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的心被触到了,从一种喜悦到一种感动,“伯父,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要是我不答应,你小子是不是打算先来个先斩后奏?”他轻笑了一下。

  “啊?”现在他才觉得自己真是急躁得像个毛头小子,脸微微发热。

  “人们都说爱情会让人变得不理智,小凯呀,你算是辜负了你的岁月了。”他调侃道,“昨晚上爬窗之事你以为瞒得过我?”

  “伯父?”

  姜父立马又正色道,“我告诉你,我家丫头可是黄花大闺女,你要是敢胡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凯咧着嘴笑得灿烂,“呵呵,伯父,那都是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逼不得已做的蠢事,还请您见谅。”

  “好了,现在开始,我同意你们交往。我呢,也不是老古板的人,只要你们真心相爱,我也就不再阻挠你们了。”

  唐凯立马乐得开了花,“谢谢伯父。”

  “但是……你要担起一个男人该负的责任,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一点伤害,这点你能保证吗?”

  “恩,我答应你。”

  姜父放宽了心,又交代了两句,就走了。

  “怎么样?怎么样?我爸说什么了?”姜琪予急忙拉着唐凯的胳膊询问道。

  唐凯不回,垂头丧气地摇摇头。

  “怎么了?是不是我爸又不答应。不行,这次让我去跟他说。”说完她就冲向里屋要去跟姜父“理论”。

  “你去干嘛?”唐凯赶紧拦住她。

  “我要去告诉我爸,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我不能让他拆散我们。”她急急地开口。

  “呵,你觉得你去有用吗?你要拿什么跟你爸说,难道要威胁他吗?”

  姜琪予纠结了一会儿,握拳,“我想过了,我去跟我爸说,就说我……我……”

  “你什么?”唐凯故意挑眉看着她,嘴角偷偷笑着。

  “我就跟他说,我有了你的孩子,他不答应也会答应的。”

  “诶,那个不好吧?这样要是传出去对你名声不好。”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不这么想。

  “可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了才……”

  “……”唐凯不回,弯着腰偷乐。

  “唐凯,你怎么了?”她担心是不是他这两天没有吃饭,然后一吃就犯胃病了。

  “……”结果,他还是依旧在偷乐。

  “唐凯?”她弯腰看过去才知道这厮原来是在偷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

  “哈哈。可是真的好好笑。”这是他这阵子遇到的最开心的事情了,看着她纠结的样子,还有为了他迫不得已毁自己清白的勇气,这份情他领了。

  不过后来想想,当时如果他真的让她未婚先孕,他肯定会后悔的,女孩子最在意的就是清白,在名不正言不顺的情况下丢了,想想心里也会有疙瘩。

  “死唐凯,你又骗我!”能让他那么高兴的事,肯定就是老爸答应他了。

  “哈哈。没想到你那么单纯,原来你也着急着要嫁给我嘛!”

  “哼,不理你了。”她想走又返了回来,眯着眸子看他,“唐凯,你也太容易得意忘形了,虽然你得到了我老爸的同意,但是你现在在我心里面可丢了不少分数,哼哼,这就要看你怎么把分数给追回来了!”

  唐凯霎时停止了笑,欲哭无泪呀,这好不容易搞定大的,这小的又不听话了,难道说这家子都喜欢为难人吗?

  才一进屋,姜母就说了,“小愚,你今晚把你那个房间收拾一下给小凯先住着。”

  “什么!”她怒瞪着双眼,这才多久,她老妈叛变太快了。

  其实,她自己也很善变好不啦!明明前一秒还害怕着的,现在又开始嚣张了。

  唉,也不怪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遇到神经兴奋的时候总会那么肆无忌惮。

  唐凯晃着脑袋跟她炫耀,“嘻嘻,今晚麻烦你咯!”

