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宏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被她那么一骂,好像这两天来积压的沉闷心思顿时散去不少,难道他觉得这样被臭骂一顿可以帮助他清醒?他是受虐狂吗?

  徐安琪在外面就感觉到里头气氛不对,探头探脑地进他的办公室,悻悻开口,“总……监?”

  酷7匠uo网Y(首发tQ

  申宏涛看着徐安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正了正神色问道,“请进。”

  她想说总监你的表情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到底为哪般?话在心头盘旋了许久都不敢说出来。

  “总监,那个,我刚刚看到瑶瑶走了,是不是今后她都不来工作了?”

  “你怎么知道她不来工作了?”申宏涛心里有些别扭,特别听到“以后”“都不”这些词。

  “早在几天前她就想辞职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你说,她说你心情不好,还是慢点再说,今天该不会是跟你说这事吧?”

  他心里微微讶异,因为他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有那么善解人意的一面,也不知道原来她早就想辞职了,确认到,“你是说她很早就想辞职?”

  徐安琪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恩,对呀。”

  “为什么?她明明…”明明很渴望在这里工作的。

  “总监,你又不是不知道瑶瑶的心意,她本来就不属于这里的,但是为了你她可是熬了将近三个月呀。”她夸张地比划了三根手指。

  他就是知道才会觉得很惊讶,“那为什么还要走?”

  徐安琪嘟着嘴不满,“总监,你真是的,你那么辜负人家女孩子一片心意,你还想着她会留下来吗?是我,你这么对我不冷不热的,我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看在大家是朋友的份上,她就趁机“教育”他一下咯!

  其实有一半,她是替向警瑶不值得,一不留神把平时压在心里对申宏涛不满通通说了出来。

  申宏涛反思自己以往对她的态度,“难道我平时真的那么恶劣?”

  徐安琪被问得哑口无言,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没事抽风呀,干嘛那样说自己的上司,可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只能赴死地点点头了。

  申宏涛还真不知道自己原来有那么恶劣的一面,原本一直以谦谦君子示人的他,大家都会认为他多么谦让儒雅,多么体贴温柔,原来他也不过如此。

  “总…监,咦~这个,我也是一时口无遮拦,你别生气哈,其实我觉得你平时待人很友好,很团结友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对瑶瑶有那么大意见。”最后一句话她是很小声很小声说的。

  他也自知理亏,不过他也没后悔这么对待向警瑶,“她那些刁蛮任性的个性也是该改改了。”

  “况且她一个女孩子在这个城市无亲无故的,要是不好好教育教育她,她迟早会吃亏的。”

  “总监,你那么想改掉瑶瑶的坏毛病,该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吧?”徐安琪八卦地问了一句。

  他的心顿时漏了一拍,“不可能。”嘴上却很硬气。

  “总监,我们都知道你对瑶瑶没感觉,但是有些时候你越是想改变一个人,不知不觉就会喜欢上她的哟,这可是很危险的。”

  他的心又突突跳了两下,“我没打算改变她。”

  “哦。那好吧,我算是多嘴了。”她也没打算挖掘上司那么多的八卦新闻,这样可是会被咔嚓砍头的哟,“总监,这是你要的资料,我给带来了,你慢慢看,我出去了。”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切还是那么安静,就算少了一个人这公司还是照样运转。

  脑袋瓜子是这么想,可心里却始终抛不下那个疙瘩,他看看前面的办公桌,空空的,心里也是空空的,他刚刚确实是不应该把气撒在她身上的,自己的问题干嘛扯上别人呢。

  他处理了一会儿事情,左手习惯性地去拿咖啡来喝,结果手下意识地挥两下却着了个空,也许是叫习惯了,平时这些工作都是她在做的,他便唤出声,“向警瑶,给我…”突然才意识到原来她走了。

  心头涌上一股空虚感,让他感到很烦躁,这种感觉说不清到底是因为姜琪予还是向警瑶。

  算了,没有人帮他也没关系,他有手有脚不需要任何人,他才不会像向警瑶那样要别人鞍前马后地伺候。

  可是,走出去办公室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性地看看那个空落落的位置,一定是习惯使然。

