无人地咧嘴大笑,在这个安静的咖啡馆里,甚是突兀。

  这样的向警瑶,是申宏涛从来没见过的。也许是他的心情太差,他总觉得现在有人在笑,还笑得那么大声,简直就是在嘲笑他的沮丧。

  “向警瑶!”他大步一跨,越过那堵镂空的墙体,径直来到他们身边。

  “申……总监。”向警瑶心虚,今天她可是骗他身体不舒服请假出来玩的。

  一时间,大眼瞪小眼,萧逸飞站起来尴尬笑笑,“你怎么也在这里?”

  申宏涛完全不理会,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向警瑶。

  姜琪予过来就看到了这三个人头顶上黑压压的气场,现在是什么情况?

  “姜小姐?”萧逸飞看到姜琪予,不自觉地就扬起嘴角。

  “萧警官?”她没想到刚刚被申宏涛挡住半边脸的是他。

  “小,小愚。你也来啦?”向警瑶心里有些失落,果然他还那么在意姜琪予。

  “宏……”姜琪予刚要拉住申宏涛坐下,没想到他倒先把向警瑶拽走了。

  “诶~”

  “别追了。他们会没事的。”萧逸飞笑笑坐下,又叫了服务员给她续咖啡。

  “你,你怎么会和瑶瑶认识?”这世界真小,到哪儿都是认识的人。

  “哈,我舅妈跟她妈妈是好朋友,她又是我表妹的同学,自然认识咯。”

  “哦,原来如此。那,你和瑶瑶什么情况?”

  萧逸飞大笑,真是败给她单蠢的样子,“我们还能有什么情况?我自然把她当妹妹啦。”

  “哦。那就好,那就好。”她还怕萧逸飞把向警瑶抢走了,到时候申宏涛哭都来不及了。

  “你和他什么关系?”

  “我们都是同事。”

  萧逸飞了然点点头,看着她笑的样子,他情不自禁地就看呆了,好像,真的很像!

  姜琪予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我脸上有东西?”

  摇头,“不是,只是觉得你和我认识的一位故人很像。”

  “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