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一道干脆利落的声音在空荡的总裁办公室响起。

  唐二爷高亢的嗓音带着浓浓的不满大咧咧地呵斥这群不识好歹的下属,“你们是不是当我死了,如此重要的项目居然越过董事局就自作主张,是不是这个股东大会都是形同虚设的。”

  在旁的几个老头子个个倨傲得像个罗汉,面露恐吓之意,有些还嘀嘀咕咕地骂着。

  “二爷、各位董事,请你们稍安毋躁,这事唐总已经交代过了,等他回来必定会给你们个合理的说法。”王助理恢复了以往冷峻寡言的态度,一副清寡的模样。

  “哼,连你小子也不把我们这帮人放在眼里了?是不是觉得这助理当腻了?”

  唐二爷威胁道。

  “二爷这话严重了,我岂敢冒犯您的天威。”他说得倒是有些奉承的意思,不过在他听来似有些嘲讽。

  “哼!你看看这什么狗屁项目。”他举手还想再摔一次,结果便被刚刚赶过来的唐凯制止了,“二叔。”

  “哼,唐总可来得真够及时。”看见来人,他高傲地抬起下巴,双手背在身后。

  唐凯暗暗叹口气走进去,对各个老头一笑,“各位都来了,快请坐。”他不紧不慢地走向自己的座位,拿起唐二爷摔的那份文件,“二叔是为了这事而来?”

  “你小子是越来越胆大妄为了,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是吧?如此巨大的项目,你就敢越过董事局直接斥资5个亿投资,是谁给你这个胆子的?”他一说话就大吼,完全没有平时那副四平八稳的模样,许是被气疯了,那略显病态的脸庞稍稍涨了绯色。

  “二叔,先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他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底下的手却暗暗握紧,他想毕竟这个老人是他二叔,他本无意冒犯,但是他既是三番两次来搅局,他也不该退让,只能说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爆发,耐心地与他周旋。

  “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他咬牙切齿道。

  “二叔,此言差矣。侄儿巴不得你长命百岁。至于这项目,目前我只是遣了一支分队过去考察,并未完全落实,我想待我回来的时候才跟你们说的,不想二叔消息这么灵通,这事情还未公布二叔就来了,呵,莫非二叔有先见之明?”

  “你!”

  “二叔,这个村子我也亲自去考察过了,那边的生态资源丰富、环境自然清新、交通便捷,文化虽然落后,但是胜在占据地理优势,四周辐射地广,前景可谓无可估量,而且在农村里面搞发展,还可以得到政府的扶持,凭我们唐氏的实力,我们既可以当开发商也可以当投资商,更可以圈地划为自己的产业,有何不可?”

  几个老头子被堵的哑口无言,只得单靠眼睛询问唐二爷的意思,颇有些妥协的意味。

  唐二爷顾左右而言他,“只怕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你是想拿着大家辛苦赚来的血汗钱给你做人情,好让你那个小情人倾慕你,对吗?”

  “呵,二叔原来这么低估我,若是我要做人情,之前我拿出来的2个亿不是也做了吗?何必多此一举。二叔,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公司的每笔支出我都是分厘讲究,怎么就拿去做了人情?”

  “就那个破地方有什么发展可谈,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自欺欺人罢了。”

  “哦?”男人的墨眸向在场的几个股东扫了一眼,所及之处均刮过一片阴霾,顿时让在场的几个老头子打了个寒颤,“那……你们也是这么觉得的?”

  “唐凯,即便你拥有最高决策权,但是这事情你越过我们私自做决定就是不对,我想你不适合做这个位置。”唐二爷最后这么说。

  唐凯的脸一沉,“这么说,二叔是要罢免我?你可知道我可是拥有公司最高股份的人,不是谁轻易能够推倒我,二叔,也一样!”

  “哼。”

  “二爷,消消气,此事咱们回去从长计议,别为了这件事坏你们叔侄关系,唐总也先冷静一下,这事情咱们改天摆在会议上来讨论,这现在考察的报告也还没出来,也不知道是否行得通,一切待日后计议,二位觉得可好?”当和事佬的是董事局的另外一个股东,张董,他也是公司的元老了。

  唐二爷愤愤不平地离开办公室,唐凯缓缓地坐了下来,“小王。”

  “唐总。”

  他揉揉眉心,看起来有些疲惫,“公司目前手头上的重点项目都落实得如何?”

  “咱们公司目前在实施的重点项目有三,其一,是市里的那条公益宣传片,市政府已经找人与李总(李耀华)谈了,已经确定是咱们公司负责,估计这年底12月份开拍,所有的人都准备就绪,包括特定的场景都翻修了,还有演出的群众也都联系好,目前都在排练中,咱们公司已经预留了一支精英团队出来,包括所有的灯光、摄影、美工、剪辑等,也同陆导那边打过招呼了,到时准备拍摄就行;其二,就是咱们上次投中的那块地,帝鑫的CEO吉恩詹姆斯(美裔华人)正与陶市长联系,不过价格方面政府压得很低,还有一点就是咱们那块地皮还太小,不够规模,所以这点还要问问你要不要和盛兴那边合作?”

