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他有争取过,可是我感觉他在犹豫。听吖珊的意思,他自己玩心也很重不想那么快成家,还有一个就是需要时间说服他父母,他会这么跟吖珊说,一方面就是想拖住吖珊,一方面又是因为自己不够自信说服他父母,所以故意拖延时间,说到底就是胆小懦弱。”徐安琪说。

  “那这种男人不要也罢了。唉,可惜了吖珊这么好的女孩……”姜琪予叹惜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罗文丽也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一个男人不敢为一个女人争取幸福,谈何情?

  安子裕在一旁观察着她,想借机为上次的事情做个解释,可是她根本就没有想和他说话的意思,他现在感觉很无能为力,这种冷战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索性,他就跟詹耀辉聊天算了。

  “思莹,那你们现在什么情况?你都27岁了,你爸还没舍得把你嫁出去呀?”姜琪予问。

  “再看看吧,耀辉的意思是等他现在的事业稳定了下来才迎娶我,到时候我请你做我的伴娘?”

  “我?不好吧,我都结婚了。”她喝口酒笑笑道。

  I:更新最'5快上Q酷*B匠Q网F

  “唉,我们的交情还用得着忌讳这些吗?反正我不管,你到时候准得当我伴娘。”

  “哈哈,好的,一言为定。”

  “嗯嗯。”

  “那个……”姜琪予看了对面的向警瑶一眼,上次两人吵了之后就没有再见面也没有再说话了,这次她想借机跟她道歉,不知道她接不接受。

  “瑶瑶……”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相干的人怎么误会她都没关系,但是如果是她的好朋友这么对她,她心里会很难受。

  “……”向警瑶气过一阵子,直到她走了之后,她还没有消过气,她的宗旨很简单,朋友是不能有所隐瞒的。

  姜琪予看出她不自然,所以还是她主动去跟她讲,“瑶瑶?”

  最终她只简单地应了句,“恩。”

  “呵,瑶瑶,额……”她有些小高兴小激动,能够回应她是不是说明她原谅她了?

  “呵呵,瑶瑶,那个……”她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怎么说,“那个……我,我想跟你说声谢谢。”

  向警瑶的人大大咧咧惯了,她的性格就是宁愿你大刀阔斧地骂她,跟她吵一架也好,她就是受不了别人对她一丁点示好,所以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她,只能撇撇嘴不理她。

  姜琪予想不对吧?难道刚刚是错觉?“额,瑶瑶,上次的事我想跟你解释,你,愿意听吗?”

  向警瑶心里多少也介意,但是那能有什么办法?人家申宏涛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他有资格,姜琪予也有资格,他们想怎么谈恋爱就怎么谈恋爱,她根本就管不着,对于那件事,她怎么生气都是没有立场的,唯一可以说得通的就是,“姜琪予,你当初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我……我当初本来想跟你说的,可是当时你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恨不得在申总监身上贴上“生人勿进”的标签,我要是说出来,你会怎么对我?肯定就是见到仇人一样嘛!”她急急地解释,末了还开了句玩笑缓缓气氛。

  “那你还叫总监的名字那么亲热?”她计较道。

  “这个也是无可厚非吧?我们是校友,他又是我们系里的名人,还是我师兄,大家都认识,那自然叫名字也亲近一点嘛。”

  “可是,你应该跟我说明白他喜欢的人是你。”

  “瑶瑶,你觉得我说出来对谁好呢?我不喜欢他干嘛还拿着他对我的好到处炫耀张扬?”

  “可是……”

  “好了,我们和好好吗?比起那份不无遗憾的感情,不如我们好好珍惜我们的友谊,恩?”她笑吟吟地对她伸出右手。

  “哎。”她又叹了口气。

  “怎么了?”

  “没事,我们和好吧。”她象征性地握了一下姜琪予的手。

  明显地,她感觉向警瑶还对她有些介怀,“警瑶,我希望我们还是当初的好朋友。”

  “哦?”

  “我感觉你还没有真正地接受我的致歉,是不是你介意我和宏涛的关系,我现在没在公司了,而且我已经结婚了,我真的对他没有超越朋友以外的感觉,你要相信我。”

  “不是,不是。”向警瑶连忙挥手,“我……我其实是在想。”

  姜琪予看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大概猜到什么,“你是对宏涛有些介意吗?其实那天他并不是因为完全维护我才骂你的。”

  上次在这边打架的时候,申宏涛就因为向警瑶说了姜琪予才呵斥她的。

  “唉,那些都过去了,现在,我已经跟他说清楚的,我不会再缠着他了,可是……”可是他到现在还在躲避她,今晚的聚会都不来,到底谁才是真正介意的那个人?从那天晚上她跟他说清楚之后,申宏涛就不再管她,好像就是要让她自生自灭一样。

  “可是什么?”

