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乱,现在安子裕这么跟她求婚,这就是在无形地逼迫她做一个决定,她现在欲断不断的,对谁都没有好处,可是婚姻是一辈子的事,她不想草率决定,她答应交往,答应给安子裕一个机会,这只能说她愿意走出来,可是当她听到江镇凯出事的时候,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是没办法骗人的,她就算离婚,起码还可以在心里想他,哪怕余生没有他,但是再婚的话,她要是心里还想着前夫,那对现任是一种侮辱,安子裕那么善良,她不想做出伤害他的事。

  “文文?”安子裕看了她片刻,最后她不发一言地冲出去。

  “文文!”安子裕急忙地冲出去追她,但是脚步慢了一拍,她已经上了车走了。

  安子裕颓然地站在原地,扬起手中的锦盒竭尽全力地扔出去,片刻之后他就后悔了,在黑暗里的角落里,他拼了命地找,他找了好久好久,这过程就好像在追逐她一样,凭着那股热度,还有对她的痴恋,他不甘心放弃,不愿意放弃,而最后遍体鳞伤的还是自己。

  ------夜如期降临,都说世间有真情,但又有几对是圆满的?

  “文文~”好些天了,他总是在夜晚的时候忽然发出声音,总是在想着那个决绝离去的女人。

  “文文~”江镇凯依旧在喊着罗文丽的名字,林霜的脸骤然变得狰狞,她恨不得掐死江镇凯,但是这是她最心爱的男人,她又不舍得和他同归于尽,也许她也是怕死的。

  “江镇凯,你是我的。没有人能够抢走你,她也不行!”她狠狠地盯着那张梦寐以求的俊脸,这个男人跟她才应该是天生的一对,他们都是心狠手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

  她一直都觉得江镇凯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他没有心,他虚荣求利、忘恩负义。她在大学的时候就知道的,哪怕当时他和她在一起只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他图名气,她恋金钱,是多么般配的一对。

  可是呢,毕业之后她就跟随他的脚步进了盛兴公司,跟他朝夕相处,刚开始他也乐意和她玩一玩,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渐渐地疏远她,很多人都以为他对她好,包括那个女人也是,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江镇凯只不过是为了不让别人背后议论他而已,你看,他就是这么自私的人,他没有心的,他口口声声说爱那个女人,他拿什么爱?这两年来他是怎么对那个女人的?他还不是一样和自己混在一起。

  林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他的,不过想也是,他那么有魄力,做事果断决绝,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反悔,她以为只要他认定她了,那么江夫人的位置迟早是她的,可是后来才发现事实原来多么可笑。

  半个月前,他来找她,这是她回来之后他第一次主动找她,她以为他离了婚,至少会跟她求婚,可是他居然说,“林霜,今天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说明白一切。”

  “镇凯,你什么意思?你不要我了吗?”她立马就慌了,当初她气愤地离开,以为他会因为内疚而留她,结果没有,她以为这一次他会来求她,还是没有。

  “林霜,我不爱你,从来都不爱你,我爱的人是文文,没有她,我的生活就会失去了乐趣。”

  林霜嘲笑吼他,“江镇凯,你所谓的爱就是怕你的生活失去了乐趣吗?呵,你果然还是那么自私。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爱你这么多年,你说不爱就不爱,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你的心肠怎么可以那么硬,我们曾经在一起做着恋人之间都会做的事,这些你也能说你对我没有感觉吗?至少你对我的身体不会免疫。”

  “林霜,你和我都知道我们只是逢场作戏,没错,我承认,我对你好是出于利益,但是,你知道吗?我的心不再像从前那般铁石心肠,我……我做不到完全因为利益而伤害你,所以我尽量地补偿你,补偿当初我对你的利用。林霜,我快离婚了,但是我不想离婚,我……我是真的爱上她了,如果没有她,我不敢想象以后我的日子会是多么黑暗,林霜,我拜托你,我们……好聚好散,我会帮你打理好以后的一切,你可以出国,你想去别的城市发展都可以,我都可以帮你。”

  林霜气得浑身发抖,豆大的泪滴不停地往下掉,她冲到他面前,发泄般地打他,使劲地打,“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我要爱上你,江镇凯,我没有演戏,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深,我和你是一样的,你有没有想过我失去你,我会多么痛不欲生。”

  “林霜,别这样,我们……我们真的不可能。我们好聚好散吧。”

