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外面下着绵绵细雨,雨滴沿着树叶尖子滴答滴答打斜着落在了窗边,她坐在靠窗的吊椅上,呆呆地看着窗外。

  才过去两天,她就很想他了。看,她居然还是那么在意他,没有看到他,就数着日子打发时间,有些时候人真的应该痛痛快快地骂自己一顿,明明有人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她,只要她转身便可以见到,她偏偏置之不理,而对于得不到的人,她的心却永远在骚动。

  也罢,他不在,她还可以走得潇洒一点。

  心里的那些苦楚好像这场雨愈漫愈满,她想掏出这颗心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构造的,不是在心里面早就有一种戒备了吗?潜意识里早就该缴械投降的不是吗?

  她带着一种“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的孤傲情绪,显然,这是一种自我麻痹的心思,她搬出了骄傲的姿态,她高傲的自尊和倔强的性格宣布她会大方地成全他的痴情,以此来换取自己内心的自在。她知道如果要听他亲口承认事实是对自己很残忍的,既为难了他也说服不了自己。她觉得是时候该离开了,不能再让那颗骚动的心再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

  爱情本就不应该成为捆绑两个人的枷锁,她姜琪予不是圣人,她不可能做到没心没肺地跟他搞暧昧,她也不想成为他深夜寂寞时才想到的一个炮友,她的爱情战场应该是旗鼓相当的,爱就是爱,哪怕伤痕累累也不会被逼招安。

  她辞职了,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资格站在申宏涛的面前,她给不了任何希望给他。得不到一个人也许会痛苦一阵子,但如果是开始了的感情,一旦被伤害就是一辈子。她很冷静,她的感情是要对双方负责的,不需要备胎。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其实不然,爱上一座城,也许是为城里的一道生动风景,为一段青梅往事,为一座熟悉老宅,或许仅仅为的只是这座城,就像爱上一个人,有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没有前因,无关风月,只是爱了。”

  这是林徽因写的一段话,对她现在很受用,她反复地在纸上写着,像是在告诫自己,她对这座城市的留恋其实除了有一个爱的人之外,她不过是更想念曾经在这里的点点滴滴。

  虽然心很痛,但是倔强和理智似乎又为她扳回一局,她是个乐观的女孩,但也是用情至深的女人,说爱了便爱,只是刚好在某一个路口缺了那么一个指示牌,指引她去爱,现在,她只不过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罢了。

  ---------------吴妈一大早地把她的行李收拾好,依依不舍地送她到了门口,站在那里挥手告别了她,老太太行动不便,远远地在楼上的阳台上望着她就算告别了。

  转身,她的泪水就溃堤了,抬手捂住了口鼻,生怕那啜泣的声音出卖了自己不舍的心情。她走的每一步都走得很缓慢很沉重,每一个脚印都要很清晰地刻在泥土上。

  她是不舍得的,每走两步便回头看看,看看曾经她走过的路,庭院的那个秋千,他们曾经坐在一起聊天的,那个湖边,他们还曾在一起欣赏过良辰美景,那棵树下,她好像还看到了唐凯在晚上的时候在那里站着等她回来,这个公交站,好像之前他还在这里抱着她上车,那时她受伤了,他还帮她上药,她上次负气离家出走,他还去找过她呢,只是这一次,再也不会了…

  好多好多回忆,越想就越泛滥成灾,她默默地流着泪,以后她就要守着这些回忆来思念他了。

  唐凯,你现在在干嘛?有没有想我?

  唐凯,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唐凯,没有我的日子,你会过得怎么样?我希望你过得好。

  唐凯,你现在一定很幸福吧,你终于遇到了你想好好呵护的人了,祝福你。

  唐凯,其实,我好想问你,你曾经有没有把对莫淑华的好分一点给我?哪怕一点点?

  唐凯,我走了,带着我从来都说不出口的三个字走了,以后我会把它好好的珍藏在心里。

  唐凯,再见,再也不见!

  5酷匠网\首《◇发¤

  -----------唐凯忽然间,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他却直觉地想到了和姜琪予有关。

  他已经来美国一个礼拜了,打从方思咏做完手术之后,他就寸步不离地照顾她,因为她说害怕,所以他一刻都不敢怠慢,整个心因为陪着她进了手术室而吊着,现在她的手术很成功,她恢复得也很快,他总算也有时间来静静地思考事情,想起来那些积压了一个礼拜的工作也没有做,但是他现在没办法去思考这些,他在害怕,他在想,姜琪予如果知道他是和方思咏来美国而不是去出差的,会不会又会对他很失望呢?想到那一次她流的眼泪,他的心就被揪得紧紧的。

