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没想到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告诉我这不是在做梦。”晚上,两个人在村里闲逛,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手牵手了。

  女人的小心思:她想让所有人都看到他、认识他,让那些觊觎他的女人都知道他是她姜琪予的。

  “哈哈。开心吗?”他顿足,搂着她。

  “开心。”她开心地点点头。

  “幸福吗?”

  “幸福。”

  “以后不要老是直接叫我名字了,得赶紧适应另外一种叫法。”

  她脸红红的,好在天色已暗看不出,“嘻嘻。”她只抿着嘴角笑,却不说出口。

  “赶紧,叫一句来听听。”他催促道。

  “不要!”

  “真不要?那以后谁知道我是你老公,恩?”他现在越来越放肆了,也越来越得意了,不仅能抱,能搂,还能亲。

  咳咳,以前强吻什么的都不能算进去。

  她的声音短促有力,“老公!”

  “说什么?没听清。”他故意把耳朵凑过去。

  “咯咯。”她却如小孩子般笑得铃鸣悦耳。

  “哈哈。走,我们去湖边走走。”

  她拉住他的手,“唐凯,再过两天我们就回去吧。”

  他终于盼到她答应了,“想通了?”

  她自然而然地环住他的腰身,“唐凯,谢谢你这么耐心地等我。”

  “恩。那……你是做好当唐太太的准备了吗?”

  她知道做唐太太意味着什么,她没有回答,就收紧环住他的手。

  唐凯自然地理解她的意思,“哈哈。小家伙长大了。”

  她撅着嘴反驳,“唐凯,我不是小家伙。我都26了,实岁也24.5了。”

  “哈哈。在我心里你可以做一个小孩子,永远的小孩子。”

  “不行。”

  “为什么?”

  “小孩子听起来不就成了你娈童了吗?我要当女王。”

  “好,女王陛下,那以后我就当你的骑士。”

  “哈哈。好。”

  夜晚,村里一片宁静。但是越是这种看似风平浪静的背后其实暗藏波澜,在乡下现在恰好是歹徒强盗肆意横流的时候。

  这个村子落后是众所周知的,因此也会齐集一般不入流的歹人或是犯罪团伙,他们经常会趁着夜黑风高的时候,悉悉窣窣地在做一些卑鄙的勾当。

  “货都运来了吗?”在一个黑暗的小屋子里突然发出一道声音。

  “恩恩,你们打算怎么做?”另外一把声音响起。

  “明天找个这边的老朋友偷偷地把它投到镇上,不用多久,这批货就能分掉的了。”

  “哈哈,好。”

  翌日,姜家几个又开始忙着与村委,还有当地的机关部门交涉,唐凯因为多留了两天,所以跟着派来的团队一起深入地考察了当地的情况,这样一来也更加方便将来更好地做出决策。

  “救命呀,救命。”突然一个小朋友冲进了姜家,此时只有几个女人在,待看清孩子的面容时,几个人才缓了神色。

  “怎么了?小石头。”姜琪予上前看看眼前这个黑乎乎的小男孩,十岁的孩子竟然长得像个6、7岁的模样,看得心疼。

  “小愚姐姐,你要救救我,救救我妈妈。”小石头哭着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两只小手不停地晃动她。

  “告诉姐姐,怎么回事?”姜琪予摸摸他的脸颊,轻声慰问。

  “孩子,怎么了?告诉表伯母,是不是你爸爸又打你妈妈了?”

  小石头啜泣着,“嗯嗯。”

  姜琪予气愤地站起身来,“真是太可恶了,居然又打人,不行,我得找他理论去。”这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情了,这家暴何时才能停止。

  “诶,小愚,你先别冲动,你现在过去能看到人吗?万一他要是失去理智连你也打呢!”

  “是啊,姐,表叔那个人发起疯来不管不顾的,你还是别去的好。”

  “做父亲的居然不给自己的孩子做榜样,天天赌博,还家暴,真是太可恶了。”她气得发抖,“不行,我带石头去村委,让村长来评理。”

  姜母急忙拦住,“唉,等你爸回来再说吧,你不知道你表叔的为人,天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听说最近还染上了毒瘾。”后面一句是偷偷跟姜琪予讲的,“我们现在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不好收场。”

  姜琪予怔住了,“什么?”

  “哎,我听你表婶说了,上回他还偷偷把家里的一块田地划给人家了,说是抵偿赌债,谁知道呢!”

  “竟然有这种事?那……那村里岂不是也有人在偷偷摸摸干这种勾当?”

  “目前没怎么听说,那些人做得也很隐蔽,谁知道呢?咱们村里的人天天打照面的谁都认识谁,可是我今天去到集市,你猜他们说什么?”

  “说什么?”姜琪予姐妹偷偷凑近去。

  =酷}匠.网正x版+首@发u^

  “听说昨晚有陌生人进来,偷偷地不知道在运什么东西,每个人提着个行李袋,个个装扮像个流浪汉,跟村里头那些地头蛇打交道勒。”

  “妈,你这话听谁说的?”

