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高,就是路比较崎岖,两人一边走一边在谋划如何来做。

  “这山路不好走,如果在这里建农场,恐怕不妥。”他说道。

  “我想未必,将来这里要发展,必然会修道路的,这边东临321国道,西边是临市的收费站,还有这里是平原,地势稳定方便开发,将来这边会造人工湖,一想到以后这里就成为依山傍水的圣地,这么想就觉得很棒!”

  刘元斌笑笑,“你知道我欣赏你什么吗?”

  “哦?”她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尤其奇怪明明自己拒绝了他,他怎么还乐意和自己交朋友。

  “呵,怎么?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你明明拒绝了我,我还赖着你?”

  唰的一下,她的脸就红了,“额……”

  “其实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感情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的,我承认,我刚开始接近你,纯属是欣赏你。”

  “啊?”

  “你在A市可算是个红人了,比赛拿了第一,慈善晚会发生的2亿事件,还有上回炒得火热的绯闻,你说说,是不是很红?”

  “呵,原来你都知道。”

  “别忘了我可是A大的。”

  “呵呵。”

  “其实,以你的年龄和你的能力,很容易招别人猜忌,上次唐总豪掷2亿元买你的设计,很多人都会因此而埋没了你本身的才能,不可否认,我当时跟你相亲,主要也是想窥探你的想法,呵呵,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

  “不会,比起有些人敢做不敢承认的好很多,君子很多。”

  “是吗?谢谢你还能这么看待我。”

  “呵呵,你都说了我们是朋友,虽然我们见面次数不多,但是凭感觉来说,我觉得你是个很理性很有智慧的人。”

  “那我们算不算互相欣赏呢?”

  “哈哈,算是吧。”

  “我听你说过你想要进修?”

  “恩,我觉得人不应该停滞不前,应该多丰富自己内心的世界,还有加强自己的技能。”

  “恩,没错。那你有没有考虑重新回学校读?”

  “我是很想,可惜没有那个机会了。”

  “作为朋友,我觉得这点我应该可以帮到你。”

  她欣喜,“如果真能回去读那就太好了。”

  “可是……可是你现在有时间吗?”

  9酷匠√网Z首发g

  “恩,这点我得安排一下了。”

  “你……和唐先生现在怎么样?稳定了吗?”

  “额……”她摇头,“我们俩算是稳定了,只是……”

  “还有什么担忧的呢?”

  “呵,不怕你笑话,他家人不怎么喜欢我。”

  “哦?呵,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你们开心就行。”

  “恩,我也这么告诉自己的,但是也是需要时间来克服心里的那道障碍。”

  “呵呵,我相信你可以的。”

  “谢谢。”

  “唉,做不成情侣,起码可以当兄妹呀,从今以后我就当你是我妹妹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元斌,今年29岁,A大汉语言文学系15级国学班导师,很高兴认识你。”

  “哈哈,你好,我叫姜琪予,今年26岁,A大09级传媒系广告学专业学生,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握着手,不一会儿,一声惨叫声响起,是唐凯!

  她急忙走过去,“唐凯,你怎么样?有没有伤着?”

  唐凯反手一看,一片荆棘倒刺,忍痛一拔血肉模糊,他倒吸了一口气,“没事。”

  “嘴硬。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刘元斌赶上看了一下伤势,安慰道,“好在这片树林没有什么有毒的植物,否则这样感染了破伤风就糟了。”

  他还建议道,“我看我们要先下去擦药才好。”

  “好。”她就势扶起唐凯,后者疼得叫出声,“脚好像崴到了。”

  “那现在怎么办?”他的额头上都是汗珠,看来伤得不轻。

  “我看我得去叫多一个男的上来,不然这样凭我们两个人抬不动,还有,我顺便下去拿药上来。”刘元斌说道。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姜琪予点头,扶着唐凯不敢松手。

  刘元斌望了他们一眼,了然道,“你不用太紧张,把他扶到阴凉的地方先休息一下,如果这山上有溪水,你去找点来,看能不能先镇住痛。”

  “好。”

  “那我先下去。”

  唐凯的情况很不好,五官都拧在一起,她心疼地责备道,“你总是说我不会好好照顾自己,看你现在成什么样?”

  “嘶啊……”他倒吸口气。

  “怎么样?是不是手痛,还是脚痛?”人受伤了之后如果揉一揉或是吹一吹会减少疼痛的感觉。

  “手。”

  “嗯嗯,我吹吹。”她鼓着腮帮子吹了吹,“有没有好点?”

