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确定这是姐夫?”姜欣宇指着唐凯,实在对他的穿着不敢恭维。

  “什么姐夫?说话客气点。”姜琪予丢了个白眼给她。

  “呵呵,欣予这么叫多好听是不是?”唐凯乐呵道。

  “不是,姐,你干嘛给姐夫买这种衣服呀,简直没品。”她非常嫌弃。

  “这衣服怎么了?穿得挺好看。”她底气稍微不足。

  “哪里好,这肥佬裤埋没了姐夫的大长腿了,还有,这个是T恤还是什么,怎么那么像紧身衣?”

  “就他那身材有衣服穿就不错了,还嫌东嫌西。”她不以为意,旁边的唐凯可是无辜地拧着眉。

  姜母端着果盘走到客厅就听到他们在争论,“我看将就点先穿两天,到时候回到市里再买过。”

  “没事,伯母,这个穿多次就合适了。”他卖乖地说道。

  姜琪予翻个白眼,明明白天不是这么说的,“好了,我们就不说这个了,妈,你弄了什么水果?”

  “我剥了个柚子给你们,还有这个杨桃我去兑了盐水,吃起来很爽口的,小凯,你得尝一尝。”

  “好的,谢谢伯母。”唐凯戳了一小块杨桃送进嘴里,“恩,味道不错,酸酸甜甜的。”

  “哈,是吧。喜欢多吃点哈。”姜母高兴地给大家都戳了一块。

  “妈,你怎么弄这么多?”姜琪予问。

  “这些都是今天我和王婶去你杨叔家摘回来的,可新鲜了,对了,我厨房里煲了雪梨红枣炖雪耳,待会儿大家喝一点,这天气干燥,喝多点糖水可以润肺解渴。”

  “诶,伯母,你说这些都是摘回来的?这么说这里有人种这些水果?”唐凯问道。

  “恩,别的一些高级品种没有,但是这些普通的水果这边称得上盛产,要是你们不急着走,过两天还可以吃到新鲜的柿子。”

  “妈,我还不打算走。”姜琪予说。

  “诶,伯母,这么说来,这边的村民都主要是靠养殖还有种植这些果树为生了?”

  “恩,怎么了?”

  “哦,我是觉得这边距离A市也不是特别远,但是靠他们的能力一般运过去卖会比较困难,而且凭他们那些简单的渠道是很难找到大批发商跟他们拿货,这样岂不是赚不了多少?”

  “是呀,这边的村民对于先进的机械化设备还不是特别熟悉,年轻人大部分在外打工根本没好好地普及这些知识,所以有些时候产出来的量小,而卖相也不好,还有靠他们这些老一辈的运输出去确实很困难。”

  “那为什么不引进来呢?额,我的意思是可以对外宣传,让那些人知道这里有这些东西,让他们自愿地进来购买。”

  “呵,村委这些年确实也做了努力,想把这边的建树宣传出去,但是碍于财力不足,加上这些人的知识匮乏,达不到那种效果,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恩……我想或许可以找投资商,还有让当地的机关部门扶持,现在国家对农村发展可是下了很大力度的。”

  “投资商?”姜父刚刚好从外面回来,正好听到这个话题。

  “伯父。”唐凯站了起来让了位子给他坐。

  姜父笑笑说道,“怎么?我听你们在说什么投资?”

  “是这样的,我觉得咱们这里可以搞一个旅游景点,可以把这些农家的特色展示出去,带动外面的人群进来。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商机,既拉动当地经济发展,还可以发展人文理念,让大家共同保护好这一片生态环境。我相信外面那些投资商还有开发商一定会迫不及待加入的。”

  姜父大笑,“恩,有道理。我之前也跟村委提过这个意见,没想到我们想到一块去了。哈哈。”

  “哈哈。”在旁的几个都笑了出来。

  “可是,我们去哪里找投资商?”姜琪予问。

  “唐氏。”唐凯说道。

  “什么?”姜琪予愣住。

  “呵,你忘了唐氏涉及多个行业,况且这里头要拍宣传,还有引商投资,再则开发建设农家生态旅游景点,这些不通通都是唐氏的强项吗?”