  3酷h匠r网首S发Oy

  “江镇凯,你这自私的小人,你利用完我就拍拍屁股走人,你让我当了那么久的第三者,现在就像对待一只蝼蚁一样践踏我,抛弃我,你会不得好死的。”

  “够了!林霜,我的耐心有限。你要搞清楚,我们两个一开始就是互相利用的,你的爱不过是因为我满足你女人的所有虚荣心,你爱我,你有多爱,你会为我洗手作羹汤吗?你会为了我日夜守着那个家吗?你会为了我放弃自己的事业吗?你会为了我甘愿当一位贤妻良母吗?你统统都不会,你,只会耍性子,搞小动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公司动过什么手脚?如果不是我念在曾经的情份上,我一定会告你,哪还会那么容易让你走?”

  林霜错愕地看着他,突然发了疯似的狂打他,最后愤而离去,她跑得很快,江镇凯反应过来冲出去追她,而此时,在她的不远处有一辆大巴刚好经过,那一刹那,她来不及闪躲,以为自己将要死了,她害怕地颤抖着身子,声音越来越弱,汽车的鸣笛声“哔哔哔”地在耳边响起,她吓得没有了力气,呆若木鸡地怔在原地,结果她想象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她没有死,是江镇凯替她挨了那一下,她亲眼看着他倒在她面前,血流成河。

  梦醒了,她哭了,看着眼前苍白的俊脸,她才把自己的狠辣收敛起来,对这个男人的无情她是领教过了,但是她始终逃不开对他的爱,这大概就是爱得太深了,所以伤害也大。

  “镇凯,你醒醒好吗?”她握着他的手,轻轻地拿起摩挲着自己的脸。

  她生来漂亮,气质和现在的罗文丽差不多,甚至比她要狠,这个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到,但是那个女人是比不上她的,她能够为了爱不择手段,而她只会选择隐忍退让。

  感情,主动放弃的一方都是弱者。

  但是,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是她这种人不理解的,也明白不了。

  “镇凯,你醒醒,你起来看看,到底谁才是对你最好的?那个女人从你出事到现在都没有来看过你,你何必心心念念地念着她呢!你还不知道吧,人家已经找好下家了,那种窝囊的男人她居然就看上了,你说你哪一点比不上他,她居然不爱你,还有,我刚刚听到那个男人跟她求婚了。”她没发现江镇凯听了这句话之后,手指头动了动,“你猜她答应了没有?不过……如果我是她,我就会答应,那个男人对她那么痴情,呵,我也不觉得她哪里好,怎么这世上就有这么愚蠢的人呢?你看,这么多天她都不来看你,人家都不管你的死活,现在居然还有脸跑来你这里当众求婚,这明显就是在侮辱你。”

  此时,心跳图有明显的生命征兆了,那根细线在缓缓地起伏,她没注意,“镇凯,你醒来吧,醒来之后我们两个好好过,我是真的喜欢你。”她把头贴在他的胸口上,“我真的真的好爱你,我们两个彼此了解,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两个才是天生的一对。”

  “镇凯,你的心里是有我的,否则你怎么甘愿舍弃自己的生命救我呢?我相信你还是爱我的,我不会再记恨你当初对我说过的那些无情的话,也许你只是被她一时迷住了而已,我就说像那种傻女人你怎么会喜欢,她怎么配得上你?你应该找一个能够和你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朋友、情人,而不是一个整天只会为你暖火炕,顾餐饱的黄脸婆。你忘记我们大学的时候了吗?我们两个是校草和校花,又是学生会的正副主席,我们是人人艳羡的情侣,那个时候的我们多么开心,当时的我穷困潦倒,但是自从遇见你之后,我每天都过着童话般的生活,一开始我只是觉得你可以给我物质上的满足,后来,我逐渐发现我是爱你的,但是那个时候你好像是看透了我,觉得我不真实,只愿意和我逢场作戏,却不知道我是越陷越深,直到后来有一天你突然说要结婚,我愤愤不平地就走了,走了之后我的生活好像失去了重心,我在外面呆不了多久就又回来找你了,可是你却告诉我,不能将过去的事情说出去,你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了,你的事业很成功不允许被任何人任何事情破坏,我想我爱你呀,爱你才会答应你,并且愿意做你见不得光的情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从始至终都不愿意看到我的好呢?即便是逢场作戏你也不屑再做了,我真的好心痛!呜呜~”大概只有在夜深人静,旁人不及的时候,她才会将这些埋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的话宣泄出来。

  难道灰姑娘就不能变成公主,就真的只有在童话世界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