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洗完澡进来之后,这才细细地观察这个房间,这里的格调与外面比起来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她的房间就像个小四方盒,墙上的墙纸都是果绿色的,其余的就用白、黄、蓝来点缀,对面是低矮的窗户,窗是用白乳胶漆刷的,窗沿有几株小盆栽,像仙人球、绿萝等,原木色的床就挨着窗边,果绿色的被单整齐地叠在一块,床头有一方书桌也是白色的,上面有一盏淡蓝色的台灯,还有摞着几本书,其他都是画稿,床尾就是一个米黄色的布料衣柜。简单温馨!

  他可以想象着她靠在桌子上学习的情景,橘黄的灯光在她的头顶上泻下温暖的光芒,安静时候的她就像静静绽放的花儿,悄无声息却艳美动人。如此岁月静好的美感,他的心也跟着生出一片柔软。

  还好,他还来得及追求自己所爱的人。

  他如此想,躺在她的床上,虽然这床不够长不够宽,连他的重量都承受不了,会“咯吱咯吱”地发出响声,不过,他埋头在她的馨香里,一股满足感就这样填满了心间。

  *翌日,唐凯起来之时,就听到了厅里在大吵大闹,凑近一听原来是姜家夫妇和姜琪予在谈话,无非就是关于唐凯的事情。

  “你老实说,你和他现在是什么情况?”姜父算是说得含蓄的了,实际上明白人一听都知道他说的是怎么回事。

  “爸,我们是清白的。”姜琪予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父亲如此生气,心里难受,所以也急于澄清。

  “他到底是谁?别再骗我说是什么同事,若不是王婶提醒,你还打算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爸,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他,他。”

  “干嘛支支吾吾的,自己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坦白。”姜父是非常生气,养这么大的女儿,第一次颠覆了她乖巧的形象,居然还敢瞒着他们。

  “老头子,你轻声点,孩子都快被你骂哭了。”姜母站在女儿的身边,轻声安慰,“你爸只是一时被气的,你别怪他。你老实说,唐先生和你是什么关系?”

  姜琪予吸吸鼻子,“爸、妈,他,他是我的老板。”

  “老板?”姜母一脸茫然地看着她,姜父更是拧紧眉头,“老板?那上次来的那个总监呢?难道他不是你老板?”

  “爸,你别激动,你先听我解释。”

  “老头子,你这人真是的,平时看你乐呵呵的,现在说变脸就变脸,这个样子怪吓人的,你这样,女儿以后有什么事情还会找你谈吗?”姜母在一边打着圆场,不时地责备姜父两句。

  姜父这才没有那么激动,目光瞪着她,“那我听听你怎么解释?”

  姜琪予目光来回看他们几眼,“是这样的….”然后她就交代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除了说方思咏还有那个唐二爷的事情。

  m更}w新;%最快()上Fs酷匠网

  “这…“二老实在不敢相信,砸砸舌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爸、妈,我可以保证,我们真的是清清白白的。”

  “那为什么他昨晚要那么说,难道你要答应吗?”

  “没有,爸,我回来就是不想再陷入之前那种尴尬的境地的,我是不会答应的。”

  “哼!”姜父气得坐在一旁顺气。

  姜琪予没想到他们反应会如此之大。

  姜母说,“人家大户人家,咱们还是不要幻想的好。”

  “妈,我知道。”

  “妈是怕你受伤害。”大户人家的门槛不是那么容易进的,况且现在的有钱人,感情一般不会长久。

  “我懂。”她垂下头,心情很沉重,她早就看清现实了,就算他过来找她,她也不能接受他。

  姜父复杂地看了一眼姜琪予,他看出来她是动了心了,不过有些事情长痛不如短痛,“小愚,你别怪爸逼你,总之,我是不会答应你们的。”

  唐凯再也坐不住了,抬步上前,站在姜琪予的左侧,握着她的手然后对着姜父说,“伯父,请你不要这么快就否决我们,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姜琪予反握着他的手扯了扯,暗示他不要再说下去。

  “相爱?你们拿什么说相爱,你们的身份地位、门第观念、思想见识、年龄差距通通都是障碍,你们能够保证这样的感情能长久吗?”姜父大声斥道。

  “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只要我们不在乎,其他人都不能成为我们的障碍。”

  “你把感情当儿戏吗?”

  “伯父,我已经不再是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了,我可以对我的行为负责,对我和小愚的未来负责,我的为人也许你不了解,但是你不能让自己的担忧强加给小愚,她比任何人更加了解我,你何不给我们一个机会呢?”

  “不要再说了,这事我已经决定了就不会轻易改变,你还是回去吧!”姜父拒绝再与他交谈,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该知难而退。

  “伯父!”

  “小…“现在的关系很尴尬,姜母也不知道如何叫他合适,”你还是先冷静冷静,这样争论下去对大家都不好。““我!”唐凯凝眉看着姜父进里屋,姜母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同情地看着这两个孩子,“小愚,你要理解你爸,他是不想看着你以后过得不开心。”

  “伯母,我不会让小愚伤心的,你千万要相信我。”

  “唐先生,这事….请你体谅一下做父母的心情,虽然我们很期盼自己的女儿能够嫁一户好人家,但是我们更希望她将来能够无忧无虑地过日子,她爸爸说的对,你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不是单单你们喜欢就够的,婚姻和爱情是不同的,婚姻是必须得到双方家庭的支持和赞同才会幸福的,其实你也不难想象,以后小愚如果和你在一起,她的处境会有多为难。”

  “伯母…”

  “我不反对孩子们自由恋爱,但是做父母的也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子女不受伤害,我们家虽不富裕,但是胜在简单幸福,我希望她们两姐妹将来都能像我这样幸福地生活着,鉴于这点,我也会反对你们的。”

  姜琪予静静地淌着泪水,慢慢地抽出自己的手,唐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变化,慌张地想要握紧,可是她还是不遗余力地抽了出来。

  “姜琪予!”

  姜琪予顿足,她知道当他叫她全名的时候就表明他现在极度忍耐,他很生气!

  为什么当她放弃的时候,他还要出现?

  “姜琪予!”唐凯垂在身侧的双手又紧了紧,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无能为力”这个词,如今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门第观念,他绝对不会被打垮的。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人的性格,姜琪予是个很自信的人,不过仅限于在她自己的世界里,在那个世界里,她可以生活得游刃有余,所以底子里那份自卑就会被深埋起来,可是唐凯的突然介入,就好像一把刀子割开了那道伤口,让她的自卑跳了出来。

  因为这个男人,他的个人魅力还有他的身世背景都是为人所倾慕的,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突然说爱她,这很不真实。

  那些血淋淋的例子太多太多了,家里那些攀龙附凤的亲戚高攀上了富人家,最后还不是以离婚收场,还有那些什么所谓为了“爱情”而嫁进去豪门的,最后要么卑微屈膝,忍气吞声地过日子,要么就是赔了几年青春,最后用几百万解决了的。

  且不论这些,她本人就不能带给唐凯什么光耀门楣的资本,她见过唐家宗亲是如何反对的,当时她还可以死鸭子嘴硬顶回去,可是以后呢,以后真的在一起,她就不能那样子了,而且,她见过唐凯的妻子,那个高贵端庄的女子,是个很智慧的女人,她拥有同等的身家背景,拥有相同的价值观,那才是真正的旗鼓相当。她呢,她和唐凯不过就是日久生情罢了,他们常常会因为一些事争论不休,这本身就存在了问题。而且,她害怕,害怕唐凯只图一时的新鲜,毕竟他曾经爱的和现在的选择是大相径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