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

  向警瑶高度警惕了起来,咳嗽两声,定了定神,拿起手机,很狗腿的样子,撒娇味浓厚地叫一声,“妈~”

  “瑶瑶,怎么回事,妈给你电话都不接啦?”听出来向妈妈有些薄怒。

  向警瑶对着空气挤眉弄眼的,好像这样就有她老妈发飙表情的即视感,不过,嘴上还是讨好道,“妈,没有的事,我这不是很久没听你电话了吗?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妈,我可想你了。”

  “你这臭丫头,妈没有给你电话你就不会给我电话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哪敢!”她连忙又借着空气挥动着手,好像这样可以让她老妈感受她的真诚,唉,她老妈可不好惹。

  顺便提一下,这向家是靠房地产起家的,也算是那些“暴发户”啦,不过向爸爸向妈妈的人倒还算是朴实的老实人,就是说话改不了粗声粗气的。

  酷b《匠%“网◇正版)●首w;发c

  向警瑶有些像妈妈的性格,说话做事都挺豪迈直接的,所以这性格有些时候大大咧咧的,只怕得罪人多。

  “哼,就你这样不吭一声从北京跑到南方那个鬼地方,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我说你好好地不在自个儿家待着,偏偏要跑去那里受罪,你让妈,你让妈得多担心呀。”向妈妈说着说着就要哭了,从小到大,她的瑶瑶还没有离开过她呢,这一次居然一走就是走了3个月。

  “妈,这里不是什么鬼地方,这里跟咱首都一样漂亮。”其实这里确实也不错呀,虽然大家不喜欢吃辣的,冷的时候也不喝二锅头,不过他们比北方要稍微暖和,重要的是,这里有申宏涛呀!

  “哼,你这臭丫头,都不告诉我具体在哪里,我说让你爸派几个人保护你,你也不肯,你到底要愁死我是不是。”

  “妈…”她今天才受了委屈,现在她家老妈这么关心她,她自然就忍不住想哭呀。

  “瑶瑶,你是不是受什么委屈啦,告诉妈,妈现在就去找你,或者你自己马上回来。”

  “妈,我还想体验一下生活呢。”她可不敢跟她妈妈说她是为了一个不认识还不值得爱的男人跑过来的。

  “体验什么体验,咱家什么时候需要你去体验生活啦,你只要在爸爸妈妈的疼爱和关心下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就好,你要时刻记住,你是咱们向家永远的宝贝公主,没有人能够欺负你,还有你应该是要过公主般的生活的,不是要去受苦的,你给我马上回来。”

  她有时候就是那么执着,那么固执,“我不要,如果你再逼我,我永远都不回去。”

  向妈妈一听就急了,立马就服软,“好好好,你先别生气,妈那都是关心你才那么说的,你别生气哈。”

  “妈,我自己的事情我以后自己做主,你和爸以后都不要管我。”

  她怎么可能不管,那是她的宝贝女儿呀,折中地说道,“好好,那你有什么事情记得和家里人商量,钱不够花就跟妈说,知道吗?”

  “知道了。”

  “好。现在快天黑了,你一个女孩子也不要在外面逗留太久知道吗?”

  “恩。”

  “你那套公寓有没有暖气呀?不行就换一套屋子,知道吗?”

  “知道了。”

  “恩,这天现在忽冷忽热的,晚上你衣服要多穿一点,我当时叫你带多一点衣服,你还不乐意,嫌带太多麻烦。”

  她妈就是这么唠叨的人,“哎呀,妈,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你快去打牌吧,别管我了。”

  “打牌哪有我女儿重要。”

  “哎呀,知道啦!知道啦!我挂了。”她也不给她妈在说话的机会了,直接就挂了。

  那头的向妈妈正在和几个麻将友聊天做护肤呢,几个人当中有一个女人,她老公的外甥就在A市那边当差,听说见到了向警瑶,那向妈妈一听可乐坏了,这不,她对向警瑶的行踪还是了如指掌的,什么不要管呀?她能不管,能不操心吗?才那么点屁大的小屁孩,从来没有在社会上走过,怎么会知道人心险恶?

  “向太太,你就放心吧,我那外甥你也见过的,今年过年的时候不是来过吗?就高高瘦瘦的那个,他就在瑶瑶住的那片区当差,他在北京见过瑶瑶的,现在听说还住在瑶瑶的楼下呢,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呀?”那个太太就说了,这意思听着好像有些别的意思,向妈妈也听出那意思了,不过她家瑶瑶还小呢,还不想那么早把她嫁出去。

  “那郭太太,你得跟你外甥交代一下,让他平时多照应照应,唉,那丫头,平时倒是机灵,不过就怕她太单纯被骗了也不知道。”

  “诶,一定,一定。”那郭太太一听乐了,哎呀,这要是能跟向家沾点亲带点故的,也未尝不可,暴发户又怎么样,重要地是能聊到一块。

  “我家瑶瑶还小,我暂时还没有那个意思,你告诉你外甥,思想给我放单纯些,不要胡思乱想。”

  那郭太太听了有些不满了,但脸上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呀,“说哪里的话,就当交个朋友嘛,再说了,我说向太太,你也别太保守了,瑶瑶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这些都是人生必经之事,你何不放宽心点,让年轻人自己决定。”

  不是向妈妈思想老旧,就怕她女儿思想太单纯,遇到人不识好坏,那被骗了不是就被骗了吗?

