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过去了,唐凯和方思咏在美国的消息也被挖了出来,打从回来之后姜琪予就一直盯着电视看娱乐报道,现在除了财经频道能见到唐凯,其他时间基本上被娱乐封面占据一大片空间。

  “小愚?”姜母摇摇头,现在她整个人的注意力都被电视吸引了,眼里哪还有这个妈妈。

  &H酷◇匠网…永久6X免f费看小说c@

  “妈。”就算是应声,也是眼睛移不开视线。

  “又在看报道呀?这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在聊那些人的无聊话题。”姜母抱怨了。

  “没有,我就随便看看。”最终,她还是依依不舍地关了电视。

  “随便看看?”

  “恩。”

  “不要看了,来,跟我学习学习怎么做这道菜?”

  “哦哦。来了。唉,妈,欣予国庆回来吗?”

  “她说军训完了就回来。”

  “哦,好。”

  “对了,你拿回来的那笔钱,我打算过几天去镇上存起来,你跟我去吧。”

  “好,妈,那里边的都是给你和爸用的,欣予的学费你们就不要操心了。”

  “小愚,你不要怪妈多嘴,那些钱你是怎么…”

  “那些钱都是我这些年攒起来的,你放心,我一没偷,二没抢的,是正大光明赚的。”她就是怕她妈妈怀疑什么,才把不多的钱给他们,自己把剩下一部分留起来。

  姜母生性忠厚,没那么多歪歪心思,也没往深的想,连连夸道,“好,好呀,我女儿长大了,懂事了,更会替爸爸妈妈分担家事了,将来若是欣予也出去工作了,我让她跟你好好学习学习。”

  她一听也乐了,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好,有家人在身边,有得吃有得睡,还有钱花,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只是,当她的视线又重新看到那电视上时,才发现有些东西跟原来想的已经不一样了。

  -----------美国天空灰蒙蒙的一片,看来是要下雨了,如果在家的话,在书房的窗前看着庭院里的花儿接受上天的洗礼,应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可是现在的他却装着满满的心事。

  “凯。”方思咏不知道醒了多少回了,每次都看着他站在病房的窗前看着外面,却始终不愿意把过多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

  “下雨了,不知道A市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她故意感慨道,她知道他整颗心都在那个地方,不,确切地说,他真的是把那个女人放在心上了。

  唐凯只是转身,并未朝病床的方向走去,而是选择了离病床有个3米远的沙发上坐下,拿起手中的报纸,旁若无人地看着。

  方思咏气郁,故意哼了一声,还把枕头故意垫得高高地,一躺下侧身,故意生着闷气。

  这些天她算是露出原形了,故意在他面前撒娇扮萌,有些时候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疼,明明手术一个礼拜之后就可以出院,她硬是要留个十天半个月。

  唐凯知道她的心思,本想拆穿,但念在她年纪轻轻不懂事,任性在所难免,加上他曾经答应过莫淑华一定会好生照看她,于是,纵然是再多不满,仍旧忍下心里头的愤懑,一如既往地照顾她的感受。

  可是,随着日子越来越长,他就更加归心似箭了,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姜琪予的面前,恨不得立刻就能把她揽进怀里,好好地抱个够,好好地亲个够。

  他不想把她让给任何人,他错了,以后如果他要是放手了才是真正的笨蛋,那样才是真的后悔都来不及了。

  “斯咏,我要回国了。”终于,他还是忍不住地说了出来。

  “凯。”她立马从床上蹦起来,难道她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要发生了?

  “你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想我该是时候回去了。”

  “凯,你要回去找她吗?”她问的时候,手已经攥紧了被单了。

  “恩。”

  “凯,你忘了姐姐了吗?”

  唐凯掀起眼帘,定神看着她,“斯咏,我没有忘记淑华,我也不会忘记她,但是只是记忆的方式改变了而已。”

  “那你怎么可以爱上别人?”刚好的伤疤又开始撕裂了,眼泪像不要钱的一样漱漱地流着。

  “斯咏,淑华已经不在人世了,而我,不想再孤零零的了。你听说过一句话吗?有人说,上帝在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我想,我是不是真的不应该拒绝幸福来敲门。曾经的我,徘徊于责任、承诺和爱的选择当中,我觉得我是爱那个女孩的,可是我又不敢太爱,我怕对不起淑华,可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

  “借口,凯,你告诉我,那是你变心的借口,你说你爱姐姐,难道你都不能看在她的份上爱我吗?你明明就是移情别恋了。”

  “斯咏,我想你应该明白,每个人都是无可取代的,你是你,淑华是淑华,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不能像我以前那么去想,以前我觉得我就是爱着淑华,所以才会对姜琪予忽冷忽热,可后来,是她让我明白了一个浅显,却又始终被我忽略的道理,那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他静静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丝毫不在乎哭得像个泪人的方思咏。

  就当他薄情吧,他不能再心慈手软了,该放手就放手!

