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收拾着就过了一个小时了,这个时候送餐的也到了。

  唐凯进去了卧室,所以是姜琪予去开了门,门一开,就见到一个厨师打扮的男子推着一辆餐车进来,后面跟着两个女服务员,再接着就是一个拉小提琴的穿着绅士燕尾服的外国男子进来,随着餐车缓缓推进,她的惊喜之情不断地高涨,随即便是唐凯从她的身后站定,接着缓缓拿着一束鲜花伸到她面前,她一惊,转身就看到了唐凯笑脸盈盈地看着她。

  她捂着嘴,一系列默默变化的惊喜表情无声地昭示她此时此刻的感受,这就足以说明她被震撼到了。

  后边的服务员慢条斯理地为他们摆好餐具和菜式,接着退了出去,留下那个厨师还有那个外国男子,后者很绅士地对着姜琪予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打招呼。

  “唐凯,这是……”

  “营造气氛。”言简意赅。

  “可是……我还没换衣服,你也没有,而且我们还是在家,都可以这么浪漫吗?”她确认道。

  “呵呵,只要你想,没有不可能的。没换衣服也没关系,在家怎么舒服怎么来。”

  “可是,会不会太辜负了这么浪漫的夜晚?”早知道她应该把今天买的裙子穿上。

  “哈哈,有你就很浪漫了,走吧,我的太太,让先生为你服务吧。”随即他打横抱起她,走到餐桌前放她下来,拉开椅子,做了请的动作,再推进一点让她坐下。

  他坐下去之后,那厨师就帮他们开了瓶红酒,再缓缓地倒入酒杯,嫣红的液体点点滴滴落在杯底又翻涌了起来最后归于平静,徒留下一圈圈荡漾的涟漪,在这个橘黄的温馨夜晚像个舞动的精灵格外的性感和妩媚。

  “老婆,来,干一杯。”他邀请道。

  两人的手端着酒杯隔空对照了一下,同时仰头抿了一口,淡淡的酒香充斥着整个人的身心,像一股暖流温暖了整个身躯。

  秋夜再凉,抵不过人心的炽热。

  “好香呀!”她笑得美极了,像花仙子,像丛林的精灵,那两个若隐若现的梨涡一荡一荡的,在他的心里泛起涟漪。

  此时的他就算隔着2米远的距离仍然能够清晰地看到她幸福的笑脸。

  小提琴悠悠扬扬地徜徉在这一片带着酒香的芬芳世界里,屋内的暧昧气息随着彼此的心跳更加浓烈,她轻轻地切着盘中的牛排,又轻轻地咬了一口,两片樱唇一张一合,腮帮子鼓鼓的,像一只小仓鼠,不,应该是哪只贪玩的花蝴蝶,故意化为人形来诱惑他的,他的心被她抓得紧紧的,她其实不用很调皮,就静静地坐在那里,足以让他感到赏心悦目。

  ^酷!匠K2网E1唯!《一mN正版,t/其◎《他k1都是$盗@版{@

  “老公……”她甜甜腻腻地唤了一声,又举起手中的酒杯邀他对饮。

  “老婆,你好美!”情到浓时,他不介意让所有的男人听到他不吝惜地赞赏。

  “额,老公,谢谢你今晚给我的惊喜。”她有些醉意了,素净的小脸跃上两圈红晕,眼神迷离深邃,大眼睛眨巴眨巴像在邀请他共舞,他则一瞬不已地看着她,很危险,他知道,那就像是无尽的黑洞,会把他吸进去。

  他的身心鼓到前所未有的膨胀,她的一举一动已经在诱惑着他了。

  “不行了,我有些醉,我去洗把脸。”她慢慢地走进了他们的卧室,站在衣橱前面不知道在翻找什么东西。

  “果然不能喝酒。”她只是微醉,意识也算是清醒的,“好热。”

  她把门锁上想换件衣服,褪去了那条紧身裤,宽大的白衬衫刚好遮住了她的臀部,露出了两条赤裸裸的大长腿,她继续在衣橱翻翻找找,想找一件宽松点的替换。

  忽然,一个旋身,唐凯就抵在她跟前叫了一声,“老婆……”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属于他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不断地挥洒飘扬,乃至她心神晃荡,“老,老公。”

  唐凯的眼神变得深沉,“老婆……”

  她甜甜一笑,靠在衣橱上,双手背在身后不断地绞在一起,她很紧张,她都听到了心脏的呐喊,给他,给他!

