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可是有些事情能够理解不代表可以接受,她接受不了骗她是因为方思咏。女人都是这样,在情敌面前都不会大方。

  “现在误会解释清楚了,我也不生气了,那你可以走了。”

  “你要赶我走?”他皱眉低呵道。

  “恩,从现在开始,你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都不会再去关心。”这话有些赌气。

  唐凯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无赖道,“你吃醋了?”

  “谁吃醋了,臭不要脸的,你那么老,我才看不上。”

  “…”怎么老是说他老?真的很老吗?来的时候他还问过唐尧这套衣服如何的,唐公子说这套衣服还是走得雅痞路线。

  不管怎么说,这些话倒是把氛围往和谐方面走。

  姜琪予撇下他自顾自往前走,唐凯即刻跟上。前者顿足,转身大吼,“你别跟着我。”

  唐大爷秒变小爷,笑笑,“我不跟你回去,你爸妈怎么认识我?”

  她的爆脾气又上来了,“滚!”什么跟什么?他们该认识他吗?

  他毫无在意,还顺带关心着,“你走慢点,小心崴到脚。”

  “别再跟着我。”

  “唉,我还是觉得你素颜好看,以后别化妆,淡妆也别化了。”

  “关你什么事?。”

  “女孩子不要这样,得温柔点。”

  “要你管。”

  “你这性子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得了。”

  “我又没让你忍。”

  “唉,天色不早了,你该不会真的要赶我走吧?”

  “你有车,难不倒你。”

  “可是,这边山路崎岖,我晚上开车不方便。”

  “没关系,你现在就走,很快就到家了的。”

  “那不行,我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

  “唐先生、唐总,我不管你什么任务,总之,你今天必须回去。”

  “好。”

  姜琪予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妥协,转身看着他上车,她面上无异,眼眸却垂了下来。

  唐凯面露难色,把钥匙又插入孔中转动一下,尝试了几次,始终没有办法启动车子。

  他又走了下来,把那串钥匙在她面前晃了晃,“车子坏了,开不了。”

  姜琪予讷讷地看着那钥匙,“怎么突然就坏了?”

  “谁知道,我就说过这山路崎岖,再好的车子过来都会坏。”他傲娇地抬起下巴,一副“你还不信”的表情。

  “你骗人,这条路一直都有人开,都没有发现坏的,还有,你这辆车,底盘那么高,怎么可能会坏!”

  唐凯挑眉,“哦?听起来你很懂,那好,你去试一试。”他还把钥匙递给她。

  “我…”

  “怎么?不会?还是相信我的话了?”唐凯好不容易忍住不笑的。

  姜琪予的心情很复杂,明明见到他很开心,也很舍不得他走,可是又不敢太接近他。

  “怎么了?”他发现了她的异样。

  “没事,算了,你先跟我回家吧,还有,你赶紧叫人来修。”

  “唉,好!”他高兴地应下,至于什么时候才能修好,那就不知道啦,怎么说他也是为了能够留下来才对车子“下手”的。

  唐凯在后头笑着哼哼,“江镇凯那家伙,什么都不讨好,就一句话说对了,男的不坏,女的不爱。”

  ------------------回到家中,正好看到姜母端着一盘菜出来,看来是可以吃晚餐了。饭桌上,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农家小炒,虽然没有大酒店做的精致,却有另一番独特风味。

  “妈,我们回来了。”她叫一声,闻着菜香,“哇,好香呀!”

  唐凯在一旁看着她像只小老鼠一样觅食,不自觉地笑笑,姜母发现了他,“这位是…”

  唐凯笑着自我介绍,“你好,伯母,初次见面,我叫唐凯。”

  “唐凯?”姜母喃喃低语。

  姜琪予把注意力从饭桌上转移过来,“妈,这是我同事。”

  姜父刚刚好提着一锅汤出来,就恰好听到了“同事”两个字,“同事?我记得上次你同事他们来的时候没有见过这小伙子?”

  小伙子?噗~呵呵!

  “哦,上次他没空就没来。”她没有表明唐凯的身份,一个是觉得没必要,还有一个是他们关系有点复杂,难以解释清楚。

  “伯父,你好。”唐凯笑着向姜父点了点头。

  姜父把锅给端平了放在桌面上,笑着回应他,“你来得正好,刚好一起吃晚餐。”

  a%最{新#章);节~x上x酷匠H网s

  “来,来,坐。你看我,被你们这么一打岔都忘了招呼客人了。”姜母不好意思笑笑。

  “伯父、伯母,你们别客气,是我麻烦到二位了。”唐凯还给姜琪予使了个眼色。

  “爸、妈,你们也别站着了,我们吃吧,对了,欣予呢?”姜琪予看出他的不自然,连忙扯开话题。

  “欣予今天去她同学家吃,晚点才回来。”

