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难得小愚这么主动,那就去看看嘛!看不顺眼就掰呗。”王婶得逞了,更是卖力。

  “真的没关系?”姜母再次确认。

  “嗯嗯!只是去坐坐,又没什么,就当作认识多一个朋友。”她说得诚恳。

  “丫头!”姜父想出言阻止。

  “爸,你别担心。你女儿我精得很,况且,难道你不好奇这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吗?咱们就去看看是不是有像王婶说的那么好。是不是?”她向姜父吐吐舌头,示意他安心。

  姜父刚刚被王婶一激,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有没有像她说得那么好。

  “丫头,那你可得看仔细了。哼,别让你王婶坑了。”姜父开玩笑道。

  “老姜,你怎么说话的,呵呵。”王婶也不气,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脾气什么的都还了解得透。

  姜母打圆场,“这不,我们老姜也同意了,这就劳烦王婶你去说说了。”

  “好叻。”王婶乐呵一笑,爽快地答应了。

  “那就依小愚的意思吧!”姜母还对王婶交代几句,“可千万是要好人家,别胡来”。

  “放心放心,我明天就去说说。”王婶兴奋得迫不及待跑去教授家,哈哈~~------------晚上,打开手机一看有几十通未接电话,都是申宏涛的。她把唐凯拉入了黑名单了,打从结束就这么去做了。

  “宏涛?”

  “小愚…”电话那头,低哑的嗓音透露着一丝的疲倦和喜悦。

  “宏涛,让你担心了。”

  “我找你不到,所以…”他想说唐凯找到他们公司了,可是他私心不想告诉他具体如何联系姜琪予。

  “嗯?”

  “没事。你没事就好。”

  “恩。”

  “那…”

  “有事吗?”这话平时对熟人说不会让人产生误会,但是对申宏涛来说,却有些疏离。

  “傻瓜,你的意思是我有事才可以找你吗?”

  “呵,不是。”

  “你回老家啦?我以为你还在A市。”

  “嗯,回来有半个多月了。”

  “哦?”申宏涛皱眉,都回去半个多月了,那个人才想到找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想家了,想回来陪陪家人。”她现在的语气都带着甘露的滋润,温吞气爽。

  “嗯,我有时间一定会去跟叔叔喝喝酒。”

  “哈哈,你要是过来,我爸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哈哈..”.聊了一整晚,挂断电话之后她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换上了失落的表情,脑海中仍然挥之不去对唐凯的思念,不知道他回来了没有?有没有找她?如果发现她不在会不会到处找她呢?她真的很想大力地捶自己的脑袋,哎,既然要忘就忘得彻底一点,不要再想了。

  酷Y匠z网正~版N首☆h发◇U

  而那个男人一个晚上都在打她的电话,直到电话没电了,人的精力也乏了,也不知道几点就沉沉地睡下了。

  -----------昨晚睡得不怎么好,原本还想赖床的,但是想到今天约了那个刘老三,呃,这名字一听就不靠谱,还有,他是教授,那会不会满口“之乎者也”啊!昨晚是哪根筋不搭边才会答应相亲这事?

  整个身子趴在软绵绵的床上,从被窝里探出个头,头发乱糟糟地,脸蛋像没长开似的,都凑在一块儿了。再接着慢吞吞地伸出一条玉臂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一看,嗨,还有3个小时,再睡一会儿。

  “扣扣~”有人敲门。

  “…”没应。

  “小愚,都快中午了,你还在磨蹭什么啊?”外面姜母在催她。

  “啊~妈,别吵我,让我再睡一会儿。”

  这怎么说话的,嘟嘟囔囔地都听不清楚在讲什么。“丫头,你可跟人家约好了的,你可别失信于人。”这丫头,没事在家就变得很懒。

  “这不还有三个小时嘛?”虽然不情不愿,但是还是起来了。

  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再挠挠头发,额,怎一个凌乱了得?不过说来也快,姜琪予这个人属于行动派,不用一会儿工夫,她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起来之后帮着妈妈做午饭,刷刷洗洗也差不多到了约定时间了。

  临出门前,妈妈还交代多微笑,女孩子微笑才讨人喜欢。

  “嘻嘻。”对着镜子咧了咧嘴,真难看,“说不定那个老夫子还不喜欢人家笑嘻嘻的模样呢。”

  ---------约会的地点是在小镇的一家奶茶店,乡下人家最高档的会所就是这种简单的“休闲吧”。

  她远远地望过去,门口站着一个男子,他背对着她,应该是在看奶茶店门口贴着的传单之类的东西,所以她也只看到一个宽厚的肩膀和高挺的背影。

  她走到他的跟前,轻浅出声,“你好。请问是刘元斌先生吗?”