  方思咏激动地跑到他跟前,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凯,你不能不要我,你不要不要我,我爱你,凯,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看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孩,他的心其实也很心疼的,但是这份心疼终究不是爱,“斯咏,别这样,起来,你身体还虚着,不要跪在地上,着了凉不好。”他弯腰去扶她,而她却始终跪在地上,悲哀地乞求能够得到他一点点的爱。

  “凯,我不要,你还是会心疼我的是吗?那是不是说明其实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不要,求求你,不要放开我。”

  “斯咏…”他想说他的心不曾装过你,怎么还会在心里有你呢?

  “你怎么可以那么狠心?难道你忘记了曾经你是怎么爱姐姐的了吗?难道这张脸还不足以勾起你最深沉的记忆吗?”

  “斯咏,有些事变了就是变了,你说我凉薄无情也好,说我见异思迁也罢,但是爱了就是爱了,连我自己都不知不觉地在沦陷了,你知道当她说离开我的时候,我是怎么样个心情吗?我其实内心很煎熬,很纠结,坦白来说,我就是个懦夫,在面对伟大的爱的时候,我竟然退缩了。”

  “我记得有一个人说过,假如站在你面前的是你喜欢的人的时候,你就会很开心很开心,但是我发现我来到这里以后,其实我很不开心,我接到电话说她已经离开了,我就再也开心不起来了。”他双手握着方思咏的肩头,歉意了然,“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初始以为我这辈子不会再爱了,那是因为我一直活在了过去那个怪圈里面,我以为只要我不再去爱别人就是守住了对淑华的承诺,但是我却忘了是不是还能在可以爱的时候再去深爱一次。总的来说,我爱的是她们的独立个体,跟是谁的影子都毫无关系,我爱她们,在能爱的时候我绝对忠诚于一个,绝对不会辜负任何一个,可是,我也要接受事实了呀,我要接受淑华的离开,也要接受新的到来。”

  “唐凯,你好自私,你怎么可以说的振振有词,你知道吗?我忽然觉得,姐姐其实一直都爱错了你。”

  “斯咏,我知道你心里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选择了你,你会幸福吗?难道你要一直活在淑华的阴影下吗?还有,假如我爱的是你,你还会谴责我对淑华的,你所谓的背叛吗?”

  方思咏被堵的哑口无言,唐凯继续道,“对于这件事,我不想解释太多,但是这件事情根本毫无章法可依,我们的爱并不违背道德伦理,是该被祝福的。我希望你能够放下过去的执念,不要再对我抱有任何的期望,我知道,说出这番话会说明我有多狠心,但是我确实不想让你再为我丢失自己的本性,我一直都觉得你应该是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可以在我的庇佑下成长,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成长,我不希望你为了一个不该为的人而迷失自我。”

  “唐凯,我到底哪里配不上你,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值得你为了她抛弃之前的种种承诺,你的心都去了哪里,你觉得你爱上她之后,你以为你真的还会记得我,记得姐姐吗?别傻了,那都是骗人的,你清醒点好吗?我求求你。”她紧紧地抱着唐凯的手,好像生怕他下一秒就真的走了。

  方思咏问他,到底姜琪予哪里好?

  她的好?他不知道怎么说,不过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他们每天吵架,但是那个女人,只要你对她稍微好一点她就不爱计较了;虽然他是用了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把她强留在身边,不过她没有把这些记恨在他母亲身上,并且还把她照顾得妥妥贴贴的,说明她善良宽容;刚开始他不让她工作,即便她面对他的时候有些胆怯,但还是会做到据理力争,骨子里还是很倔很执着的人;她其实不爱钻牛角尖,即便他说了让彼此关系回到原点,她仍然会本本分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也会在他出差回来的时候去接他;她有些孩子脾气,会吵会闹会哭会笑,开心了就跟他讲笑话,斗斗表情,不开心了就会跟他大吵大闹;有时候她又很善解人意,在他累了的时候,会送上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告诉他她相信他。

  这就是他喜欢的女孩呀,她让他的生活变得立体化,多元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