  “唐凯,别得寸进尺!”她咬着牙,那个恨呀,为什么过了那么久,她还是被唐凯吃得死死的。

  “哦,对了,小愚,你待会儿跟小凯去集市买几套像样点的衣服穿,你看这两天他就穿着这一套衣服怪难受的,是吧?小凯。”姜母一边倒茶一边说道。

  “什么?逛街?”她鼓着腮帮子叫嚷着。

  “嗯哼。”唐凯得瑟呀,还得一边装无辜,“谢谢伯母的体贴,伯母想得真周到。”

  姜琪予瞪着唐凯,后者笑得无害,嘻嘻,想要搞定丈母娘,必须先把自己伪装成无辜的小绵羊。

  “小愚,你也不想小凯整天穿这身衣服出去见人吧,还有呀,你不怕他冻坏了身子?这到镇上起码要一个多小时,你们早去早回,路上你们也可以当培养培养感情嘛。”

  “妈……”

  “你也不想小凯第一次来就给人家看到咱们待他不好是不是?快快,早去早回。”

  姜琪予泪,“有这当妈的吗?”明明之前还死活不答应,现在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

  姜欣宇也来推波助澜,唐凯一脸得意地看着姜琪予被她推着出去,姜琪予干脆双脚抵着门槛,顽命抵抗,“不去,就是不去。”好像还怕抵抗力不强,急忙抓着门,死死不放。

  “这丫头就是倔,你说你也没事做,你就当陪他去逛逛嘛,不要冷落了小凯。”

  “妈,到底我是你女儿还是他是你儿子?”突然,她就在门口处见到了刘元斌,那个救世主哟,“妈,妈,谁说我没有约的?你看,刘元斌不就来了吗?”她就要故意气唐凯,谁让他得意来的,对这男人不能太心软,否则以后就被他吃得更死。

  听到那个名字,唐凯蹭地一下就往门外看过去,果然来了!二话不说将姜琪予的嘴捂住,直接像拖人质一样托进房里,“伯母,麻烦你说我们不在。”

  刘元斌走过来,“你好,初次见面,我是刘元斌。”

  “快,进来坐。”姜妈妈迟疑一秒,马上招呼他进来,好歹她也是好客之人,哪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道理。

  进来时她就忘记了唐凯刚刚的交代了,“小愚刚刚还说有约,原来是跟你啊。”

  刘元斌一听挑眉,露出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随即应道,“是啊,她应该在家吧?”

  “在,在。我去叫她出来。”

  走到她的房门口,“小愚,刘先生说要见见你。”

  “哦,我来了。”而后朝唐凯得意地说,“再见,我要去约会了。”

  “一起去。”他才不要放他们俩单独出去呢!

  “刘先生。”两人走到客厅,就看到刘元斌正悠闲地喝着茶和姜母聊天。

  也没有去多想为什么她明明拒绝了他,他还是要过来。

  刘元斌闻声看过去,深不见底的眸子焕发一种光彩,“小愚。”

  唐凯随即走过去,“刘先生,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还来得那么早?”

  刘元斌淡淡地品一口茶再放下,“呵,我来找小愚的,今天我们有约。”

  姜琪予一愣,刘元斌微微一笑,“我和小愚说了,这两天要去镇上办点事没有时间,所以才跟她约好了今天出去的。”

  唐凯冷笑,“刘先生,你来晚了,小愚已经答应陪我去逛街了。”

  “哦?是吗?小愚,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呵呵,我……”

  “该不会是小愚根本没约你吧?”唐凯奸笑了下。

  “怎么会呢?我听伯母说小愚刚刚也提起了我们约会的事。是吧?小愚。”

  姜琪予尴尬一笑,“这事……诶,对了,我记得……”

  “恩?”

  “哦……对了,我记得那天晚上王婶来的时候,我就明确跟她说了,小愚已经答应和我交往了,至于你这个相亲的对象,抱歉,小愚已经明确拒绝了。”唐凯倒是替她解释了。

  刘元斌不怒反笑,反正这结果他也早料到了,不过他对姜琪予好奇倒是真的,“没事,我们只是见过一两次面,自然不熟,现在我以朋友的身份重新和你认识,小愚,你不会要拒绝我吧?”

  “呵呵,不会。”姜琪予讪讪地说道。

  唐凯瞪了她一眼,但是她也不能连交个朋友的权利都没有吧!

  看Y正,|版章…B节'上酷l匠网G

  “那我们现在走吧?”刘元斌说道。

  “不行。”

  “哦?唐先生是想限制小愚的人生自由?”

  呵,这两个人算是杠上了!

  碰上了这两个腹黑的男人,她还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嘿嘿两声,扯扯嘴角,“要不咱们一起出去吧?”只要不是和他们其中任何一个出去就好。

  “不行。”

  “可以。”

  前有唐凯愤愤不平起义反抗,后有刘元斌采取折中方式求和。

  “好啦,我决定了,就一起。”一个霹雳手阻断了两个大男人的争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