  他这么告诉自己。

  ----------向警瑶一气之下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就甩手离开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好带的,自从当了申宏涛的助理之后,她就没有哪一天用得上自己的东西的,那些喜欢的小零食、化妆品、护肤品,还有几套她想穿得美美给他看的衣服通通都被他没收了,后来也干脆不带了,光想想就火大。

  “我今天非要好好吃喝玩乐不可。”她的面前是一幢百货大厦,广场外面那叫一个热闹非凡呀。

  “呵,没想到工作日还那么多人出来玩,看来我真是Out了,我有钱,干嘛还要去工作,干嘛不好好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东西,哼!”她嘴里碎碎念着,眼睛盯着那些指示标,超市她肯定不逛,那就从专柜开始吧,服装、化妆品等,逛完之后就吃个饭,下午就看场电影吧,之后晚上再去酒吧,“那家叫“夜”的就很不错呀,那上面的灯光、音响、气氛都很不错,哼,不是说我有钱任性吗?我就这么任性。”

  于是,向大小姐还真是启动了“无人能及”的玩乐模式,衣服就非得是要香奈儿、迪奥,包包必须是古驰,化妆品选择雅诗兰黛,香水是兰蔻品牌。

  “恩~好香啊。这款产品还蛮亲肤的,哇~我喜欢的最新款古驰包包耶,恩~跟我衣服也很搭。”每一个专柜她都巡视了个遍,那服务员当她是财神爷一样供着,屁颠屁颠地跟她介绍,给她提包,开玩笑,这光一个包包就可以让她两个月生活无忧啦。

  吃饭虽不是选择米其林,但起码都是五星级以上的法式大餐,什么鱼子酱沙拉、法式洋葱汤、黑菌鹅肝少司牛排、再配一瓶82拉菲红酒,甜品就来一道提拉米苏。

  按金星的说法,那叫“完美”。

  逛也逛过了,累死人了!一坐下,咱家向大小姐反而清醒不少,觉得这样的生活实在过于奢华,华而不实,就这样呆呆地坐着,想到之前拼命工作时的状态,在对比现在,一股前所未有的空虚寂寞感扑面而来,令她整个人感到失落和懊悔。

  “其实,能工作也不错呀,至少花自己的钱还比较心安理得。”她一边松着自己的小腿,一边在自圆其说,“唉,之前不要那么冲动就好了,起码还可以再看看申宏涛。”

  接着又很抓狂啦,“啊~我没事干嘛又想那个瞎子呀。”那眼睛是被鸡屎糊了眼睛里吗?三观不正,她是哪里招他嫌了?女人该有的东西她都有呀。

  “啊~~那我自己不是更瞎吗?居然看上那种人,真是脑袋被门夹了。”

  “可是,我好想回去待在他身边呀,我要不要回去道个歉呀?”

  “不行,不行,向警瑶,你怎么突然认怂了呢?你从来都是这样过来的呀,你要什么没有,何必在乎一份工作。”她摇头否认,“你应该是觉得逛久了太累了,整天围着这些物质的东西在转,很久没有陶冶情操了是吗?那就去看看电影吧。”她又重振雄风,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阔步朝电影院的方向走去。

  出来之后,两只眼睛都在打圈圈,电影是很不错,还是欧美的巨作,多少惊涛骇浪的画面呀,可惜她一眼都看不进去,更糟糕地是,她看到一对对小情侣的时候,她就开始出现幻觉了,感觉每个角落都好像有申宏涛的影子,看着看着就乱了。

  拍拍脑袋,使劲让自己清醒过来。“醒醒,向警瑶。”

  “接下来去哪里呢?哦,去‘夜’吧!”说走咱…哦,不对,应该是说走我就走呀~啦啦啦~她忙着自己的计划,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的手机,都不知道公司的同事找她找得有多急。

  “铃~”电话响了。

  “喂。”她毫无防备地一拿起来就听。

  “瑶瑶~”

  伴随着这一声呼唤,她的脸色顿时大变,把手机捂住心口,想到要接有些胆怯。

  “瑶瑶。”被她捂着的手机在她的心口处发出了声音,让她的小心肝又止不住地颤了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