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黄昏,两个人在乡村小道上流转徘徊,在别人眼中,他们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因为彼此的深一步了解,姜琪予也似乎不再那么尴尬,逐渐地展露自己的本性,刘元斌欣喜地发现原来她也是那么善于交谈的人,本来很排斥相亲的他现在慢慢也敞开心了,毕竟第一次的相亲让他还心有余悸。

  平凡的人总是有许多细碎的想法,比如小到生活中的茶米油盐,大到对未来的规划和憧憬,姜琪予发现好像两个人在同一个阶层打拼的都能够想到一块儿去,毕竟他以前也是一步一步从实习老师走到今天教授的职位,其实,光这样也不是说两个人适合做情侣,有些事情不是一蹴而就,得慢慢地从外而内的了解,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适合对方,所以,他们只当是朋友在相处,并不是别人眼中的情侣。

  步伐逐渐地接近家门口,不远处竟然停着一辆黑色的悍马越野车,那股霸气十足的劲头十分地令人震撼,那耀眼夺目的车牌号更是张扬,姜琪予没有料到是唐凯,毕竟那个人从来那么低调,连张扬的霸道个性都是从侧面表现出来的,哪里会使得上这么明目张胆的看头。

  两个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头顶上都冒着大大的问号,刘元斌疑问,“是不是有亲戚来?”

  “我们家没有这么一个亲戚。”谁高攀得上这种有钱人,她家的亲戚最多就是生意人,勉强糊口饭吃的那种,好的那些都忘了家在哪里了。

  刘元斌点点头,她淡淡说道,“也许是别人家把车停在那里了,现在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爱炫富,动不动就横行霸道。”她始终没有把这个横行霸道与那个霸道独裁的人联想到一起,如果有人说是唐凯的,她一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不管他了,我们绕路就是。”

  其实,他们两个不知道地是,早在他们漫山遍野地谈笑风生时,唐凯就一直在那里等了,邻里乡亲都已经顶礼膜拜过他那辆霸气侧漏的悍马了,只不过介于这男人强大的气场不敢多加逗留才离开。

  两人跟悍马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里面的男人走了出来,迅速地从后面拽住了她的手。

  “啊~”突然她大叫一声。

  “小愚。”刘元斌眼疾手快地揽着她的腰,下一秒,便愣愣地看了一眼牵着她手的男人。

  感受到了来自男人的敌意,还有姜琪予惊呆的表情,刘元斌缓慢地缩回手,凝眸一瞧,是他!

  “唐凯?”他怎么来了?

  唐凯的眸光阴晴不定,尤其在看到姜琪予不似惊喜更似嫌弃的样子,两团小火苗蹭蹭地在眼底燃烧。

  刘元斌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不认识。”

  “他是谁?”

  姜琪予矢口否认两人的关系,而唐凯的着重点却是在那个男人身上。男人,她身边竟然站着一个男人,而他竟然在这里傻傻地等了她几个小时。

  这种尖锐的针锋相对,刘元斌不是没眼力劲的人,自然看的出来他们的微妙关系,但是老师的聪明之处在于言语上的犀利,“你好,我叫刘元斌。呃,不知道我们小愚哪个地方得失了你,但是请不要动粗,有话大家好说。”

  一句话,把主客的身份都表露无疑,那意思就是唐凯还是个外人。

  唐凯非但不放手,反而握得更紧,大手一拽,姜琪予便乖乖地被纳入其怀中,看着怀中的女人被制服,他才正视刘元斌,似笑非笑地说道,“你们?难道小愚没告诉你,我和她的关系?”顿了顿,“还是我来告诉你,我们的关系。”

  姜琪予及时制止了唐凯接下去的话,“刘先生,我没事,这是我朋友,你先回去吧,有空再联系。”

  刘元斌没有要走动的意思,定定地看着唐凯,“我只相信小愚对我说的话,毕竟我觉得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他又看了一眼姜琪予,唯独她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毕竟如果她有男朋友,那干嘛还去相亲呢?

  唐凯一听,一股怒火春风吹又生,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早就将刘元斌千刀万剐了。

  姜琪予在唐凯的怀里动弹不得,只得压低声音说道,“唐凯,你别胡说,刘先生是我朋友,你要是敢不客气,我就对你不客气。”

  袒护!赤裸裸地袒护!

