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愚,你别紧张,他们只是去协助调查而已,不会有事的。”

  “妈,你不知道,今晚来了好多警察,两个市的警方联合起来追击,这事看来很大呢。”姜欣予说道。

  “欣予,别说了,你没看你姐紧张得坐立不安的吗?”姜母睨了她一眼。

  姜欣予捂了嘴又说道,“姐,没事的,姐夫和爸都会平安回来的。”

  “恩。但愿如此。”

  “听说教授也去了。”姜欣予说,看到姐姐那么紧张,她也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你们别担心了,先吃饭吧,再晚点菜就凉了。”姜母其实心里也着急,可是关键时刻她只能充当起大家长的责任,努力劝告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哎,要不是表叔也在,他们也不会过去。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口照进来,姜琪予以为是他们回来了,匆忙跑过去,不料却与萧逸飞撞了个满怀,萧逸飞利索地扶稳她,“你没事吧?”

  姜琪予仰望一看原来不是他们,表情又蔫了下去,神态很低落。

  却不曾想萧逸飞因为这一瞥顿时没了神,“你……”

  刚好姜母过来了,问姜琪予,“你没事吧?哦,你是?”

  萧逸飞回神,“哦,你好,我姓萧,是唐先生的朋友。”

  后面跟上来的姜欣予以及前面两个人皆一愣,姜母随即问道,“哦,你好,是有什么事吗?”

  “我刚从医院过来,是想通知你们唐先生受伤了,他现在正在镇上的诊所治疗,至于……”

  他没说完,姜琪予就大步跑出去了,姜母她们担心地叫喊,可是已经不见她的人了。

  “你们别担心,唐先生不严重,只是擦伤了。这样吧,姜小姐就交给我,麻烦你们帮我去跟住在这后头的刘元斌的家属说一声,他也受伤了,不过比较严重,你……”他又一次被迫中断了,姜欣予跑出去了,他愣是没明白过来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这……”

  姜母一筹莫展,“这可如何是好?”

  他又急忙解释,“伯母,你放心。其余人员都没事,唐先生怕你们担心就不让我说他受伤,只是吩咐我过来通知你们一声,可是他现在没有人照顾,姜先生又陪他亲戚去了警局录口供,所以……”

  “好,谢谢你。”姜母听了心里稍稍放宽了。

  萧逸飞的脑海中存着一丝疑虑,迫切需要他去求证,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也不敢耽误就走了。

  医院到处都是病患在走动,她跑到前台咨询了一下便匆匆地跑去病房,一眼就扫到了唐凯的身影。

  “你怎么样了,我看看哪里受伤了?”见到他,她吊在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唐凯凝眉,“不是不让萧逸飞说出去吗?”

  “呼……”萧逸飞缓口气走了过去,“姜小姐,你好快。”

  “听说你受伤了,我就过来了。”这话是对唐凯说的。

  他歉然说道,“不好意思,唐先生,我看你没人照顾所以就跟她们说了。”

  “没事了,谢谢你。你也累了,先去休息一下吧。”

  萧逸飞一走,姜琪予就对他又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怎么好端端的受伤了?”

  “没事,只是擦破皮而已。”他的肩伤是被子弹擦到的,当时那帮人察觉到警察来了,随即乱成一团,大点的头目举着枪威胁警察,不料表叔也在里面,待警察与歹徒谈判之时,他就从后面偷偷地把表叔转移,谁知那个人反应过来,举着枪对他打过去,好在他来得及闪躲,才避免重伤。

  “唐凯,以后不要这么吓我了好吗?你知道我来的一路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吗?好像被成千上万的蚂蚁啃蚀着我的心,我害怕得要死,你知道吗?”

  他半只手搂着她,抚摸她的头,“没事了,别怕,都过去了。”

  “唐凯,你留院观察两天吧,我怕你伤没好,换药也不方便,要么咱们回城里去,那里有高明的医术,我们去给医生看看。”

  “呵,不用,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不行。”她执意要去。

  他拗不过就答应了,“好,但是也不急于一时,好歹也让我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我们才回去。”

  “恩。”她这才稍稍安心,“对了,你好像和那个萧警官很熟悉?”

  “恩,在商场打拼,不认识多一些这样的人不好搞。”

  “哦,是你通知他来的吗?”

  “不是,恰恰相反,就是他给我透露风声说这边有人捣鬼的,你可能不认识封羽,额……”他欲言又止,“就是我派来保护你的人,那个人是他下属,确切来说是卧底,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拜托我,让我把封羽留在自己身边,好让大家认为封羽只是我的贴身保镖,之后如果遇到什么情况,他的身份也不会暴露,之前他一直暗自跟踪保护你,所以他会收到风声可能也是因为他一路上跟着你到这里的缘故。”

  “那岂不是歪打正着?”

  他失笑,“堂堂一个金牌卧底被我叫来做这种事,你也赚到了。”

  “哼,你这是美其名曰为‘保护’,实际上就是跟踪我,老实说,之前是不是你叫封羽去查我的?”

