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他都没跟姜琪予说一句话,而她只好乖乖地跟他走着。回想刚刚那一幕,他心里的那点降下去的恐惧感顿时卷土重来,他越想越气,直接转过来,吓得她差点往后倒下去。

  他及时地扶住她,语气却带着浓浓的震怒,“姜琪予!”

  “到,司令长。”以前他要是下达命令什么的,她偶尔也会像小兵一样毕恭毕敬地站好,听他发落。

  “哼!”他粗声粗气地哼了一句,继续走。

  她像个犯错事的小孩,极力地想在大人面前讨好,跟着他屁颠屁颠地走着,“那个……司令长。”

  唐凯完全气疯了,刚刚那一幕他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怎么她现在可以像个没事人一样对着他那么轻松自在!

  难道她真的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吗?

  她就会知道叫他不要让她担心,那么她自己呢,他已经几次被她吓到了,怎么她就……

  “老公……”她知道他真的生气了,现在的脸黑得都可以跟锅底比拼了。

  唐凯握紧双拳,极力忍耐要濒临泄洪的情绪。

  “老公,我错了,我错在不该自作聪明,错在不该跟那种人斗,错在不该让你担心,我真的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如果以后我要是再犯,你就不要让我吃饭,不要让我睡觉,不要理我,你可以骂我、打我,什么都行,主要是你现在不要再生气,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她像个小学生,油腔滑调地骗爸爸妈妈一样说一大堆自我检讨。

  唐凯依旧无动于衷,看来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还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这种事情你以为随便糊弄两三下就过去吗?这种思想作风不好,他得好好教训教训她。

  “这就是你认错的态度?”他问,脸色十分不好看。

  她咕噜咽了一下口水,细如蚊声,“我觉得……”挺诚恳的。

  “不接受!”他说完就走。

  她急忙拉着他胳膊,“诶,老公,不要这样嘛,我知道错了,也都检讨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姜琪予!请你好好想想我到底在生气什么?”他眉宇间的忧思还没抚平呢!

  生气什么?他不说出来谁知道他到底生什么气?她人都没事了,也道歉了,他还那么计较。

  “姜琪予!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行为对我造成多大的阴影,你不知道,如果你再也回不来,我的人我的心我的魂都丢了,你这是在我的心尖上磨刀知道吗?”

  她在原地怔住,她以为……她以为这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却在他心里留下那么深的影响。

  她不知道,她已经是他刻在骨髓里的养液,抽不得。

  “对不起……”她低着头,很内疚很自责。

  她该想到他会有什么反应的,他说过不要她离开他的。假如她不会游泳,那么她刚刚一定是死定了,那么……那么这世界上就只有他一个人,他又会孤苦无依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一直喃喃着对不起。

  她到底该怎么做才是对他最好,只要他接受,只要能够抚平他的心灵创伤。

  “对不起。”

  唐凯气过了,也心疼她,刚刚被他那么一说,她肯定又得内疚死了,靠近她抱着她,她也抱着他,就当作是给彼此一个安慰吧,刚刚到现在,真的被吓坏了。

  “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知道吗?”他终究还是不忍心责备她,放低了声音说道。

  “嗯嗯。”她吸吸鼻头,眼泪就落了下来。

  “我刚刚太紧张了,所以……”

  “恩,我懂,我理解。是我的错,是我贪玩,我本来想吓吓她,所以就在林子后头躲起来,我看到另外一组的人也找到这边来了,所以我就躲得更远了,没想到回来的时候看到你们都在,我就又游了回来。”

  他终于发笑,但是笑得有些无奈,“你呀……要我怎么说你好。”

  她吐吐舌头,“我保证,我以后不再贪玩了。”

  “呵,怎么突然间真的觉得自己老了好多岁,都快赶不上你的节奏了。”

  “呵呵,怎么会,其实你一点都不老。”她倒反过来安慰他了,之前还说他老来着。

  “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

  “没有没有,你真的不老。”她摸摸他光滑的脸颊,“真的不老,很光滑,连我都嫉妒了呢。”

  他始终绷紧了神经,“你说你听到我出事,那心情就好像被蚂蚁啃蚀了一样,我想说,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嗯嗯,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开这个玩笑了。”

  “恩。”

  “那你可以原谅我了吗?”看他脸色稍微和悦一些,她趁机问道。

  ,酷1匠3~网首发

  呵,学会看他脸色行事了!

  “不行,今晚不能吃饭,不能睡觉。”他用她的话堵她。

  “啊~”秒变苦瓜脸。

  “难道你忘记了你刚刚的检讨说什么了?”