  “江镇凯最近有什么行动?”

  “哦?唐总,听说江总出了车祸,目前在住院,已有一个礼拜多了。”

  “住院?”这可真是奇闻,“怎么回事?”

  王助理摇摇头,“不知道。”

  “呵,这样,这件事我会亲自去跟他说,你让吉恩跟陶市长再商量着。”

  “好,哦,顺便提一下,上回你在慈善晚会上捐赠的2亿,今天希望小学通过主办方寄来问候信,交代了一下那钱的去向,他们还成立了一个基金会,想邀请您去当名誉主席,不知道您乐意不?”

  “不用了,你代我向他们推了吧,还有关于生态开发区的项目,你整理成报告,到时候在会议上重点详议。”

  “好的。”

  “恩,还有这些天没什么事不要找我,有事留言就可以。”交代完毕他就要走。

  “额……唐总。”王助理屁颠屁颠地跟在他后头。

  “什么事?”

  “您,您不是放我假吗?我,我票都买好了要出去玩。”

  唐凯笑道,“哦,哈哈,好,你去吧,剩下的工作跟李总交代一下。”

  “哈哈,是。谢谢唐总,祝贺唐总新婚快乐,和唐夫人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行啦,你小子,祝福我收到了,你也玩得开心。”

  “好。”

  晚上回到家,进去就听到厨房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响声,他一惊,连忙冲进去,“怎么了?没事吧?”

  姜琪予正在做菜,与其说是厨子不如说是消防员,只见她现在全副武装,套着头套,穿着长袖衬衫,围着围裙,戴着一次性手套,目的就是为了搞定那条跳得活跃的2斤重的小鱼,从水盆捞出来那条鱼就开始抗议地跳来跳去,好不容易手忙脚乱地剁了它,终于熬到最后一个步骤,油下锅预热,她准备把鱼放进去,结果和水一起下锅,加上火又偏大,那油水噼里啪啦的咻咻咻地溅了出来,油溅在她的衬衫上,手险险地避过了“被烫伤的烙印”,不然铁定疼得像个蚂蚱一样一惊一乍的。

  咳咳,这是她个人想法,对于不会做菜的人来说,这都是必经之路。

  唐凯立即拿来锅盖盖住,把火熄灭,语气略带责备道,“怎么那么不小心?”

  “你这么早回来呀?”她这才得空与他讲话。

  “呵,如果我不回来,你是不是打算烧了这个家?”

  “我怎么舍得?我本来想做鱼给你吃的,我在网上看到这个鱼最简单做了,只要煎就行。”

  rO酷匠{8网永U久‘免。费看小说

  “呵,所以说你,都是偷懒惹得祸,你要是认真学习,就会知道清蒸更简单。”

  她头上顶着三条黑线,她怎么忘了这茬,“唐凯,看穿不说穿。”

  “呵,好好好,不过下次不要做这些煎炸之类的东西,没什么营养。”

  “可是我觉得容易嘛。”

  他挥挥鼻尖的焦味,“所以你是看中容易才学的而不是为了我?”他捏捏她的鼻子,“诶,你干嘛穿成这样?”

  她就解释了,“这个一次性手套我是为了挖那个鱼的脏腑的,不过刚刚忘了取下来了,还有那个油烟大我就想带个头套挡挡油烟咯。”

  “呵呵,还好这里的厨具都是最好的,不然……我想照你这么个折腾法,恐怕命不久矣。”

  “哈哈,别这么说嘛!我本来想今晚让你看看我的厨艺有没有长进的,我回去可是有跟我妈学的哦,没想到今天排不上用场。”

  他帮她取下头套,又摘了围裙,“不会就慢慢来,不能吃就外面吃。”

  “可是,我买了好多菜。”

  “唐太太,你确定要继续做吗?你不会是打算在我们新婚之夜来个篝火晚会吧?”

  “噗~唐先生的冷笑话有进步了。”

  “拜你所赐!”

  “哈哈,可惜了这么多菜,诶,那我们吃什么?”

  “我去订餐。”

  她拿起那条鱼,默默祈祷两句才依依不舍地丢了,唐凯回来问,“你嘀咕什么呢?”

  “老公……”

  他的心瞬间就柔软,搂着她,“乖,老婆。”

  “老公,我做鱼是想沾个喜气,我希望我们以后的生活如鱼得水、年年有余、鱼跃龙门,我本来还想做一个莲子百合炖排骨,我刚刚就是在祈祷我们要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早生贵子。”

  他站在一旁看着她低着头唠叨着许多祝福的话,不自觉地就收紧搂着她的手,还在她的额头轻轻地点了点。

  “老公,新婚快乐!”

  “老婆,新婚快乐!”

  “我们别站着了,先把这里收拾干净吧,不然待会儿他们送餐过来以为我们干嘛了。”

  “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下一章更精彩哟,精彩不断,惊喜不断,感谢一直以来支持不凡的朋友们,看书就看赏心悦目的~~呼呼,,不凡要加油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