  “没有什么,算了,一个人的追逐是很累的,才短短几个月我就没继续追下去的决心了。”

  “呵呵,瑶瑶,你也别灰心,总有一天他会看到你的好的。”她这么安慰道。

  她摇摇头,“也许他说的对,我就是一个不知道怎么收敛自己的性子的人,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也许在他看来,我就是个无理取闹的小女生,整天只会吃吃喝喝,不懂这些感情,坦白说,我可能真是他那么认为的人,我现在真的有些气馁了,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放弃他。”

  “瑶瑶,别这么说。如果感情能够轻易说断就断,你也不会留下来不是?其实我觉得你和他很般配,只不过你们需要给彼此一个机会了解对方。”

  “你别安慰我了,现在的感情哪有你说的只要用心,别人就会接受的,没有的,我们要现实点,这是我来到这里之后,学到的第一句箴言,我是第一次学会要向现实妥协。”

  “瑶瑶……”

  “以前的我确实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志向,你们肯定也觉得我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只会耍性子闹脾气,呵,是,我从来都是这样的,不过我还得感谢申宏涛,是他给我当头一棒的,我不该怪谁,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在公司上班,然后赚钱还给他就走。”

  “还钱?”

  “恩。唉,说来话长。”

  “呵,别这么想了,只要你不生我气,我愿意陪你逛街放松心情,你觉得怎么样?”

  “呵呵,不要了,我现在没有时间,我还有好多东西要学习的,我现在在公司谋一份设计的职位,我得好好学习,证明我不是别人口中百无一用的人。”

  “哇,没想到我才多久没回来,你们变化就这么大?”

  “你还说,你自己结婚了都不告诉我们。”

  “呵呵,这个只是先领了证,到时候请亲戚朋友的时候会通知你们的。”

  向警瑶有一刻真的好羡慕这个女人,虽然她没有自己拥有好的家世背景,但是那又怎么样,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了,有一个她爱的人,他也爱着她。

  “呵呵。”

  “铃铃~”忽然,姜琪予的手机响了,是唐凯打来的。

  哈,几个小时不见老婆回家,都催来着。

  她高兴地接完电话,回来被糗了一顿,然后迫于那位淫威总裁的压力,大家也只好都散了,向警瑶和徐安琪一起住所以她们两个一起回去,罗文丽觉得吖珊一个女孩子,又喝醉了,所以主动要求送她回去,于是安子裕就负责她们两个,陶思莹和詹耀辉一同回去,而姜琪予,自然是她家那位妻奴总裁亲自来接咯!

  只是,罗文丽中途接到一个电话,二话不说就抛下了安子裕和李晓珊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就走了,半路上还磕到脚,摔下去把手机也给摔坏了。

  是什么事情让她这么大失方寸?

  安子裕在后头扶着李晓珊,目光晦暗地看着她离去,突然又想起来他还不知道李晓珊的住址,无奈拨打了罗文丽的电话可是又没人接,可是除了她,其他同事他又不是很熟悉也没有他们的号码,他最后只能拿出李晓珊的手机,结果没电。安子裕此时的内心可谓万马奔腾,唉,真是造化弄人!

  最后,他叹口气,把她带回自己的家。

  安子裕的老家在乡下,自己独自一个人在外面供房,虽然不算很富有,但是他是个很勤俭节约的居家好男人,早些年没有罗文丽的出现时,他便一个人自给自足,后来想要讨个老婆,又辛苦地攒了一笔钱,但这并不是说他很吝啬孤寒,相反他对居住的地方很讲究,所有用的、吃的,绝对都是要好的。

  吖珊被他迷迷糊糊地带回家,一双手不安分在他身上扒拉扒去,弄得他好狼狈,索性一股脑先把她扶到沙发上睡下。在昏黄的灯光下,安子裕还看到这个女孩的泪,唉,他们都是天涯沦落人呀,自己爱的人都不爱他们,这点算是有些同病相怜了。

  他坐在一旁看了她一会儿,最后无奈叹口气去了厨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