  “哦。那我们先吃吧。”

  “你们吃,我去厨房把那蒸鱼拿出来。”姜母在招呼他们,姜父则进了厨房拿菜。

  “唐先生,不好意思呀,你初来乍到都没有什么好招待的,是我怠慢了。”姜母说。“小愚也真是的,同事来了也不提前知会一声。”

  “妈,我又不知道他会来。”

  唐凯扬起嘴角,客气地说,“伯母,是我不好意思才对,这么晚还来打扰你们。”

  姜琪予撅着嘴,“才知道。”

  “小愚,没礼貌。”姜母睨了她一眼。

  唐凯依旧笑笑,“不碍事,我习惯了。”现在那个家没她在闹,他才真的是不习惯呢。

  “这丫头不懂事,你多多包涵。”姜母说。

  “我们这丫头呀,乖巧是乖巧,就是脾气一上来那就一个字‘倔’。”姜父补充道,“你们既然是同事,那以后就麻烦你多多关照了。”

  “一定一定。”无论姜父姜母说什么,他都礼貌地一一应答,完全没有端架子。

  姜琪予有一刻恍惚,这是见家长的感觉呀!

  “爸、妈,不要我一个同事来,你们就揭我老底呀,叫我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姜琪予抗议道。

  “哈哈。”唐凯笑笑。

  “这人就是这样,说几句不爱听的就反驳。”姜母嗔怪道。

  姜琪予吐吐舌头,“吃饭,不跟你们争。”

  “好好,吃饭。唐先生呀,你试试这个清蒸鲈鱼,呵,乡下人家没什么好招待的,比不上城里的馆子,不过这些都是正宗绿色食材,你可得尝尝。”姜母说。

  “伯母,你就不要叫我先生的了,你们都是长辈,我和小愚又是同事,你们叫我小凯就可以了。”

  姜父喝了杯酒,笑得脸红润红润的,“看这小伙子,斯文礼貌,小愚呀,你交的朋友都不错,那个…宏涛也很不错。哈哈。”

  “哦?”唐凯斜了姜琪予一眼。

  “咳咳,上次大家一起过来的,我爸跟几个男同事一起喝过酒。”这算是解释。

  “小凯,我们也来喝一杯。”男人就是三句话不离酒。

  “好。”两、三杯白酒下肚,他的头就晕晕的了,“这酒后劲好大。”

  “不会喝酒就不要喝。”姜琪予阻止了他继续喝酒的动作,她还记得上次他喝醉酒后发生的事情。

  姜母看出一些端倪,“老头子,我看小凯不大会喝酒,你可别灌坏他。”

  “哈哈,我这人一高兴就得喝几杯,小凯啊,你喝点汤解解酒。”

  “好。”

  他刚要盛汤来喝,姜琪予就把那豆腐汤递送到他跟前,“喝汤暖胃!不会喝还学人家喝酒。”

  这些动作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半点没有刻意,不过就因为如此才出卖了她那一点点小心思。

  作为她的父母,他们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暧昧。

  “看什么看,快喝,我怕我爸把你灌坏了,你今晚就要赖着不走了。”她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了之后,就改变了对他的态度。

  姜母一听就提议了,“小凯,我看你今天喝得有点高,开车不安全,还是留在这里住一晚,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他怎么会介意,本来他就是这么打算的。虽然内心狂喜,面上还是装得云淡风轻。

  “不行,妈,他没带换洗衣服,而且咱家就那三个房间,不够睡人。”

  “怎么会,上回大家不是挤挤就睡了吗,没带换洗的衣服没关系,小凯不介意就先穿我的。”姜父慷慨说道。

  这里的人没有那么多讲究,大家都是豪气冲天的汉子没有那么爱计较。

  “好!”唐凯爽快应下。

  “不好,他,他,他有洁癖。”姜琪予头大,终于找到一个适当的理由。

  唐凯脸上划过尴尬,“不会不会,伯父,我没有那么多讲究。”

  姜父有些醉意没有想太多,笑笑,“好好,那就这么定了。”

  姜母又给姜琪予使个眼色,那意思是:人家专程来看你,你好意思让人家这么晚离开?

  姜琪予无奈,瞪了唐凯一眼,“看你干的好事!”

  唐凯耸耸肩,“我也很无辜,谁让我的车坏了。”

  “吃饭!”姜琪予不想多说,直接端起饭碗,拿着筷子拼命地扒饭,气的呀!

  她可以留他下来吃饭,但是他今晚在这里住,她不失眠才怪!

  她算是长见识了,什么和善温良的小伙子,他根本就是腹黑老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接下来的故事会很精彩哦,看完前面杂七杂八的、勾心斗角的,咱接下来看看轻松诙谐幽默,看看老男人怎么抓住傻呆萌妹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