  姜琪予一听即刻明了,“对哦。”

  “小凯这提议甚好,这要是做得好,可真是两全其美。”

  “对,到时候不光村民收益,唐氏也获益匪浅,凭着唐氏的门面,那些商人还不是趋之若鹜。”

  “恩,小凯说得很有道理。”姜父姜母达成一致,对这个“小伙子”越看越满意。

  “不过这事也急不得,我们得跟村委那边打好关系,再来还得和各个机关部门联系,到时候我回去再安排一支团队过来协助。”

  @c最:新i章节上DI酷匠0网

  “明天我们一起过去村委说说。”姜父说道。

  “好。”

  “哇塞,姐夫,你太棒了,简直是个商业奇才。”姜欣予按捺不住夸奖。

  “哈哈。”唐凯确实当之无愧。

  “姐,姐夫那么优秀,你可得看好,咱村里可不少少女盯着呢!”她又开起了玩笑。

  “没事,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给我也没用。”她笑笑地回。

  “原来你就是一直抱着这样的心态得过且过?”唐凯笑笑问她。

  “嘻嘻,本来就是,如果哪天你不要我了,我不会死乞白赖赖着你的。”

  “放心,我不会不要你的。”他笑着拥着她。

  “哈哈。”

  翌日上午,刘元斌来到姜家,此时唐凯正和姜父去了村委,家里只有姐妹俩,是姜欣宇接待了他。

  “是你呀,教授。”打开门,原来是昨天来家里的那个教授。

  “你好。小愚在吗?”

  “我姐呀,在啊!我帮你去叫她。”

  “好。”

  她叫了之后返回客厅,趁着倒茶的闲暇跟刘元斌闲聊了起来,“教授,你是我们学校哪个系的?”

  “你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

  “我听姐姐说了,你在我们学校教书,你是哪个系的?”

  “哦。我是汉语言文学系的,教通史的。”

  “哦……原来是之乎者也的。”

  “哈,怎么你跟你姐说的一样?”他笑道。

  姜欣予脸微红,“嘻嘻,一般听到这些文学之类的,肯定就是像孔老夫子那种圣人一样不谙世事,专注学术。”

  “哈哈,你说的也没错,你是哪个系的?”

  “我是经管系的,读商业管理。”

  “哦,这个学科好,将来是个商界人才。”

  “是吗,你还是第一个夸我选得好的,他们都说女孩子不要太累,学这些又太枯燥。”

  “呵,那是别人认为的,你只管读自己喜欢的就是。”

  “教授就是教授,说出的话都那么顺耳。”

  “顺耳?哈哈。”

  “教授,以后我可以去你那里听课吗?”

  “你不是说那些都是孔圣人的事情吗?你不嫌枯燥?”

  “不会,我对历史很感兴趣的。”

  “是吗?”

  “恩,我以前的专业就是历史。”

  “那你怎么会选择商业管理。”

  “这也没什么冲突,商业不也要借鉴古今中外的案例吗?我这叫精益求精了。”

  刘元斌欣赏道,“好,有主见。”

  “谢谢。”

  之后姜琪予出来了,两人结束谈话,“刘先生,你来了。”

  “呵,小愚,你这也太见外了,我们都见过几次面了,你还那么客气叫我刘先生。”

  “呵。那我就叫你名字吧。”

  “恩。”

  “对了,你昨天不是留在镇上了吗?”

  “恩,昨晚忙到很晚才回来,我朋友搭我回来的。”

  “恩,难怪你今天能过来。”

  “你不欢迎?”

  “怎么会?”

  “那就好。对了,我听说伯父去了村委,好像是要谈引商投资的事。”

  “恩,你怎么知道的?”

  “我弟媳在村委当出纳,她跟我说的。”

  “你弟媳认识我?”

  “呵,他们都知道你是我相亲的对象,不过……”

  “恩?”

  “不过我说你是别人的了。”

  她尴尬地说不出一句话。

  “哈哈,开玩笑的,我今天来主要和你说件事。”

  “什么事?”

  “我看大家都在为村里的发展出谋划策的,我也想帮忙。”

  “是吗?”她高兴地问他,“你有什么良策?”

  “呵,我只能出力了。”

  “出力?”

  “呵,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把我们家果园先奉献出来作为前期的宣传造势,前期一律免费配合,例如改造、种植与培育、实验检测等,我都会配合。”

  “是吗?我们还在愁没人会和我们合作呢。”

  “哈哈,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太好了,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哈哈,一点心意。”

  “哇塞,教授,你太给力了。”姜欣予欢呼雀跃的,实在是又帅又有责任心。

  “哈。”

  “我爸说要把后山家里的那块地腾出来,然后搞一个农家生态游乐园。”姜琪予说。

  “是吗?那到时候我们不是可以一起发家致富。”

  “哈哈,那再好不过了。”

  “既然如此我们一起去看看。”

  “有些远,还要上山。”

  “没事。我们去看看,指不定还可以商量怎么来弄呢。”

  姜琪予明白他的兴头正起,不好拒绝,“好,那我们去看看。”

  “姐,那我呢?”

  “你在家里,待会儿老爸回来你跟他说说。”

  “哦,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故事越来越精彩,不要错过咯,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