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大厦门边的绿化带还有几个记者在蹲点,这些人还真是锲而不舍,精神上可歌可泣呀!姜琪予原以为这事就那么过去了,谁会知道这帮人非要在她身上榨出一些有用的新闻出来,她本来想要大大方方地走进公司的,忽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人每人一边地把她拖到了大厦后面的消防通道进去。

  她刚要叫出声喊救命,但好像这两个“绑架”她的人更怕她似的,一人一个“嘘”示意她噤声。

  “是你们?”看清楚来人是徐安琪还有李晓珊之后,她才放下心来。

  她差点以为她又要被绑架了!

  zJ最新@}章节{"上《%酷U匠网gk

  徐安琪解释说,“总监交代了这阵子让你要出入小心点,那些风波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还有不少人会盯着你。”

  “嗯嗯,他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让我和琪琪陪着你,果然,刚刚还好我们快了一步,否则都不知道那些人逮住你又会怎么说了。”吖珊说道。

  姜琪予感激他们,“谢谢你们,不过我们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的。”

  “先不说了,总监交代了那些保安,让他们来解决这事,就让他们周旋去好了,我们还是先去办公室再说吧。”徐安琪探了大门口一下,回来说道。

  他们是走楼梯上去的,经过每一层的时候,徐安琪和李晓珊两个人还会探头探尾地走路,动作很是鬼鬼祟祟。

  姜琪予对于他们两个的滑稽表现表示好笑又无奈,“你们能别这样行吗?搞得我们好像小偷一样。”

  吖珊小小声解释道,“小愚,不是我们要这样的,只是最近你都成了名人了,我们是怕有些狗仔会埋伏在大厦里面。”

  “对啊,所以我们不能让你陷入危难的境地,你都不知道那些人发起狠来有多狠。”徐安琪说得蛮严重的。

  姜琪予有些感动,鼻子抽了两下,“谢谢你们。”说着便拥住她们两个。

  “别这么说,大家都是朋友,朋友就该互相帮助。这两天消息好不容易被压下来了,但是难保还有个别的人心怀不轨,所以,我们这两天都决定了,在你上下班的时候都陪着你。”吖珊说。

  这下,姜琪予更加坚定了要辞职的念头,别人对她有仁有义,她就不能做到没心没肺。

  三个人到了公司,罗文丽最近因为江镇凯的事闹心,所以她有时候会不在办公室,安子裕一直来找她也找不到。向警瑶见到姜琪予也不想和她说话,不过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倒会停下来看她两眼,那眼神也不说是讨厌,好像带着一些同情和愧疚。当姜琪予对她笑笑的时候,她会急忙地躲开,姜琪予也表示无奈,其实,她是个好女孩,不过比较任性而已,如果她愿意听她解释,她就会发现她和申宏涛真的没有在一起,骗她也是怕她多心,唉,听徐安琪说她最近要辞职了。

  还有,吖本好像现在也很少和吖珊说话了,不知道这两个人发生了什么事,看看几个同事,现在算是比较清心寡欲的就属徐安琪了。

  唉,其实有多少人真的可以如愿的呢?

  ---------------整个会议室呈现一种空前压抑的氛围,如此安静的一刻,徒留心脏抑制不住地颤抖。姜琪予垂头不语,时不时地把食指和拇指绞住再弹开,绞住再弹开,如此反复。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则整个人绷着个脸,她能感受到他周遭的低气压。

  男人有些薄怒,眼睛紧紧锁住她,“为什么突然要辞职?”

  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从认识申宏涛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是以温文尔雅的形象待她,要见他这样的,可见他真的气得不轻,害她的身子也本能地瑟缩一下,说出的理由也很牵强,“我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

  “那我准许你休假,至于你的辞呈,我驳回去。”他说着随手就把面前的辞呈撕了。

  “宏涛。”她开声制止,却为时已晚。

  “不用再说了,这个辞职我不会批的。”他站直身姿,看了她一眼,坚定地迈开步伐。

  她一急,急忙伸出手,隔着宽大的方桌抓住了他,男人的目光随着她的动作看向了那只握着他的小手,为了防止桌沿嗝得她生疼,他还是忍住心里荡漾的情绪重新坐下。

  “宏涛,你听我解释。”她目光乞求地看着他。

  她的水眸盈满了千般思绪,许多的不舍难以言表,只能徒增一股辛酸,“宏涛,这两天发生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不能再拖累大家,办公室本来是办公的场所,我不希望因为我的事让同事们困扰,有些事情你不说,但不代表我不知道,现在很多家跟我们合作的公司因为我的声誉受损而断了和我们的合作,你能理解我的不安和愧疚吗?如果你不希望我带着这些负面情绪继续工作,那请你答应我的辞职。”

