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夜晚,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了无生趣的小公寓,居然在这个夜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怎么说呢?这个公寓一个人住太孤单了,两个人才是刚刚好的和谐。

  女人在客厅的沙发上乖巧得像一只温驯的小猫正在睡着觉,男人则在厨房调和那锅汤的味道。他还细心地舀了一口试了咸淡,确定温度刚好,取出来装在精致的瓷碗里。

  “李小姐,起来喝点汤解解酒。”他把碗放好,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

  “唔,别吵我。让我再睡一会儿。”她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但是她却能够灵敏地嗅到这里每一处都带着的一缕缕的芳香,还夹杂着淡淡的薄荷味。

  这是男士香水味,那个薄荷味应该是一种烟的味道,但是她家里是没有烟味的,现在这烟味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不过这烟味好香,她在昏昏沉沉的脑海中迷迷糊糊地又想到陆本臻,但是他抽的不是这个味道,这个味道给人很清新、很安逸、很舒心的感觉。

  “李小姐,这里不能睡,会着凉的,还有你喝了酒,这样子歪着脖子睡觉是会头痛的。”安子裕耐心地跟她说。

  “不用管我,你让,你让我再喝一杯。”她又开始不安分地扭动身子,还晕乎乎地坐起来,眼前一片出现倾斜的视角,她歪着脖子看着安子裕,愤愤地说,“陆本臻,你这个混蛋,你始乱终弃,你,你,我要诅咒你。”

  安子裕被她这么一闹吓到了,“李小姐,我是安子裕,你搞错人了。”

  她,怎么也会有这么恶狠狠的一面?

  她的眼睛很涣散,看着他一会儿,捏了捏他的耳朵,又捏捏他的鼻子,“呵,还真不是,你戴眼镜都比他好看多了,他就是一只带着有色眼镜的猪,不,他是有眼无珠。”

  不多时,她又开始骂了起来,“不过你们都是男人,是男人都是坏蛋,你们这些人都是花心大萝卜,见一个爱一个。”

  安子裕想,我好像没有见一个爱一个吧,哦,这么说,我不是花心大萝卜,更不是什么坏蛋。

  “李小姐,嘘~李小姐,小声点,这里是公寓,隔壁还住着人。”安子裕很无奈,挠挠脑后勺不知所措,“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耍酒疯的女人。”

  “陆本臻,我不会让你看扁的,我,我会找个比你好几千倍几万倍的男人,到时候我把他带到你面前炫耀,你,你,你给我等着。”她闹了一会儿又耷拉着个脑袋,呼呼地睡着了。

  留下安子裕一脸错愕,“这,这还是平时那个温柔乖巧的女孩吗?”

  他看了看那碗醒酒汤,又看了看她,“李小姐,李小姐。”

  “这汤不喝,明天你肯定头痛得厉害的了,快起来喝点。”安子裕不得不再一次轻声地叫她起来。

  “唔,别吵我,吖本。”这一次,她好像完全睡死了。

  安子裕忽然就笑了出来,觉得这女人的心思还真是深藏不露,明明嘴上还在骂着他,可是心里还是很爱他。

  想到这里,他就又笑不出来了,不知道文文现在怎么样?

  他试着再次拨通她的电话,结果还是关机,算了,也许还真是有什么急事。

  他站在阳台遥望远空,任由狂风打在自己的脸上,他摘掉眼镜,把自己的愁容展示在风和黑夜的面前,他坚持得够久了,但是这份情却是自己心甘情愿给的,所以再怎么累他还是愿意坚持下去,可是文文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给他个准信?回头再看看那个失恋的女人,真是觉得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不如意的事情了,不过大抵都是自己放不下心里的那个梦想,然后不知道该不该坚持下去,好像前路漫漫,看不到希望,但是又怕放弃了之后,才知道下一步就成功了。

  “陆本臻,你这个混蛋,我多好的一个女孩,你怎么舍得放弃我?”隔一会儿,他又听到了那个女人的抽泣声和骂声,在夜里她还会哭泣,想必是深爱吧。

  他重新回到沙发边上,叹口气把她抱起来往自己的房里带,吖珊被晃得有些头疼,再次睁开朦胧的双眼,对着他笑得甜甜的,“你好帅。”

  他愣了一秒,又笑了出来,“今晚没戴眼镜。”

  其实戴上眼镜的时候,真的会觉得他就是个理工生,斯斯文文,本本分分的,有些呆板,但是一脱下就会觉得他迷离涣散的双眼很诱人。

  “帅哥,我们谈恋爱吧。”她再一次开口,“我要把你带到那个混蛋的面前,跟他炫耀,你去吗?”

