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就是一条林荫大道了,她无数次地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跟自己的爱人走过一条这样的路,那时候清风徐来,落地花开,一左一右,一前一后,手牵着手一起走。

  唐凯偏头便看到了她一脸的满足,淡淡的,无悲无喜的表情,眼神略带迷离地望着远方,好像在缅怀什么事物,他往前看,这是一条很宽的林荫大道,两旁都是参天的古木,郁郁葱葱地遮住了这一片天空,真的很神奇。

  他高兴地牵起她的手,笑容荡开来,牵起她的手,“不要破坏了气氛。”

  于是,她由着他握着,牵着,向前走去。

  她想,如果可以,希望这条路是永无止尽的!

  突然想起了以前常听的杰伦的一首老歌,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爱可不可以简简单单没有伤害。

  想着她就这样反握着他的手,紧紧地。再也不分开了!

  偏头朝他一笑,清风吹拂着他汗湿的额发,没有了平时的西装革履,倒平添了几分慵懒和温润,上天还是很眷恋、厚爱他的,尽管年近四十,却看起来像20多岁的青年,皱巴巴的迷彩服穿在他的身上,有股硬汉的味道,略带几分沧桑,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她可以想象当年的他真的迷倒了很多人。

  ----------“教授。”姜欣予看着刘元斌从山上下来,随着他的靠近,心里有些异样的起伏。

  刘元斌擦着额上的细汗,轻声细语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教授你呀。”她的脸上挂着绯色,好像刚刚下山的是她自己。

  “等我?”

  “恩,姐夫让我来找你的。”

  “呵。”刘元斌笑,他就知道唐凯在耍什么心机,果然,这谈恋爱的男人智商都会降到负点,就这点小肚鸡肠。

  姜欣予为掩饰自己的不自然,侧身从包包里拿出带过来的矿泉水,“你先喝口水吧?”

  他接过,“谢谢。”

  “嘻嘻。”她傻不拉叽地看着他,真帅,又很有责任心,很符合她心目中的人选讷。

  他不解地回望着她,“你看我干嘛?”

  她单纯地吐露了心声,“教授,你真帅!”

  “呵呵,小女孩。”他笑着摇摇头。

  “呵呵,我,我是说真的,我觉得教授你不仅相貌好、才学好、还有人品也好。我很欣赏教授你勒。”

  “呵,过奖了。我只是觉得人尽其善罢了,原来在学生眼里,我这个当老师的还真的是很神圣的人物。”

  “当然,你看你,听到我们说要搞发展,你就一马当先,身先士卒地把自己的地儿贡献出来,能够为这个村子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你自己说是不是很有责任感?”

  “恩……我只能说你很有自己的见解。”

  “这么说你不赞同?”她挑眉问道。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赞同不赞同是其次,关键是我们大家能够齐心协力,摆脱穷困,你说是吗?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发家致富,假如将来我们村子发展起来了,你想想,那得多少人家脱贫呀,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还有助于他们家庭团圆美满。”

  她滴溜溜地转了下眸子,“你是说将来那些出去外面打拼的农民兄弟都可以回到自己家里发展,这样一来,那些留守的儿童和老人都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对吗?”

  他笑得很爽朗,“哈哈,对!你说对了。”

  女孩子嘛也是有虚荣心的,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的对象夸!

  她很自豪,“呵呵,我们国家自古以来就有很深厚的农耕思想,讲究自给自足,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会放弃自己的两三亩田地出去外面给人打工的。”

  “我觉得呀,你要是不去读工商管理,说不定可以转专业读历史,前阵子新闻你看了吗?就说有一所学校一个班级里只有一个女人读历史的,将来必定很吃香。”

  她摆摆手,“那些不适合我,我比较好动,不喜欢那些沉闷枯燥的东西。”

  “恩,也是。女孩子一般都不会吃那种苦头。”

  “恩。”

  “诶,你以后要是有空可以去我那个班听听课。”

  “不好吧,你们那个班不比我们普通的班级,那些课程都是很严谨的。”

  “没事,只要你不吵闹就行。”

  “真的吗?”她脸上是掩饰不了的雀跃。

  “真的。”他停下来看了她一眼,“诶,别动。”

  当他的手伸向她的头顶时,她的心怦然心动。

  “教授……”她呆呆地看着他。

  “呵,你头发上有一只瓢虫。”他拿下来给她看了一下。

  她捂着脸,火辣辣地烧起来。

  “怎么了?”他没发现异样。

  “没,没事。”

  “走吧。”

  “哦。”她还想牵他的手捏,还有她想靠近他一点点,再近一点,他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好吧,姜欣予承认,她暗恋这个教授。

  “嘻嘻,以后我有四年的时候可以接近你哟。”她在他的背后细声嘀咕道。

  可是,她还只是一个18、9岁的小女孩,虽然外表打扮得水灵大方,可骨子里的稚气还是未除的,她还不能完全懂得情为何物?她只知道在那个充满梦幻的岁月里,有一个白马王子出现过,她只要知道自己喜欢他,能够每天看着他就好了,却不曾了解,成人的世界里,不是徒有的远观和静默地爱是永恒的,一不小心,这朵未曾绽放的花朵就凋谢了。

  暗恋,注定无果。

  -----------“啊~好痛。”回到家里,姜琪予正准备给唐凯处理伤口,不曾想这厮原来这么细皮嫩肉的,扎一下而已,居然也会“皮开肉绽”的,哎!

  她不满地睨他一眼,“痛?哼,你不是很会装的吗?谁知道你这样到底痛不痛。”

  他拧眉,“是真的痛。”

  酷I?匠T“网x唯一;0正4r版Q,*^其他&都B☆是盗V版J

  “我看你就是nozuonodie,youwanttotry(不作不死)的典型代表。”

  “那我还不是因为你。”他小声抗议。

  要说他吃那么大醋去追究姜琪予和刘元斌上山一事那倒不至于,不过他不放心倒还是真的,毕竟多个情敌就会多伤脑筋,于是他就上山咯,可是结果却看着他们在握手,还紧紧地握着,那可不得了,他想上前,不料却一个不小心就趴在岩石上,那石缝上长着的树有肉刺,一趴就扎了一堆,疼死他了。

  “我看看,你别动,再动,这针就刺到你的肉了。”她现在正在帮他挑刺。

  “噗~”突然他就笑了。

  “干嘛?”姜琪予最讨厌在她做事的时候被人打扰。

  可是她不知道,此刻的她多么讨人喜爱,只见她的大框眼镜搭在鼻梁上,头发束成一束,额前留着两根面条自然垂落,两只大眼睛因为看得近都成斗鸡眼了,而且现在还皱巴着小脸一脸哀怨地看着他的手,还要与那片肉刺做艰难的斗争。

  “可爱。”他笑着说道。

  “老不正经,自己来。”她打算做甩手掌柜了。

  “哎,哎,不要这样子嘛,我发誓我不再笑你了。”他举了四根手指。

  “哼。你发“四”是吧?看我不把你手指头剁下来。”

  “哇,你这要谋杀你男人呀?”

  “你好学不学,尽跟姜欣予学些坏的,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俩。哼~”托一下眼镜,继续斗鸡眼作战。

  “…”可怜了他憋得满脸通红。

  姜父和姜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有爱的一幕,随后姜欣宇也进来了,还端着一盘水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