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警局出来走到停车场还有小段距离,向警瑶走了一步就回头看看萧逸飞那个方向,申宏涛就一直往前走,根本没有回头看她,也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忽然,“咚”一声,她就撞上了申宏涛的胸膛,眼睛和他的发生碰撞,“申…申…申总监。”

  申宏涛握了握拳,“向警瑶,你什么时候才懂得安分?”

  申总监?呵,她倒还记得他是她的谁,不是要辞职吗?

  向警瑶本来就觉得疲乏,现在看到他那一张猪肝色的脸,就更加没心思争吵了,直接绕过他就走,拦了一辆计程车,坐上去,头也不回就走了。

  第二次,这是第二次,申宏涛被这个女人抛下两次。

  他肯定不甘心,直接上车追了上去,第一次横冲直撞地冲上去,直到把那辆的士拦了下来,“你干什么?”向警瑶被他毫不客气地从车上拽了下来。

  “干什么?”他气郁,“你这女人,自己干的那些蠢事,还问我要干什么?现在半夜三更我还特意跑过来救你,你就这态度?”

  向警瑶也气,“请你搞清楚,不是我让你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还有,我从来没有指望过你会过来。”

  “你!!!”没错,是他自己要过来的,该死的!接到徐安琪的电话的时候,他怎么会那么急匆匆地赶过来呢?!脑子被门夹了。

  “我来看看你这不可一世的刁蛮公主到底成什么落魄样,怎么样?”他加重了握着她手的力道。

  “放手。”她吼道。

  “哼!向警瑶,才一日不见你,你翅膀就硬了是吧?”

  “是,不,不是!而是我向警瑶从来都是这样的,你高兴也好,不高兴也罢,你看我不顺眼,我不出现在你面前这样可以了吧!”

  “呵,看不出来,你本事还挺大的,就一天时间,警察局进了,连带未婚夫都有了?”

  向警瑶怒极反笑,故意问他,“你在吃醋吗?”

  “哼!吃醋?你别自作多情,我从来都不喜欢你,哪来的醋吃?”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而刚刚眼睛闪烁了一下的时候,他却自动忽略了过去。

  “那你这么生气干什么?从警局出来你就没有给我好脸色看,你要搞清楚,我们已经解除雇佣关系了,不存在什么上司下属的关系,所以你没有权利管我。”

  旁边的司机大哥看不下去了,嚷了两句,可这边的形势是吵得如火如荼。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掉头走了,钱也不要了。

  “倒霉催的。”骂骂咧咧地就走了。

  “申宏涛,从今天开始,我向警瑶不需要你可怜,就算我没有亲人朋友在这里,也不用你管,大不了我就回去。”

  “你敢?你最好给我搞清楚,因为你醉酒伤人,我帮你垫付了那些医疗费,还有,因为你突然辞职不干,那些落下的工作堆积如山,你浪费了我多少资源,多少财力你懂吗?所以你必须给我留下,还有,你以为我的地盘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样不管不顾地抛开一切,任性妄为地当你的大小姐,那好,你现在就告诉你父母,你欠我的债有多少,让他们来还!”他义正言辞地说了一连串,目的却只有一个:她,不能走。她,必须留下。

  “你!你威胁我?”

  申宏涛直接给她一张黑脸,怒目瞪着她。

  “好,要我还债是吗?好,我还!”她掏出手机,想起打电话给她妈妈。

  突然想到今天向妈妈还那么操心她的事情,这个时候要是打给她,她会不会更加担心呢?以她的性格,不直接杀过来才怪。

  她垂败地搁下双手,“好,申宏涛,算你狠。”

  “那走吧。”他得逞之后,很自然地就牵起她的手走了。

  她喃喃道,“去哪儿?”

  “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四处张望一下,那辆的士不见了。“车呢?”

  “哼,司机早就被你气走了,还等着你吗?”