  酷匠《2网R唯一o3正√版YI,.U其$他B都^3是盗VP版^

  “如果我说不呢?”他半眯着眸子,里面隐含着危险。

  “刘先生,天色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去吧。”这张脸很危险,她怕再看下去就无药可救了,只好艰难地挪开视线。

  刘元斌不好勉强她,只得说,“小愚,可能你们之间有些误会,你们先把误会解除了先,我先回去了,下次见。”他还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唐凯然后说,“小愚,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

  -------------刘元斌走了之后,唐凯才松开姜琪予,语气不好,“他到底是谁?”

  “朋友。”她细语道。

  他看看她,确定没有说谎。问道,“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你知不知道我昨晚打了你一整晚的电话?”

  “我手机丢了。”她心虚地答道,实际上,她把那部手机放在君海湾了,自己又买了一个。

  “手机丢了,你起码得跟我说一下。”

  “有什么好说的。”

  他突然又板着脸严肃起来,“你为什么突然要走?”

  “我觉得这件事情本来就该这么解决的,拖久了对大家都不好。”

  “姜琪予,那些事情你跟我说过了吗,就单方面出卖我?”

  “我承认我当时冲动了一点,对不起。不过我也是没办法,我不想再欺骗一个对我那么好的老人,老夫人待我像亲生子女一样,我怎么都不敢瞒着她。”

  “是吗?那我呢?你都没有给我一个交代。”

  “我觉得你会理解的,这样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跟我断了关系,你才好跟她在一起。”

  “我跟你说过,不准再说和我没有关系,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是不是?”

  “是。”她呆呆看了他一眼,他很生气,“你怎么来了?”

  唐凯叹口气,“哎,我来追债的,有人欠我违约金没还,肯定得找那个人赔偿。不然我就亏了,你说是不是?”

  “唐凯,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还给你的。你可不可以看在我们合作过的份上给我一点点时间。”她现在存款不多,剩下的几万块都给了家里,老夫人给了她50万,她还想先借来用,到时候有剩的,加上自己再工作赚来的一点点慢慢还,这笔钱是用来救急的,不能乱用的。

  欣予要读书,还有她自己也在打算要去进修。

  唐凯听着她的打算,忽然掰正了她的脸,戏言道“既然没钱,那就允许你以身相许。”

  猝不及防地一吻,“唔…”呼吸越来越急促,肺部像打了气一样无限膨胀,胸口处砰砰乱跳。

  吻毕,看着她充盈着雾气的水眸,微微闭合,嘴角有些肿胀,显得那么娇嫩欲滴。他的心由衷地生出一股满足感。

  “下次不要化妆,尤其在别的男人面前。”结果还不忘挑逗她两句。

  姜琪予恼羞成怒,“唐凯,你个流氓。”

  他换了一副好心情,痞痞一笑,“呵呵,再说,我保证让你乖乖‘闭嘴’。”

  她只能无声地瞪着他,恨不得拍死这匹大灰狼。

  “谁允许你走了?是不是我之前太纵容你,把你胆子养肥了,你才这样肆无忌惮地逃跑?”

  面对他的强势逼问,姜琪予有些委屈,“你这个资本家,我都不要你的钱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他一把扣住她的肩膀,郑重道,“对不起。”

  她的情绪濒临发作,“你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如果你觉得欠我钱良心过不去,那你开张支票寄过来就好,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唐凯顶着一头黑线,有些好笑,敲敲她的脑壳,“死丫头,你以为我过来就是为了说钱的事儿?”

  “那你来干嘛?如果是要来解释或者是炫耀你和方思咏的感情如何情真意切,那大可不必了,我没兴趣。”

  他剑眉紧拧,扯扯嘴角解释,”我不是有心欺骗你的。”

  “你骗了我那么多次,我干嘛还要相信你。”说起这件事她就很生气,气他的欺骗,还有气自己不争气,只要他解释,她还是会选择相信。

  “你说过你相信我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说谎,我只是怕你听到那些流言蜚语会动摇、误会,所以我才会说谎骗你。我可以以我人格保证,那些报道都是虚假的,子虚乌有的事。”解释对他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他都很不屑做这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熬夜通宵码文都值得了,今天追书的还有吗?有的话明天多码几个字,哈哈,祝各位端午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