  他整个人疲倦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单手抚着额头,揉揉眉心,那疲态尽显无遗。

  奇怪地是,自从和方思咏一起来到美国之后,他慢慢地发现,就算现在朝夕对着那张跟莫淑华一模一样的一张脸,他也没有多大感觉了,从前他认为的那份歉疚好像随着这些天的陪伴慢慢地淡化下去,好像那些什么责任、承诺之类的魔怔也已经解除了,现在,他明显地感到自己对姜琪予的思念是与日俱增,甚至已经是疯狂地想念了。

  他拿出那个情侣款的手机,笑话自己当时怎么认为和她是情侣就买了呢。这些天来,他一直没开这部电话,用的都是工作号。

  他打开微信,还是只有一个联系人,就是她。

  他发了一个“微笑”过去,结果没回,他想大概她是没空所以没接到,过了一会儿他又发一个“大兵”过去,结果还是没回,他不死心,再发一个“敲打”的表情过去,依旧没回。

  他的心没来由地一慌,停顿一下发一个长句过去,那语气看似很不满:姜琪予,是不是我不在,你又出去惹是生非了?

  没回,还是没回!

  他想扔手机!

  他现在可以十分地肯定,她是故意不回的!

  他返回主界面,刚刚没有留意到那些信息和通话记录,现在返回去按了那个通讯录,才发现封羽打了好多通电话给他,封羽就是他让派去跟踪姜琪予行踪的人,那个人平时独来独往惯了,基本上不与其他人沟通合作,有任何事都是直接与他联系,他居然忽略了这事,所以都没有开机。

  “是我。”他拨了回去。

  “唐总,姜小姐离开君海湾了。”封羽淡淡地回到,声音听不出任何起伏。

  那种不祥的预感令他不淡定了,立即从床上起来,“什么意思,你再说一次。”

  “姜小姐前天就走了,我想通知您,打您电话没接通。”他依旧淡淡地说道。

  “封羽,这就是你要带给我的信息吗?”他不敢相信。

  “唐总,姜小姐就连工作也辞了,这一次是真的走了。”封羽好像是故意和他作对,每一句话都是强调她走了。

  唐凯重新躺回床上,眼睛闭合得紧紧的,最后说道,“继续跟。”

  “是。”

  挂断电话,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家里,想把那个女人揪出来狠狠地拷问她,到底有没有心,他都决定放她自由了,难道就连那几个月都等不了了吗?难道就那么想离开他,他现在忽然想到自己对她的纵容就很后悔,他不该这么轻易放过她的,越是对她好,她却是那样没心没肺地想着走。

  他一直处于暴怒当中,完全忽略了她为什么连工作都不做了,是因为她连待在这座城市的勇气都没有了。

  -------------向警瑶是真的想要辞职的,可是见到申宏涛那张阎罗脸,顿时都蔫了。

  这阵子她也变得懒惰了,什么事情都不干,好像又恢复到了以前那种任性妄为的大小姐生活,本来她就是那样一种人,要不是看在申宏涛的面子上,她才不会那么低声下气的。

  当她正在心里碎碎念的时候,申宏涛一句话把她吓了,“向警瑶,你工作就是这样的态度吗?”

  也不知道申宏涛什么时候站在她背后的了,自从当了他的助理之后,她就自作主张地在他办公桌的左前方加了一张桌子和椅子,以便随时听命他的安排。

  这会儿申宏涛黑着张脸,对着她吼道,“不想干了是不是,不想干就给我出去,你要是想走,我立马就批准你辞职。”

  向警瑶没来由地被这么一通臭骂,她心里本就是不爽的了,现在真的是到‘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站起来,双手叉腰,“申宏涛,你凭什么叫我走就走,叫我留就留,你凭什么认为我什么都要听你的,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罢了,你有脾气,难道我没有吗?我是为了什么而这么低声下气干那些低三下四的活儿,这一切的用意难道你都没有看到吗?呵,也是,我向警瑶是你的谁,你根本就不把我的自尊和我对你的感情放在眼里,那我何必这样傻傻地继续付出呢,我向警瑶要什么人没有,我能看上你,那是你的荣幸,不要我,那也是你没有那个福气。”申宏涛被她骂得一愣一愣地,她觉得看到他吃瘪的表情就特别爽,继续道,“你不是说我刁蛮任性吗,我就是这么一个任性的人,当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可以是我的一切,当我不要你的时候,你就是我家的一块破抹布,我想踩就踩,你要是觉得我妨碍了你,好,我走,我现在就炒你鱿鱼,我以后都不会再碍你的眼了,这两个月就当我白走这么一遭,得,我走,你自己爱咋咋地。”她愤愤地走进休息间,换上一身靓丽的服饰,踩着10公分的高跟,返回办公室,拿起包包,甩出那张辞呈给他,转身高傲地离开。

  哼,这才是她向警瑶该做的事,之前就当她瞎了眼才会觉得这个男人很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希望喷油们能够大力宣传本书《亿万老婆大人》轻松暖文,诙谐甜蜜,尽在不言中,感谢各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