  --------向警瑶出事了!

  半夜三更地被拉到警察局做客,原因是她跟几个醉鬼在酒吧闹事。

  “警察叔叔,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那帮人先找事的,他们要我和他们拼酒跳舞,我不肯,他们就来强的,我这是为了自保,才…才出手打他们的。”她喋喋不休地在解释着。

  坐在她对面的警察,是一个中年人,剃个平头,一脸肃严,再加上那套威武的制服,简直一派正气,连带着话都透着一股毋庸置疑地意味,“小姐,你还是把你的监护人叫过来跟我们说吧。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是个未成年人,你怎么可以偷偷去酒吧呢,还去的那种地方,那种地方是个鱼龙混杂的地儿,你都不顾自己的安危吗?你怎么不想想你父母把你养的那么大,你就净干这些让人操心的事!”

  “……”敢情这警察叔叔一秒变大妈,唠唠叨叨地讲个不停,就是为了训她。

  不过虽说她没怎么见过世面,但对于小小的恭维还是懂的,“我知道错了,我替我爸妈谢谢叔叔您,您看在我这么小的份上饶过我吧,万一我让我父母过来,他们知道了一定会被我气死的,您还是行行好,放过我这一回吧。”

  谁知,那警察叔叔就是油盐不进的主儿,“不行,必须得给你个教训,小小年纪不学好,净学些无用的东西,不让你父母来好好教训教训你,怎么知道你下次还敢不敢再犯?”

  向警瑶快疯了,这么晚了,她去哪里找监护人呀?她爸爸妈妈离这里十万八千里呢,怎么赶得来?呜呜~难道从此就要在这里过日子了吗?

  想想她就哭了出来,“呜呜~我不敢了,我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呜呜~您就放过我这一回吧,我爸爸妈妈都不在这里,我一个女孩子在外地读书,亲人都不在身边,难道你要我半夜三更地打电话给他们,吓死他们吗?”

  那个警察被她这么一闹,脸上的严厉顿时也崩塌不少,“那…”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际,一名男子向他们走过来,他穿着一套制服,从他的制服可以判定他的级别比这名警察叔叔要高,随着他的靠近,向警瑶只觉得她的头顶被一片阴影所覆盖,抬头看去,他的人很高大很俊逸,那横飞的剑眉、硕大的星眸、高挺的鼻梁,樱花般的唇瓣,扬着亦正亦邪的弧角,这种感觉好像只在面对胡搅蛮缠的犯罪分子时才会露出的狡黠姿态,可如今他却用来哄骗向警瑶。

  磁性悦耳的声音缓缓落在她的头顶,即刻便听他带着戏谑的口吻说道,“向小姐,再哭就变丑咯!”

  对女孩子来说,最害怕的事情无疑就是别人说她丑了,尤其是向警瑶,她听了之后竟然真的不哭了。

  眨巴眨巴眼睛,蠢萌蠢萌地看着肖逸飞,“你…”

  萧逸飞笑笑地看着她,然后偏头对那个警察叔叔点了点头,示意由他来接手,那警察叔叔表示明了立即退下。

  “向警瑶,你不认识我?”萧逸飞笑笑地看着她,然后伸手摸摸她的头。

  向警瑶擦擦眼角,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最后摇头,“不认识。你谁呀?”

  萧逸飞居然没有生气,反倒笑得爽朗,“看来你刚刚真的是在假哭。”

  一下子被人猜中心思,向警瑶干脆也不装了,“是又怎么样?你到底是谁呀,干嘛直接叫我名字,还摸我头。”

  “你真不认识我?”

  “不认识,切,我告诉你哟,别以为你是警察就可以披着羊皮诱骗我们纯良少女,我可以告你的。”

  “哈哈~向警瑶,你还是这么刁蛮任性。”

  “哼!我告诉你,想跟我向警瑶攀关系的人多了去了,我怎么会去记得那么多人,你,你该不会也是看中我什么才故意接近我,说我认识你的吧。”她危险地眯着眸子瞪着他。

  他定睛看着眼前这个看似高中生的小女孩,其实,除了性格有待调教,人倒是挺单纯的。

  “我叫萧逸飞,是你的相亲对象。”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