  他歪着脖子笑着看她,眉毛一挑,那意思就是“你知道要怎么做的了”。没错,他在等她主动。

  她还是对着他干巴巴地笑,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的她自然很是忸怩,唐凯也不急,就等着她自觉醒悟,最后没办法她还是硬着头皮上,两只手慢慢伸出去勾住他的脖子,红彤彤的小脸慢慢地凑近他的脸庞,一点一点地吻上他,但是她还是顿了一下,觉得他怎么没有动作呢?不应该吧?

  “唐太太,你先告诉我,这是不是你要给我的礼物,恩?”他笑得很邪魅。

  她退后一步,却被他搂得更紧,几乎就是贴着,“是不是?”

  她点头,“恩,那唐先生喜欢这份礼物吗?”

  他回答,“无与伦比。”

  “哈哈。”

  他现在就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猛兽,滔滔不绝的欲望滚滚而来,火急火燎地把她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自己欺身而上。

  “不要,外面有人。”

  他轻笑,“我都让他们回去了。”

  “……”

  他先是温柔地看着她,直到那双墨眸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沉,她都能感觉到他粗喘的气息,“老婆……”他轻轻地呼唤着,轻而易举地撩拨着她的四肢百骸。

  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上,她紧张地咬字,“老公,我……我怕。”

  他温柔地亲了她的额头,“别怕,相信我。”

  这一刻,如果有人问她听过的最温柔的最炽热的情话是什么,她会说是“相信我”,因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有几个人会懂得好好照顾彼此的感受,都是为了应付或是激情所致,能够这样给自己爱人定心的有几个?

  她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她是他的太太了,她全身心都放在他身上了,她给他是迟早的事,而且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她怎么忍心拒绝呢。

  男人精光闪烁的眸子扫了一遍她的表情,确定她准备好了,他才把刻意隐忍的情绪爆发出来,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她的身上游离。

  她感觉全身上下被一股电流击到,她其实还很扭捏,不是她矫情,而是她未经人事不懂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作业,但是她能够切身地感受到来自他的温柔和体贴,此刻,她觉得所有的一切都那么无所谓,她的身心已经找到了停靠的港湾,这个男人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她,也会为了他倾尽所有,包括肉体和灵魂。

  “老婆……”他叫她,她没应,她已经累垮了,柔软无骨地趴在他的身上,轻盈地呼吸着,他瞥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满意地一笑。

  “老婆,谢谢你,我爱你。”他又亲亲她的脸颊,最后才安然地睡下。

  夜,天空布满了一整片的银霜,皎洁的月光泄下自己的光辉给了大地,给了她的子民,她大概也是高兴的吧,不然她不会这么调皮地溜进来,还拿自己的光芒裹着他们,他们睡得很安详,嘴角还若有似无地挂着微笑,男人以一种绝对的保护姿态搂着女人,女人很安静,从所未有的放心,她很爱他,对他放心,而他也是很爱她的,连月光都知道,否则这一年这一季度的悲怆,她肯定又会见到这个男人的落寞和伤心,但是现在不会了,他很幸福,非常非常幸福,他也很满足,有她就够了,以后呢,以后再说吧,日子还长,该谱写的乐章是不会断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告诉不凡你们喜欢吗?如果大家想给不凡一个鼓励,一个安慰,请你们留言告诉窝可以吗?哈哈,好吧,就算不写也没关系,不凡知道你一定在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