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还是我的错,以前是我没有想明白一些事情,所以对你的态度忽冷忽热的,让你对我产生恐惧,也让你对我没有信心,哪怕在你喜欢我的情况下也没有办法跟我坦白。”

  “哦?”她的脸上不自觉地浮出两朵小红花。

  “姜琪予,我很早就喜欢你了的,只是我后知后觉地才发现,以前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忽冷忽热的,原来那是因为我不仅在意你,我是在乎你,喜欢你的。”

  姜琪予很想狠狠地捏一下自己的大腿肉,谁能来告诉她这是真的吗?

  “呵,怎么?你不信?”他望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轻叹道。

  她木讷地点头,“那,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原来你是想这个呀?哈。”他咧嘴一笑。

  ”…“”是在那天早上我偷亲你的时候,或者应该说是更早的时候吧,只不过当时的我被一些事情左右着,逃不出那个怪圈,所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一步步沦陷进去的。““啊?”她反应过来,这么说那天早上不是因为她睡迷糊了才吻了他的,而是这老流氓偷亲了她,“唐凯,你!”她做势要去揍他。

  他及时地挡下了,“呵,诶,君子动口不动手哈!”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孔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最好不要得罪我,否则,哼哼。”她拿着枕头,眯着水眸威胁道。

  “没事,我能治得了你就行。”

  “哼!”

  “呵呵,你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我…”她收敛了情绪,脸红红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让她怎么说呀,说出来好像还蛮吃亏的耶!

  她忍不住比较了一下,她喜欢他比他喜欢她要早!咳咳,这有什么好计较的?!

  “恩?”

  “我记得那是在听到你有过一任妻子的时候,我当时的感觉很酸,我想我是喜欢你了。”她鼓鼓腮帮子,坦白说道。

  “原来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听得出来他有些得意,”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觉得你当时喜欢我吗?按照你当时对我的态度,一定会说是我自作多情。”

  “呵,不一定,因为我那个时候已经开始关心你了,也许你早点说出来,我就会早点看清楚自己的心。”

  “切,你这个人情绪起伏不定,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又会变卦。说真的,你比女人还善变。”

  “呵,是吗?”

  “哼,我不跟你说这个,反正我说不过你。唉,我怎么忽然觉得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为什么?”

  “那天早上明明就是你吻着我不放,结果弄得好像是你被我欺负了一样,还嚷嚷着要我负责。”害她尴尬了好一阵子。

  “哈哈。”

  “你还笑得出来,你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得有多辛苦吗?我害怕你知道我喜欢你,害怕你说我自作多情,我还得看着你和方思咏出双入对,我害怕你突然把对我的好给了别人,我又害怕你对我太好我会留恋,我…唔。”

  让一个女人毫无还手之力的办法就是以吻封缄。

  他吻得很细腻温柔,久而久之她也沦陷了进去,唐凯看着她一点一点地把眼睛闭上,忽而就大胆了起来,一只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游离,他不甘心只是吻她,他想要更多。

  就在他失去理智的时候,姜琪予制止了他,“唐凯,不要。”

  “小愚,给我。”他想过要用孩子来威胁姜家二老,老实说这办法很卑鄙,不过他现在没有办法。

  “不可以的,唐凯,我。”

  他知道她的意思,“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我会让伯父伯母看到我的诚意。”

  “恩。”

  “今晚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不行!”

  唐凯以为今晚大家坦诚相待了,她会给点面子,结果,她还是那么“不讲情面”。

  罢了,打地铺吧!

  “唐凯,你不能在这里睡。”

  唐凯瞪大眼睛,“那我去哪里睡?”

  “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不是吧?你的意思是我要回车上睡?”

  “恩。”

  “不要。我要在这里睡,我打地铺。”

  “不行!出去。”

  “哎呀,你行行好,我保证我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哼,谁信呢!”刚刚不还要乱来吗?

  “刚刚只是我心急才想到那些不入流的法子,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会乱来的。如果我乱来,明天你就赶我走。”他信誓旦旦地保证。

  ,酷‘5匠{网。首y发

  她才不傻呢,男人多半会甜言蜜语,她不会信的。

  “你现在不走,那我陪你坐一会儿,晚点你还是要回去车上睡。”这是她最后的让步。

  “好。”

  “恩。”

  “可是你不困吗?”他问,半夜三更地被他吵醒,她明天会不会很累?

  “我睡不着。”她坦言。

  “呵呵,是因为想我吗?”他顺势搂住了她,她也不挣扎,坦白说,心里面她是相信他的为人的,他很正直,一般不会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

  “恩。”她叹口气,“也在想我爸爸。”

  “伯父?”

  “恩。你知道他们不是我亲生父母。”

  唐凯点点头,“恩。上回听你说过。”

  “可是爸爸和妈妈一直都把我当成他们亲闺女一样看待,小时候有什么东西一定都会给我还有欣予每人一份,永远不会偏袒的,他们很疼我,我都知道,所以一直以来我做任何事都不会忤逆他们的,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我好。”

  唐凯搂紧了她,“你的意思是你要听他们的了?”

  她摇头,内心却很摇摆,“我不知道怎么说,十多年的养育之恩,我其实更倾向于他们,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不会伤害你的只有你的父母。”

  “姜琪予,我也不会伤害你。”他绝对不会的,他可以以他的人格担保。

  “唐凯,你认识我多久?半年?八个月?呵,我妈说的对,我们确实在很多方面都不合适。”

  他急忙地掰正她的身子,“姜琪予!没有什么事情是一蹴而就的,你不去努力追求你想要的东西,那你永远就只能停留在你所认为的最好的层面。”他的表情很严肃,“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由时间长短来决定,但是喜欢了就需要时间来经营,你连个时间都不给我,你就想要放弃,你对我公平吗?你说我们不合适,我就恰恰觉得我们合适,我这个人生性冷淡,而你开朗热情,我很霸道强势,你很懂得谦让隐忍,我不善言辞,而你却伶牙俐齿,你说这是不是很合适,姜琪予,我不管有钱没钱,就算是财富不平均,但是我仍然相信,我们可以创造奇迹,只要你相信我。”

  “我,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吗?”

  “恩。”他郑重地点点头。

  “唐凯,你真的喜欢我吗?”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明明前几天她还对一切都绝望了的,忽然他就出现了,忽然他就向她告白了,这节奏很不对劲,她能相信吗?

  “呵。你说呢?”他把主动权给她,让她自己去体会,去感受,去了解。

  她不说了,她不会看错的,他对她的关心和体贴,她都感受过了的,就是因为感受过了才会那么舍不得,才会更加疯狂地爱上他。

  终于,她鼓起勇气去亲吻了他。

  吻毕,唐凯真如她所说的那样回到了车上睡觉,唐大爷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追老婆的道路可谓任重道远呀!

  门外,姜父久久站在那里沉思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