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助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唐凯,几经犹豫,最终抵不住好奇,开口道,“唐总,恕我愚钝,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想明白,想要请教您。”

  唐凯把视线一点一点地从外面收回来,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王助理。

  王助理看着镜子里的他问,“唐总,请问,为什么您要放弃政府的那项工程呢?”

  他一直都知道唐凯有多么重视这个工程,可是现在却突然间说要放弃,显然应该是临时做的决定。

  这到底是为什么?

  唐凯淡淡道,“因为唐氏不做亏本生意。”

  亏本?

  王助理更是一头雾水,“可是……我之前听陶市长说,要是谁家能够承建那个工程,保准能少奋斗十年,我看他不像说假话。”

  而且,据他所知,财务部就此次工程承建的项目做了一个成本预算,与陶市长透露的政府采购预算资金对比,利润空间的涨幅还是蛮大的,退一步讲,就算这两者有些浮动,那也都是在可控范围内,不至于亏。若要是把茶水费也都算进去,那也不过是利润的九牛一毛,根本不足挂齿,这么说来确实是赚的,怎么说是亏了?

  唐凯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两份文件,一个是景区开发项目,另一个就是市政厅大楼承建项目。“姑且先不谈盈利。就拿目前的情况来说,政府并未真正地把这橄榄枝递给咱们唐氏,那么这合作就是还未实现,故此所有的计划就像是泡沫一样不现实。况且以政府和国企的暧昧关系,我们并不一定能够占到上风。

  退一步说,即便唐氏拿到这个项目,光入场费、茶水费这笔帐就必不可少,再说,我们是与政府打交道,想从政府手中拿到钱,就必须得先学会花钱打点他们,之前陶先知不就是要求要百分之四的抽成吗?

  还有,政府一旦要大兴土木,这其中想要分蛋糕的人就会数不胜数,到时候就会造就一批胃口大的官员和企业,将来他们饿了的人就会越来越贪,而那些挤破头都要进去的就会产生激烈的竞争,从而又恶性循环抬高了各种费用,唐氏虽有能力抗衡,但不至于淌这趟浑水,与其把那些浪费掉的钱用在无谓的方面不如用到实在的地方,这样还更稳。

  而且,就像我说的,与其大动干戈地动工程,不如舒舒服服地做一个投资买卖,把盛兴那块地转让出去,我们也够赚一笔入场费的费用了。”

  王助理顿时犹如醍醐灌顶,对这位BOSS的远见又多了一层敬佩,不过他又说出了疑问,“那唐总为什么要把它让给盛兴呢?盛兴现在和我们唐氏可是死对头。”

  他又耐心地解释,“既然我们放弃了承建这个工程的资格,索性顺水推舟做个人情让给盛兴,让盛兴来为我们这次任性买单,还要让盛兴乖乖地将那块地拱手相让,何况,在不久的将来,江镇凯还得有求于唐氏,替他们疏通打点各个方面的人脉,这样一来岂不是化干戈为玉帛,也算是两全其美。

  另外,我之前答应过陶先知会抽百分之四给他,但是前提是我们要接手承建那个工程才作数,可如今只要我们不做,这约定就不成,所以我们也不亏。

  王助理咧嘴一笑,“唐总英明。

  唐凯微微一笑,又看了看手上的文件,王助理接着问,“可是唐总,盛兴的老总怎么会乖乖地答应了?我们要不要防着他点?”

  “江镇凯那人的性格我多少摸着一些,他就是明知山有虎,还要偏向虎山行的人,就算他能够预见这次的合作没那么简单,他仍然会试一试,因为这是他想要在A市立足的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会不答应的。”

  “唐总不怕盛兴有朝一日反目成仇?”

  “呵,那就以不变应万变吧。要记住,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只要盛兴还依附于唐氏,那么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

  “哈。”王助理突然笑了出来。

  “恩?”

  “唐总,我总觉得你比以前要……”他想想又不好意思说。

  “要什么?”

  “恩……要开朗好多,现在的唐总都很津津乐道了呢!看来夫人对唐总的影响真的很大。哈哈。”

  “哈哈。”提到她,他的心里就会生出一片柔软,好想卸下这些重担,立刻回家抱抱她。

  “恩,对了,说到这个,唐总,咱们开发区的那个项目,那笔款到现在也还没有拨过去该怎么办?我们拖了好久了。”

  唐凯又陷入一阵深思,最后道,“这件事先缓一缓。”

  “恩……”王助理想,“唐总是怕那帮老人家反对?”

  唐凯没有回答,转而问,“二叔最近有什么情况?”

  h|看正t版#5章节上\e酷M1匠wn网

  “二爷?他最近很少过问公司的事情,偶尔过去都是问你的近况如何,没其他活动。”

  唐凯轻轻点点头,便不再问下去。

  王助理见他没说什么,也开始专心地开车。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唐氏的大楼门口,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帮记者,把车子围着严严实实的,个个争先恐后地想要挤在前面采访唐凯。门口五、六个保安立刻提高警惕,使用蛮力挤开了那帮记者,分成两队,每队三人护着唐凯往里面走。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由始至终都面无表情,好像外面的喧闹都与他无关,一路上他没少听那帮记者“吵吵嚷嚷”,但总是抓不住重点,直到有一个女记者把一张报纸不小心丢在他面前,他瞄一眼,蹙眉,定住脚步往后看。

  全场顿时安静下来看着他,这个男人只要不说话,一眉一眼一挑一压就好像在演绎着各种精彩绝伦的凶杀片。

  恐怖是他的代言词!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那帮记者看他停下来,又开始提枪上阵,纷纷把话筒和摄像机对准他,他自己会在想,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暴露在聚光灯下的概率就大了起来,还有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那么低调,甚至变得有些高傲,恨不得把他最珍贵的东西暴露给全天下的人看,再看一眼报纸上的那抹倩影,他大概明白了什么?

  突然间微微一笑,在场的记者都惊呆了,反应过来就是看看摄像机,赶紧确认刚刚那一幕有没有捕捉到,或是拍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