  “呵呵。”安子裕只是笑笑。

  他觉得她这种报复心理还真是特别,不过网上都在流传,假如找到比前任要好的现任,那么就去跟他炫耀吧,让他看看自己是个怎么样的独眼瞎。

  将她抱在床上的时候,他又犯难了。

  这女人原来是一只不安分的八爪鱼,平时看她很恬静的样子,结果喝起酒来居然会这么疯狂,随便地踢被子,还有扔枕头。

  “陆本臻,我揍死你。”她把一个枕头拿起来使劲地甩两巴掌,然后又把它往安子裕的俊脸上招呼过去。

  “唉,李小姐,你醒醒。”他走过去,在她脸上拍两下。

  “你!”吖珊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两手捏着他的两边脸颊,“哈哈,我抓到你了。”

  “好好,你厉害,我认输,你赢了,请问你现在可以放开我吗?”安子裕觉得跟耍酒疯的女人最好不要理论,因为根本就是不可理喻。

  “不放,除非你答应我,跟我一起去收拾那个混蛋。”她反而还加重了力道。

  疼得他呲牙裂嘴的,“啊?好好,我答应你,那你先睡一觉,明天我们一起去收拾那个混蛋。”

  “呵呵。”她像个傻子一样乐呵,安子裕看得直摇头,“失恋没什么大不了的,睡一觉就过去了,你乖乖地睡吧。”

  “恩。”她却把他当成抱枕了,直接把他的头按在她的胸口处,如果换作平时她肯定羞于这种无耻的行为,可是这下安子裕再也淡定不了了,马上就挣开来,心里十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呼呼~”他重重地呼吸了几口气,“淡定,安子裕,你要淡定。”

  “呼!”

  清晨,一缕阳光照射进来。

  在客厅沙发上睡得正香的安子裕是被厨房的声响吵醒的,他连连打着呵欠走过去,“你要做什么?”

  “哦,你醒了?”吖珊很不好意思地看着他,“那个,我昨晚麻烦你了。”

  安子裕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哦,没事。你要做早餐吗?”

  “恩。我是不是吵到你休息了?我只是想做一餐饭表达我对你的谢意。”

  安子裕揉揉酸痛的肩膀,不以为然地看着她,“呵,这不算麻烦。不过……你下次不要喝那么多酒了。”

  吖珊不好意思蹭蹭脚趾头,“我昨晚是不是耍酒疯了?”这话是在嗓子眼里说的。

  “恩。”他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直接回答。

  h更*p新@6最0快上*酷匠U网Y

  吖珊暗道糟糕,就在尴尬无限蔓延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听,“妈。”

  “死丫头,你翅膀硬了是吗?居然敢彻夜不归!”李妈妈是个霸道强势的妇道人家,什么事不问缘由,劈头就大吼大叫。

  吖珊看了一眼安子裕,后者会意地走开,她又挪了几步到一个小角落,“妈,我昨晚在朋友家住,昨晚大家太热情了,多喝了几杯,所以就直接睡下了忘了告诉你。”

  “朋友?什么朋友?男朋友?死丫头,你要是敢未婚先孕,我就扒了你的皮。”

  “妈,你说什么呢,我是个正儿八经的好女孩,真是的。”每次陆本臻要求她做那档子事的时候,她都很明确拒绝的。

  “给我马上滚回来。”

  “妈,我,我还要去上班呢?”

  “怎么,你还敢瞒着我,是不是跟谁出去鬼混?”

  “没有,没有。我,我现在就回去。”

  挂断电话出来,她想着跟安子裕告辞,谁料安子裕提出送她,“不用了,这样太麻烦你了。”

  “呵,要说麻烦,昨晚已经麻烦了。”

  她羞红着脸,“那,那就再麻烦你一趟。”

  将近到家门口的时候,她匆匆忙忙地就跑下车,生怕被左邻右里的看见,所以招呼都没有打就跑回去了。

  安子裕在后面好笑,这女人,平时看着对什么事情都安之若素,没想到也有这么毛毛躁躁的时候。

  不知不觉,他跟周遭的人都发生了莫大的变化了,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了。

  他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刚转动方向盘的时候,就看到李晓珊被李妈妈赶出来,远远地还能听到她的骂声,他匆忙下车跑过去。

  “怎么回事?”安子裕上前扶住了吖珊,顺势看过去,就看到李妈妈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

  她大喊,“你又是谁?”

  吖珊给他使个眼色,意思是让他假装不在意路过的而已,可是他却完全不理会,跟李妈妈说道,“阿姨,我是李小姐的朋友。”

  “李小姐?朋友?”呵呵,好说不说居然叫小姐,怎么听都觉得好像是被召的那种女人,而他就是那个嫖客。

  “恩,阿姨,有话好好说,你先别生气。”安子裕有些时候说话就是笨嘴拙舌的。

  “你个混小子,哈,玩我女儿,还敢欺负她,我让你欺负她。”李妈妈不问缘由地就拿起扫把往安子裕打过去,好在他闪躲及时,否则就玩完了。

  “妈,你听我解释。”吖珊上前拦住自己的母亲,奈何她力气太大,根本就是阻挡不了。

  “阿姨,你先别冲动。”安子裕上前一步夺过她的扫把。

  吖珊愣愣地看着他,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态度这么对她妈妈的?

  “阿姨,我只是李小姐……额,吖珊的朋友,算不上很熟悉。”

  李妈妈哼两句,“不熟?不熟你怎么出现在这里?这死丫头昨晚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