  “如果我说不呢?你的事情我说过我会帮你解决,但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不是这样的,不是你辞职了,你走了就了事,如果你一直逃避,这些谣言还是依旧会在,那些人的偏见就不会消除,我说过我愿意和你一起面对,你可以相信我。”他很激动,他的眼里燃着一股保护欲的火焰。

  “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你受到困扰,你懂吗?你已经给我的帮助太多了,多到我受之有愧,如果你真的为我好,那么就成全我这一回,让我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可以吗?我知道我胆小,我是想要逃避,但是如果逃避能够换来安宁,那我不妨就当个缩头乌龟。”

  男人狠狠地捶一下桌面,那拳头都泛起了青白相间的筋条,“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保护你?这么多年来,我的心意未曾变过,你也应该知道,除了你,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这么想要保护一个女人,你是第一个,你知道吗?只要你稍微有些心动,我就会倾尽所能保护你。”

  姜琪予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重重地震撼到了,她知道申宏涛对她的感情,但是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他这么铿锵有力地表达出来。

  “宏涛。”她的心深深地被震撼到,她知道此时她是颤抖着叫出他的名字的。

  申宏涛激动地从凳子上弹起来,直接来到她的面前,这次不再受任何的拘束,他想拥抱着这个女人,他想把她刻在骨子里,想着就去做,他的下巴抵着她的肩胛骨,耳边响起他掷地有声的声音,“不要走,我舍不得你。我不知道你这一走我还要多久再遇到你,7年了,几千个日子我都思念成灾了,这一次好不容易再见到你,我不舍得放开你。如果你想说这是一种执念,说这只是一种惯性地思念,我告诉你,不是的,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只要你答应我,我会给你我的所有,我会跟你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我想跟你走向我们的未来,我不想放你走,你走了就不再回来了。”

  她,完全地呆住了。那些近乎哽咽低喃的情话,如此灼热地燃烧着她的心,说不感动怎么可能,说不动心怎么可能?

  可是,她却不动情啊。怎么会这样,老天爷就是这么来开她玩笑的吗?为什么,为什么7年前最先遇到的不是他,而是秦烨,为什么7年后最先遇到仍然不是他,而是唐凯,当年的谈的那场恋爱可以说是很青涩懵懂,也可以说她不懂真正的爱是为何物,那么如今,她是个思想成熟的人了,她知道的,这一次,她的心真的是被唐凯牵着了,很难再接受别人的了。

  可笑吧,很可笑,在他的怀里,她想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给她的温暖,连她都觉得自己不可饶恕。

  清醒了,她离开了这个温暖厚实的怀抱,看着他的眼神充满坚定,态度仍然坚决,“宏涛,对不起,我们不可能的,你还是忘了我吧。”

  申宏涛抿着口不发一言,看着她继续开口,“人生没有那么多个7年,你不要再为了我浪费余下的大好时光了,你的以后是要找一个只对你一心一意的人,而我,我的心给了别人了,就不能再给你,不能辜负你。”

  他扣住她双臂微微发疼,“感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割舍的,我怎么可能还会把另一个人深藏在心里。”

  这一次,也是第一次,她终于有些怜惜地抚过男人俊逸的脸庞,不为别的,只是觉得为自己可惜,可惜了这么一个好男人。

  希望他能够遇到一个真正爱他的人,完完全全以他为中心的人。

  “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泪,悄无声息地滑下。

  男人双肩胯了下来,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对什么都会心软,唯独对他的感情,从来都是不留情面地拒绝他。

  自此,谁也不再说一句话,只有安静地听着彼此稀薄的呼吸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伊本不凡说:

  如果粉丝过百,以后每天加更一章,谢谢,希望大家能够大大支持不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