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吖珊急忙掩饰。

  “是!”安子裕却好像跟她杠上一样,“伯母,昨晚我们确实在一起,不过我们是很多人在一起,不信你可以问她的同事。”

  “你当我三岁小孩好糊弄是吧?那你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要跟我说你们都在一起玩了一夜!这话说出来鬼才信。”

  “妈……”吖珊使劲地给安子裕挤眼色,告诉他不要再往枪口上撞了。

  “死丫头,你今天怎么跟我说的,你说在朋友家里住了一晚,今天又是这个臭小子送你回来的,你这个要怎么解释,难道你还要狡辩不成?”

  “不是。”她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阿姨,你不能这么不可理喻。”他还无视李妈妈瞪得跟葡萄一样大的双眼,“论辈份,你是长辈我们应该尊重你,但是你这么不由分说地给我们定义成不堪的关系,恕我无礼,我不认为你这么做是对的。”

  李妈妈气得呕血,“好呀,死丫头,你今天是故意找这个人来理论的是吧。胆子长肥了,连我这个亲妈都不看在眼里。”

  “妈,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她呵斥道。

  李妈妈顿时闭嘴,意外地瞪着她,“你,你,你敢吼我?”

  吖珊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我没有!”

  “你!”

  “妈,请你尊重我,也尊重我的朋友,我们没你想得那么不堪。”她气呼呼地吼完自己的母亲就跑了。

  李妈妈定在原地,安子裕头疼地追上去,“李小姐。”

  她跑到附近的公园,坐在一张矮凳上,整个背影看上去很孤独无助,还有一抽没一抽地啜泣着。

  他递上手帕,“别哭了,昨晚还没哭够?”

  可是他越是这么说,她就哭得越厉害,“呜呜~”

  “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失恋?我被拒绝了那么多次都没有哭过。”他自嘲一笑。

  “呜呜~”

  “还是因为你妈妈的关系所以伤心,你别伤心呀,我被你妈用扫帚打了都没哭,你倒是先哭个稀里哗啦的,我可不会同情你。”

  吖珊抬头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知道这个男人很体贴,她肯定会给他贴一个坏印象的标签。

  哪有人这么说一个女孩子的?

  “你不是说要找个更好的男人把他带到那个混蛋的面前炫耀吗?怎么我看你现在哭得那么惨,该不会没底气吧?”

  “你让我哭一会儿可以吗?”她这么说。

  安子裕撇撇嘴,“随你。”

  过了好一阵子,他依旧在原地陪着。

  她哭过就好点了,意外地看着他还在,“你怎么还没走?”

  “我手帕在你那里。”他如是说,真是欠扁。

  “啊?”她没想过安子裕会这么小气,就为了一条手帕等她老半天。

  “呵,我开玩笑的,你真以为我为了等你的手帕才在这里等的?”他好笑地看着她。

  “因为你不像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

  ◎最*/新d'章^7节%r上酷|匠网m

  安子裕叹口气,“那是因为那个人从来没给过我机会表现。”

  “可是看你样子,就好像是一只呆头鹅,哪里懂得开玩笑哦。”

  “唉……”轮到他无语了。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算了,我也没地方可去,就当作我们两个同病相怜,聊聊天相互慰藉吧。”说着他就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去。

  “好吧。”反正她现在也不想回那个家。

  “你跟你妈妈关系不好吗?”他问道。

  “恩。”

  “哦?我看你平时挺乖巧的,不像是叛逆的孩子。”

  “我也希望我在她心目中是个乖巧的孩子,可惜她的目光总是盯着钱,她总是巴不得我能够早点嫁出去,嫁个有钱人。”

  “呵,所以你和那个混蛋分手了,她才那么生气?”

  “恩。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努力想改变现状的,所以在公司我基本上都本本分分地工作,乖巧地顺从上级的安排,在家也尽量做个听话的孩子,我说过我很宅,其实我很希望跟同事们一起出去玩,可是她从来都不会让我出去,所以,我只好在家自己找乐子了。”

  “恩。其实,我也跟你差不多处境,我爸妈他们都希望我早点成家,我受不了唠叨,所以我才搬出来住。”

  “你现在不是有总监了吗?”

  “她……唉。”他到现在还在对她昨晚匆匆跑掉的事情感到困惑。

  “呵,其实你那么优秀不怕没老婆,不像我,我家这个情况真的很难找到好点的人家。”

  “你们,你们家只有你和你妈妈吗?”