  她气愤地对着他的车的前胎踢了几下,“可恶可恶,倒霉倒霉!”

  “向警瑶,以后把你的性子收敛一下,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你这样子迟早出事,现在看,你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要你管。”

  “以后你就是我的债奴,你说我管不管。”

  …酷m匠%{网唯,一x正d(版,其%他…都t是JX盗版

  向警瑶悲催地发现,仅仅过了一天,她就已经从失恋、离职、到进警局,再到现在,居然还和申宏涛在一起,啊~神呀,给她一巴掌清醒清醒吧,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在路上,她一直两眼发呆,脑海中一直在想着那个叫她“小警”的人,好像是她高中同学的表哥吧,似乎去年还见过一次,萧逸飞?没错,就是那家伙,当时她老爸没有说明白,只是让她跟他一起去一个老朋友家坐坐,结果当时除了她同学小美,还有一个就是她哥哥,听说他在别的地方当差,一年只回来一次呢?!她当时没有多在意,连个正眼都没有瞧他!难道他以前听小美讲过她的事情,所以才说她“高傲”?这是误解,绝对是误解,她向警瑶虽然说是高傲了一点,可是却从来不会瞧不起人。

  “可恶!下次让我见到你非胖揍你一顿不可。”她一生气就嚷了出来,借着空气浮出了萧逸飞那张贱笑贼兮兮的脸一顿怒嗤。

  申宏涛皱眉,“你要揍谁?都这样了,还想着打架?”

  向警瑶高傲地挑起下巴,“哼,就不告诉你,我爱咋咋地。”

  “是不是又皮痒啦?”

  “我才没有!我在想刚刚那个帅哥怎么样?”她就是故意说出来的,就是看他会不会吃醋。

  “呵,哦~你未婚夫呀?”她没听出来那句“未婚夫”咬得有多重。

  “是呀,我爸和他舅舅很熟的,我爸的意思就是让我和他交往咯。而且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哼,这年头娃娃亲什么的你还信了?”

  “我当然不信,不过我挑选伴侣,一直都是看颜值的啦,他那么帅,而且你没有听到他用那么销魂的声音喊我‘小警’吗?简直连耳朵都怀孕了。”她还一脸陶醉的样子。“这么好的男人,我能不喜欢?”

  汽车“吱呀”一声,擦破马路,申宏涛气得涨红了脸,“向警瑶,你给我好好说话。”

  “我怎么不好好说话啦?”哎玛,差点磕死我了,还好有安全带。

  “那你刚刚怎么不让他带你走呀,干脆让他带你出去不就好了?”他终于找到理由反驳她了。“哈,还有是谁,刚刚看我要走,还叫得撕心裂肺的?”

  撕心裂肺???我可以吐吗?谁叫得撕心裂肺了?

  “申宏涛,我还不知道你这人还这么会狡辩的?”

  “哼!”

  “还说不是吃醋?明明就是!”

  申宏涛觉得跟向警瑶就是不可理喻,启动车子开走了。

  半路上,她憋了好久才说话,“申宏涛,你放心,以后我回去工作就不会再缠着你的了,我要申请调岗位,我不要做你的助理了,我要像琪琪他们一样有自己的职位,我想好好做设计,虽然我现在什么都不懂,不过我可以学的,我一定会学好的。”

  这话申宏涛爱听,连带整张脸都变得亲近柔和,“真的?”

  “恩!”她下定决心了。

  “你真的不再缠着我?”他才不信,向警瑶的性格他还不了解?

  “哼,你也太自大了吧,怪不得你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你!”

  “我不是有意要揭你的伤疤的,不过我现在想通了,就好像我对你一样,你不喜欢我,我勉强也没有用,我现在还不是勇敢地面对了,我说出来也不是要安慰你,或是控诉你什么,不过就是让你也要看清楚自己的心而已。”

  他没有说什么,继续开着他的车,向警瑶也不再说话,闭上眼睛假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