  他不好意思掏掏耳朵,“是。”

  “恩,认罪态度还算可以。”

  “哈哈。”他慢慢地挪动身子,想起来活动活动。

  “别动,靠着就好了,舒服点。”

  “呵,又不是身体上的伤,没那么娇贵,以前当兵的时候受伤是家常便饭。”

  “哎呀,现在我要照顾你嘛,你就假装娇贵点好不?”她按住他。

  “好。”其实,他也蛮享受她给的照顾。

  “唐凯,以后我会疼你的。”她现在有种错觉,好像唐凯是孤寡老人。

  要是他知道她是这么想的,他非好好“惩罚”她不可。

  “唐太太,你确定你要时不时地蹦达一两句冷笑话来逗你先生吗?疼我?这不是应该我要说的话吗?”

  “哎,这有什么,我当然希望你疼我多点好啦,不过两个人相处是相互的,你疼我,我也应该要疼你呀。”

  “恩……有道理。那你说说你以后要怎么疼我?”

  “恩,我想想。”

  “还要想?那肯定不是发自内心的。”他开玩笑道。

  “哎,你别打岔,我想……恩,以后我要好好学厨艺,我要做好多好吃的给你吃,恩,还有,我以后在家里再也不乱扔颜料笔了,还有我画画也不再把你当男猪脚了,还有就是,你不开心呢我就给你讲笑话,你开心呢我就陪你哈哈大笑,你要是加班晚了我就陪你吃宵夜,你要是累了我就帮你捶背,恩……”最后一点她有些不好意思说,“还有,如果你要小孩了,我就争取明年给你怀一个,嘻嘻,不过我现在玩心还是比较大,我想要上班,我还想出去和同事们玩。”

  唐凯本来听着前面觉得挺好,后面一个就不好了,“不许再去上班。”

  她打他的手,“唐凯,你又要霸道了是不是?”

  “唯独这点不好,你要怀小孩,那就不要那么操劳。”

  “哼,明明就是不想让我去上班还这么说,好多人怀着小孩到9个多月才休产假呢。”

  “那情况不一样,有些比较休闲的工作那自然可以,有些那是因为老公没本事,连累她们操劳。”

  “我不管,我现在没嫁过去你就这么强势,那你以后会不会更强势?”

  唐凯无奈,“这不是挺真实的吗,何况我们的出发点只是为了让大家好。”

  “恩。”她觉得他说得是有些道理,“可我不想整天呆在家里。”

  “恩……这事以后再说吧,好好的气氛我不想因为这事破坏了。”

  “哈哈。好吧!”

  “教授,你怎么样啦?”姜欣予赶到医院时就看到刘元斌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她压低眉角,五官尽是担忧之色。

  刘元斌怔愣片刻,为什么他会看到姜欣予眼底的担忧,“我没事,就是去救人的时候被后面的歹徒用木板砸了后背,现在没事了。”

  “你去救人?”

  “恩。”原来他是给警察提供线索的人,早之前他在镇上活动便是给警方提供证据。

  因为对这小镇熟悉所以给萧逸飞他们带路,但恰巧遇到了唐凯,于是也跟着他们加入了抓捕行动中。

  “你是卧底?”

  “呵,当然不是,我是举报者。”

  “什么?”

  “嘘!”

  “教授,你胆子好大呀!”

  “呵,为民除害不是我们大家的职责吗?”

  “可是未必有人像你那么想。”不过在她心里,他就是英雄般的人物,她已经深深地被这位她所崇拜的对象迷住了。

  “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的想法最重要。”

  “恩。”

  他现在靠着床,行动不便,要起来喝水也没人帮忙,“教授,我来扶你。”

  属于少女的芳香在他鼻端缭绕,他心里一触,“不用了,我来吧。”

  “不行不行,教授你身体不舒服,我来帮你,你要做什么?”

  “我,我想喝水。”他的脸不自觉地滚烫起来,因为她帮他垫高枕头,又帮他忙着倒水,回来又慢慢地扶着他睡下去,最后还细心地帮他盖被子。

  “好了,教授。你饿了吗?我去给你买吃的。”

  Su看Ke正~版章!节上F酷I匠{网

  “哦?哦,好。”他想如果她现在不马上出去,他就更加说不出话来了。

  “嘻嘻,原来教授也会害羞。”精明的丫头早就发现了他的异样,青春期的少女一般都会很敏感,不过代入感也很强,就好像她会觉得他是喜欢她才脸红的。

  “呼……”他长长地松口气,虽说确实因为她脸红,不过主要还是因为第一次被人家这么照顾,还是一个外人,关键还是一个小女孩。至于喜欢,他可没有师生恋的癖好,也没有老牛吃嫩草的意思,何况他还是个离异的男人,可不想坏了人家小姑娘的名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哈罗,开心吗?开心就继续支持不凡吧,嘻嘻,偶要求不多滴,啦啦啦~读者快冲10010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