  男子听闻转身看着她,天蓝浅绿相间的连体高腰裙,一双精致小巧的秋鞋,她站着刚刚好到他下巴的位置,所以更方便他欣赏她秀气玲珑的五官,他们距离不到两步,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整个人充斥一种由内而外的舒适感。

  姜琪予意外地发现这个男子并不像她口中的老夫子,确切地说,他笑起来很亲切,但仍然带着一丝老师的强大气场,有些亲近,有些距离。阳光从他的头顶上倾斜下来,一头乌黑发亮的短发,扫去了多余的刘海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剑眉星目,鹰勾的鼻子,樱花般的唇瓣,她最喜欢的莫过于他那轻浅的一笑,说不上有多震撼,不过更多的是舒服,他少了唐凯的强势,比申宏涛多了一丝刚毅。

  “嗨。”如大多数第一次相亲的女孩子,她也会有悸动和羞涩,紧张地同他挥挥手,打了声招呼。

  “嗨,姜小姐。”一口皓齿洁白光亮,看得她有些晃神。

  “让你久等了。”看着他伸出的右手,她大方地握回去。

  “能够等这么一位美丽的小姐,这是我的荣幸。”礼貌得体。

  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随后她便先进了奶茶店,环顾四周的环境,这里不大却很温馨,适合聊天,店家兴奋地走到他们面前,痴痴地看着男子,刘元斌笑笑,示意姜琪予点餐,她却推给他,“还是你点吧。我也不知道喝什么?”

  男人轻轻打开了菜单,细细地浏览一遍,而后说道,“一杯蜂蜜柠檬汁,温的,给这位小姐,我要一杯椰汁西米露,小吃就一个红豆派,豆皮卷,还有脆皮鱼米,都要小份的。甜品就一份黑森林和一份抹茶小蛋糕,暂时就这样,麻烦你了。”

  店家是个十几岁的少女,见到这位大帅哥自然没有抵抗能力,禁不住出口,“小姐,你好幸福哦,你男朋友对你真好。”走完还兴奋跑到柜台跟其他同事说说笑笑,对他们评论有加。

  姜琪予尴尬低头,以此来掩饰自己羞红的脸颊,刘元斌自然察觉到,默不作声地拿起纸巾擦起了桌子,两人开始都不说几句话,直到吃的上桌了才开始有话聊。

  刘元斌把蜂蜜柠檬汁,还有一份抹茶小蛋糕轻放在她跟前,笑着说,“女孩子吃冷的不好,还有,这个抹茶的口味应该很讨你们女孩子的芳心。”

  姜琪予心满意足地喝一口柠檬水,酸酸甜甜的很爽口,丝毫没有因为吃了午餐而有饱胀感,再用勺子挑了一口小蛋糕含在嘴里,抹茶的清新和蛋糕的甜腻,顿时心里美美的。

  “好吃吗?”刘元斌笑着看她,一看便知道她很喜欢。

  有吃的顿时还管什么形象,“嗯嗯。好吃。”捂着嘴笑了起来。

  “嗯嗯。好吃你就多吃点。”

  “噗嗤~”哈哈,她被他的广告语逗乐了。

  “哈哈~”他也哈哈笑了起来,递过纸巾给她擦嘴。

  “没想到你这教授这么幽默。”

  “哦?那你觉得我这个教授应该是怎么样的?”

  姜琪予放下勺子,擦擦嘴,有样学样,“不是应该摸摸下巴胡子,然后转转脑袋,开始一口之乎者也的吗?”

  “哈哈。”他顿时仰头大笑,旁边几个女孩皆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天啊,这俊美非凡的男子还可以笑得如此风生水起,真是羡慕他对面坐的女孩子。

  她倒不以为意,戳戳吸管,搅搅柠檬汁,“难道不是吗?”

  “哈哈,我倒没想到我给你的形象是这样的。”

  “呃?呵呵。”她不好意思笑笑,开始她还真的很不想见到他,万一如她想的那样那就糟糕了。

  虽然她也不是什么外貌协会,但是对于即将要相亲的对象还是有些好奇的嘛!

  这个时候,小吃也上来了,他拿叉子叉了一块豆皮卷给她,“尝尝这个,应该很合你胃口,刚刚吃完午餐,所以我没有点太大份的,不过我知道女孩子喜欢吃一些可口的小零食,这个不错。”

  “谢谢。”很贴心的人,王婶也说得没错,离过婚的男人确实很懂得照顾人。

  前面的预热结束,两个人也没有像开始见面的那样拘束,他开始介绍自己,“王婶跟我说了你的大概情况,那我简单介绍自己,我叫刘元斌,现在在A大当硕士导师。”

  “我叫姜琪予,你叫我小愚就可以。”

  “嗯,好的,那小愚现在在做什么呢?”

  “我刚辞职回家玩几天。”

  “哦。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我是放假了所以回来。”

  “嗯嗯。”

  “呵呵,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话题到这里本该结束的,姜琪予无聊所以随意地看看屋内的摆设,刘元斌轻巧地找出话题,“小愚,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嗯,我应该还会去进修自己的专业吧。”

  他轻抿一口椰汁,淡淡开口,“你是什么专业的?”

  “广告学,我之前是做策划的,不过我更喜欢自主设计这一块。”

  “这个专业很吃香。那你打算去哪里进修?”

  “暂时还没想到,过两天再筛选学校吧。”现在有点闲钱,她也是有这个打算的。

  “嗯。”

  又是无话,她尴尬地喝几口水,然后又听他提议道,“不如我们吃完之后去逛逛吧,我知道这边有个好去处。”

  她也不想坐在这里,没有话题很尴尬的,“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喜欢的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互动哦,或者喜欢那个角色多一些的可以跟不凡提,不凡会尽量满足大家的。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