  “还是很痛。”他睁只眼闭只眼地看着她瞎忙活。

  “脚痛是吗?我帮你揉一揉。要不,你在这里等等我,我去找点水帮你敷一下。”

  “唉,不用了,脚不痛了。”他拦住她。

  “不痛?那是哪里痛,我看看。”

  “心口。”他把手放在胸口处,一脸痛苦样的看着她。

  “哦哦,那我吹..”这个时候要是还不知道自己被骗,姜琪予就是傻子,“唐凯,你骗我。”

  他赶紧拉她的手,“诶,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每次都是这样,动不动就骗人,骗人好玩吗?你是不是要看我担心死你才安心?”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这玩笑开大了。”

  “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你什么时候变成大话精了?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你,你看看你还害得刘元斌跑下山为你找药。”

  “对不起,我就是看他在,想找个办法支开他嘛。”说着他就抱着她,“我想单独和你呆在一起,你说说我们独处的时间才多少?”

  “可是也不能这么骗人,而且谎话说多了就成为自然了。”

  他亲亲她的脸颊,“恩,知道了。以后我不会骗你的。”

  “唉,这世界上有两种东西是最不可靠的,一是男人的话,而是福利彩票。”

  “哈哈。怎么说?”

  “这男人的话就像买彩票,每一期都觉得看得挺准的,结果还是被骗了。”

  “精辟。”

  “哈哈。”

  “那我们走吧。”他拉着她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去哪里?我们要下山,刘元斌去给你拿药了,待会儿不见我们怎么办?”

  他勾起一个邪魅的笑,“放心吧,我在下面有个接应。”

  “接应?”

  “嗯嗯,小姨子在呢,还怕什么!”

  “你是说欣予?”

  “恩,你别说,我觉得欣予对刘元斌好像有感觉。”

  她一听,“什么?”

  “嘘!我只是猜测而已,不过凭我男人的直觉错不了。”

  “欣予喜欢刘元斌?”

  “恩,唉,算了,我们还是别管那么多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里啊喂~你手上的伤怎么办?”

  “没事,擦破皮而已。”

  “什么擦破皮?刘元斌不都说了嘛,你的伤如果感染了就糟糕了。”

  他定住脚步转身看着她,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真笨,连他一个外人都知道让空间给我们,你怎么就相信他那套鬼话?”

  “什么?你的意思是他知道你骗他?”

  “你没看他一副了然的样子吗?真是不懂察言观色。”

  “我哪里比得上你们这些花花肠子的人呀,整天合算怎么蒙人。”

  “哈哈,算了,笨点也好,这样我也不用费尽心思去猜。”

  “说什么呢你!”她怒瞪双眼。

  “哈哈。”

  “那你还叫欣予在那里干嘛?”

  “我那是以防万一呀,万一他很笨怎么办?”

  “啧啧啧,唐凯,没想到你这人这么老谋深算。”

  “停!以后我不想听到老这个词,懂?”他算了一下,现在最老的确实是他,暂且不说江镇凯那老狐狸,虽然他都30多岁的人了,起码老婆也才小他三岁,再说申宏涛也就大姜琪予4、5岁,再说刘元斌,那就更年轻了,才29岁,不行不行,人家都说三岁一代沟,他跟姜琪予足足三个勾有余呢,唉……

  “好了好了,以后不说你老。”

  “恩,那还差不多。”

  “哈哈,不说老,就叫你叔叔好了。”

  “不行!什么叔叔?大个10岁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况且我看起来才像个27、8岁的人,哪里像叔叔。”

  “是是是,对了,你在这里呆这么多天了还不打算回去吗?”

  “我等你一起回去。”

  她松开他的手,“唐凯,我还没做好心里准备。”

  “呵,所以我给你时间。”

  “可是……”

  “以后我们就是一起的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再逃避,恩?”

  “我没有逃避,以前我是觉得我们的关系很尴尬,你知道的,契约关系最不可靠了,而且我又没明白你的心意,所以我就只能选择保护自己,避免为情所困,可是,现在我知道了你的心里有我,而我的心里一直有你,所以我是不会再逃避的,只不过我需要时间去整理思绪,我回去要怎么面对老夫人还有你叔叔他们。”

  “他们你可以不用管,只要我妈同意了就行。”

  “可是我不想让你为难,爱情和婚姻都是两个人的事,所以我就不能不尽到自己的职责,我爱你就不能让你为难。”

  唐凯的脸不期然地红了,“这是表白的节奏吗?”

  “噗~”她笑了出来,“恩,我要向你表白,唐凯,你听好。我、爱、你!”

  他激动地抱起她转了两圈,“太好了,你终于说出来了。”

  “哈哈。放我下来,危险!”

  他放她下来,眼睛一瞬不已地看着她。

  突然,一阵凉风吹来,吹起了地上的落叶,他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忽然好想去亲她,想着就这么去做了,缓缓地抬起她的脸颊,脸慢慢地靠近她的,四片唇瓣相抵的那一刻,一股电流直击两人的心底,一阵阵不规律地心跳,一股窒息的感觉袭击头脑,一种缠绵悱恻的诱惑在两人之间徘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