  “啊~那些都是骗你的,我只是为了不让你生气才说的。”

  “这么说你要说话不算数?”

  她嘟着嘴,“可以不算吗?”

  唐凯真是拿她没办法,“那就只能吃饭,不能睡觉。”

  “那不行!”

  “哼,骗人的人还有理了?”

  “……”

  他往前走一段路,回头看她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撅着个嘴,凑过去揽住她的肩头,“话说回来,你这调皮捣蛋的功夫倒把那个女人吓傻了,不过……我觉得这样做是对的。”

  她不可置信地挑眉看他,半点看不出假的意思。

  随即换副表情,立马狗腿子地说,“哈哈,我是觉得呢,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还没笨到相信一个老是缠着我丈夫的女人,自然要给她点教训啦。”

  “呵,看来宁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就是这个道理。”

  “我是宣示主权。”

  “恩。”

  “老公,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怎么?想家了?”

  “恩。我觉得还是回去我们的小窝好了,这里人心复杂,看似美好的地方,其实也并不怎么好。”

  “这只是人生际遇中的一小段插曲,不要多想。恩……我现在就去安排,没准儿可以马上就走。”

  “恩。”

  -----------正所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在另一头,A市第一人民医院。

  “镇凯,是我。”林霜哭哭啼啼地在他的病床前试图唤醒他,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初恋,听说这一次他出车祸也是因为她。

  这么多天她不眠不休地照顾他,可见用情也很深。

  “都半个月过去了,你怎么还不醒,镇凯,你起来回我话好吗?”她光明正大地出入医院,所有照顾他的工作她都不辞辛苦地承担起来,别人以为她才是真正的江夫人,就连江镇凯的父母过来也都没办法赶走她,而她,却嚣张到连罗文丽这个正妻都无法靠近他的身边。

  过去半个月,江家二老骂也骂过,赶也赶过,可她却好像把脸皮练厚了似的,完全不为所动。

  那些污言秽语,跟江镇凯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好笑,你才是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她凭什么不让你进去?”安子裕每天都会陪罗文丽过来,但是每一次都会被拒之门外,江家二老对她也多有怨言,如若不是她,他们的儿子也不会闹得心力交瘁,如今失神被车撞到,这当中跟她也扯不开关系。

  “算了,我们都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了,我只是看在曾经的夫妻情面上过来看他一眼,这样就行了。”以后他们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虽然林霜是个遭人唾弃的第三者,但是她却幸运地得到江镇凯的垂青,纵使她做不到祝福他们,但是他们以后过得好就好了。

  “走吧。”安子裕不是不介意她过来,但是如果这么做能够让她彻底抛下过去,选择跟他在一起,这未尝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

  江镇凯永远都看不到这个女人为他的付出,在大家的眼里,他伤害她至深,他舍不得过去的恋人,又想拥有一个充门面的妻子,一个花心至此的男人根本不配得到爱。

  “子裕,你……你会不会觉得我就是过来找虐的?”这么多天,他天天陪着她过来,总是听到林霜在她面前说如何和江镇凯相恋、相知、相爱,她应该已经麻木了的,可是她的心还是会滴血落泪。

  她有多么憎恨这个男人,就有多么爱他!她不希望他死,只要他好好的。

  好多天她站在门口,祈祷着他快点醒过来,她其实有好多好多话还没有对他说呢,她……还没有将心里的秘密告诉他呢,他就想这么撒手不管了吗?

  “文文,我们结婚吧。”谁料,安子裕突然掏出一个锦盒,拿出戒指,看着她,“如果你心里有我,那么就让我为你戴上。”

  她失神地看着他,安子裕说,“这个戒指我准备了很久,绝对不是一时冲动决定的,我不知道我这么做是不是趁虚而入,我也不会去理会别人说我卑鄙无耻,假如你对我有感觉,对你自己有信心,那么就让我为你戴上,你愿意吗?”

  她没有答应,“子裕,我现在很乱。”

  “文文,不要再逃避了,打从我们交往到现在,我知道你的心里还是有他,我说过我会等,等你忘记了为止,哪怕……哪怕你们之间还有纠葛,我不介意,爱一个人是要付出代价的,而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面对一个处处为你着想的男人,她想,是不是该答应他?

  “子裕,面对你的真诚和善良,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坏女人,我根本就配不上你,这阵子我想了好多,我们这样一个在跑,一个在追,哪个时候才到尽头啊。”

  “只要你愿意停下来看看我,我就会尽我最大努力追上你,文文,我们两个没有配不配,感情世界里,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亲爱们,感谢你们长久以来的支持,呵呵,不凡定不负众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