  “都在传,是晚上几个出去外面溜达回来的小年轻看到的。”

  “这……”

  小石头啜泣一会儿,拉拉姜琪予的衣角,“姐姐,求求你,救救我们。”

  她非常同情这个小男孩,小小年纪就懂得察言观色,还很体贴地帮母亲做事,“姐姐不会不帮你的,姐姐现在出去一趟,你在这里等姐姐好吗?”

  小石头擦擦眼泪,“好。”

  “呵呵,乖。”她摸摸他的脸颊,再回头跟姜母说,“我去找爸他们商量。”

  晚上,大家面色凝重地坐在一起。

  “爸,你们见到表叔了吗?”姜琪予问。

  “我今天去赌场找你表叔了,听那帮人说他去了镇上,估计没到后天回不来。”

  “那表婶还有石头怎么办?”

  “老头子,要不要我明天过去表叔家看看?”姜母说道,“听说这两天外头不平静,我怕表婶行动不便,照顾不来自己和石头,我过去也好有个照应。”

  姜父想了想,“恩,不过你们过去先不要说他吸毒的事。”

  在座的皆是一惊,“爸,这么说这事已经确定了?”姜琪予问。

  “恩。”

  “那些毒品是从哪里来的?会不会有人已经在咱们村子筑巢,把这些毒品输送出去?”

  唐凯面色难看,“我早前收到风声,A市和临市的刑警已经在秘密调查此事了,之前没想过这个村会发生这种事,直到最近我们要大搞建设,这才浮出水面。”

  “藏得可真够深呀!”姜母后怕。

  “哎呀。”姜欣予忽然叫了出声,“妈,那你说我们这个村子会不会到处都有毒品呀?如果他们放点在咱们家那万一被查出来就糟了。”

  “这倒不至于。”唐凯说。

  “唐凯,那你们说表叔跟这件事有没有莫大的联系呢?”姜琪予问。

  “恩,我觉得从表叔这里去查,顺藤摸瓜一定可以揪出这个团伙。”

  “恩,小凯说的对,这事你表叔十之八九是有参与贩卖毒品的嫌疑,哎,可惜了,你表叔家所有的家当都被搜刮得差不多了,将来如果他被抓进去,让她们孤儿寡母的怎么生活?”

  每个人的心里一沉,姜琪予说,“爸,不如将表婶和石头接过来一起住吧?”

  “这并不是个周全的办法,你想你表婶那倔脾气,还有考虑到石头的将来,你觉得这种寄人篱下的事他们会答应吗?”姜父说。

  “那……这可如何是好?”

  “当下之际,我们要先找到表叔,然后查清楚这毒品一事,如果确实有此事我们得事先做好防范,别到时候影响咱们村子的评比,至于抓捕之事就交由警察来办。”唐凯说道。

  “恩。”

  第二天,由唐凯和姜琪予两人去了小石头家,家里本就家徒四壁,她的表叔还把家里唯一值钱的电视给砸坏了,走进去,四面都是土坯子砌的墙,墙上滑下一层厚厚的粉,地上一片狼藉,那位行动不便的表婶此刻正拿着扫帚在打扫,小石头则在一旁拧毛巾擦地。

  表婶40岁左右的年纪,却已经看起来像个50多岁的人,她背着他们,只在一旁吩咐着小石头做事情。

  “小石头?”姜琪予叫了他。

  “姐姐,妈,是小愚姐姐。”小石头兴奋地跑过去抱着姜琪予,“姐姐,小石头还以为你不来了。”

  表婶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看到她才让人真切地感慨“岁月催人老”,她的面容很憔悴,身材有些肿胖,身上也有多处伤痕,让人看了自觉产生怜悯。

  姜琪予礼貌地称呼她表婶,唐凯则向她点了点头。

  她迟疑一下说道,“进来坐吧。”她指着两张矮矮的竹凳。

  姜琪予和唐凯对望一眼,走了进去。

  坐下她便问道,“表婶,表叔呢?”

  她敛了敛眸,“死了。”

  “表婶……”

  “从今往后我就当没有这个人,现在开始就只有我和石头。”

  “表婶,你先别生气,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表叔的错,不过孩子还小,别让他对父亲失望,而且以后你也不想让石头当孤儿不是?”

  “呜呜……”她呜咽着哭了出来。

  姜琪予连忙替她顺背,“表婶,别哭了,你放心吧,我爸说了会帮忙找到表叔的。”

  坐在一旁一直没出声的唐凯说了,“表婶,你……你要好好照顾石头,剩下的就让我们想办法。”

  表婶一直哭着,连带着小石头也哭了出来,“妈妈,别哭了,小石头以后一定会好好疼你,听你的话,我会好好读书,我还会赚钱养爸爸妈妈。”

  多懂事的孩子,即便自己的父亲对他们那么不堪,还是依然想着他是爸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