  “恩,我爸几年前就去世了,只有我和我妈,大概她也是担心我,怕照顾不好我,所以才着急让我早点嫁出去的。”

  “恩。其实我想你妈妈的人不差,起码她对你的家禁就很严,这点就可以看出来她很重视你。”

  “恩,呵呵,谢谢你的开导。”

  “不客气。”

  又是一阵沉默,忽然安子裕的电话响了,“喂。”他有些激动,罗文丽终于给他电话了。

  “子裕……”她的声音有些犹豫,看来又是什么不好的消息了。

  “恩。”他仍然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她能够说她现在需要他,他一定会马上出现在她面前的。

  “子裕,我在医院,他,他醒了。”

  安子裕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恩。那……那你要陪他吗?”

  “他现在刚醒,病情还不稳定,听说他……他现在需要人照看,所以……”

  “好,我明白了。”安子裕的话是带着浓浓的失望。

  “子裕,我……”她知道现在的她不管如何解释,始终对安子裕都是有愧的,昨晚她一个交代也没有就匆忙赶到医院,连个电话都是今天才回他的。

  “没事,我理解。那你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病人现在需要人照顾,你可别把自己也累垮了。”

  她感激地点点头,声音有些急切,“嗯,那个子裕,我现在还有事,先挂了。”

  “恩。”这一次,他仍然还是等着她先挂电话,他永远不会对她闹别扭。

  感情有时候真的很卑微,真的能够让一个人低至尘埃。

  吖珊在一旁看着他落寞的神情,有些同情,“你哭吗?”

  “为什么这么问?”他偏头看着她。

  “失恋了哭出来会好点,没事的,我有手帕。”她把他的手帕递给他。

  “呵,我还没失恋。”很明显,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都黯淡了下去。

  “呵,看来你还不够醉,只有醉了才敢说胡话。”

  “我不会喝酒。”

  “哈哈。”她笑了出来。

  “这就对了,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要笑笑面对。”

  “是。”

  “恩……看来我今天是没什么事情可做了,要不我陪你去找那个混蛋算账?”后面一句他是开玩笑的。

  “你真是的,可真会揭人家伤疤。”

  “我是教会你如何更好地忘记一个人。”

  “呵,这么说你有经验?”

  “这倒没有。诶,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跟他好好说清楚,我觉得这样以后想起来起码心里会过得去,不然老是藏在心里,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很难受的。”他建议。

  “诶,我感觉有句话说对了。”

  “哦?什么话?”

  “就是开导别人容易,说服自己难呀,你明明知道总监她……”她不敢明说,就一眼他就明白她要说的意思,“你没想过好好跟她说?”

  他低下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恩。”

  “走吧,今天我们一个失恋的和一个即将失恋的人一起去好好地玩一下。”

  “去哪里?我待会儿还要去上班。”

  “上什么班,照顾自己的心情那就是比天还大的事,走吧。”他先走一步。

  吖珊在后头激动地一跃,还真是从来没这么疯狂过呢,听起来好好玩的样子。

  安子裕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带着一个女生出来自然是要去游乐场。

  一场又一场刺激人心的游戏玩下来,真是带劲,那感觉就好像吃了老坛酸菜面,这酸爽!

  “哈哈,安子裕,这个看起来好好玩。”她指着那个大摆锤。

  安子裕敬谢不敏,从头到尾都是她一个人去玩,他只负责在下面买单,“你要去玩吗?”

  “可以吗?”

  “呵,说的什么话,只要你想玩,通通没问题。”他说着就走过去买票,她在后头看着他的背影,越看心里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冒了出来,她一直都是一个很理性的女孩,下一秒,那种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情愫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她不会去理会他刚刚无意识地叫她“吖珊”的。

  安子裕回来,高兴地把票给了她,“去吧,去把所有的不满的情绪通通发泄出来。”

  “真的可以吗?这个陌生的男人真的愿意给她这个机会,让她彻底地疯狂一把?”她在心里念着。

  “怎么发呆呀?难不成你怕了?”安子裕糗她。

  “呵呵,才不是,虽然我没玩过不知道那感觉怎么样,但是我想应该不比刚刚那几个差。”

  “恩,去吧。”

  游戏一开始,全场的最大尖叫声应该就属于她的了,那个大摆锤晃得好厉害,还有那个720度旋转,吓死人了,所有的人都闭着眼睛,而她却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还捕捉到了安子裕的身影,他正在聊电话,面色很凝重,她刚刚还以为他会在看着她呢,呵呵,果然还是不要那么感性的好。

  一下来,安子裕就说要走了,所以她直接被送到公司,因为她不敢跟她老妈说她上午翘班了。

  呵呵,一切回到正常的步调,这一个晚上还有这一个上午,不过就是黄粱一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