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时候,麻烦事一旦粘上了就逃也逃不了。

  刚到家门口,姜琪予就被人截住了。

  “灵儿?”是唐灵筱,“你怎么在这里?”

  “姐姐,你现在还是不要进去了,二叔还有姑姑他们都来了,看那架势一定是来找你麻烦的。”她好心地提醒道。

  “原来你在这里是想告诉我这个?”

  “嗯嗯,大哥现在不在家,待会儿他们又欺负你了怎么办?”

  姜琪予欣慰地笑笑,这个家也不是没有明白人,连这个小女孩都知道她被他们欺负呢,她安慰道,“灵儿,谢谢你来告诉我这件事,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没打算逃避。”

  该来的都是要来的,一味地去逃避也不是办法,还不如勇敢去面对,有些时候乐观地劝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其实这才不靠谱,也不像她的个性。

  “姐姐,你要进去吗?”唐灵筱还是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喜欢这个姐姐,虽然见面的次数少,不过姜琪予给她感觉就是舒服。

  “灵儿要陪我进去吗?”

  她摇头又点头,好像很纠结的样子,姜琪予问道,“那灵儿在外面兜一圈,待会儿姐姐出来找你玩?”

  “切,姐姐是当我三岁小孩吗,这种哄人的把戏才不适合我这个即将成为大学生的人,我陪姐姐进去,大不了被二叔臭骂一顿。”

  她顿住脚步,“为什么会被二叔臭骂一顿?”

  “嘻嘻,因为我要表明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立场呀。”

  姜琪予听到这话,心中有些感慨,“谢谢。不过灵儿要相信姐姐,姐姐不会任由别人欺负的。”

  她笑着搂着她的胳膊,“恩。”

  姜琪予一笑,“那进去吧。”

  $酷匠网正版H首L发

  一进家门,唐家那几个长辈就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过这次倒没有像上次那么讲究排场,估计上次也是来给她下马威的吧,这次也就唐二爷和两个姑姑过来,一进门就听到唐二爷说,“大嫂,这事情本不该我们多嘴,但是我一直把小凯当成是亲儿子看待,况且小凯现在还是堂堂大企业总裁,如果因为这桃色之祸引起不必要的争端,恐怕对小凯的形象、对唐氏的影响不好,我们商议之后觉得关于这小凯的婚事还得从长计议。”

  “二叔子是打算怎么做?难不成要拆散小凯他们?”老夫人斜了一眼门口,然后直视唐二爷问道。

  这唐二爷平时威风惯了,本不想与这妇人商量,可是碍于唐凯现在的地位,只能软了语气,打着商量的幌子实则意欲老夫人松口,可是这老夫人也不是吃素的,她看人从来没错过,既是她认定的儿媳妇,怎么容得别人指手画脚的,“二位姑姑来此,是不是也想要干涉小凯的婚事?”她的眼神带着不容忽视的强硬。

  大姑子有些胆怯,但表面上没表现出来,“大嫂说的哪儿话,我们这不是关心小凯来着吗?”

  “大嫂,自从上次那2亿元的风波之后,接着就是方思咏和小凯的亲密照传闻,现如今又出现什么两女争一男的把戏,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把小凯当成自己的未婚夫,何至于到现在还不站出来澄清事实,包括上次的照片事情也是,这难道是身为一个未婚妻该有的反应吗?”

  确实这话唐二爷说对了,按道理来说,姜琪予不该这么忍气吞声,她为什么不站出来维护他们的感情呢?

  “阿姨、二叔、二位姑姑,我回来了。”姜琪予假装不在意地走进去,还很有礼貌地向他们一一叫道,结果当然是找到他们的白眼了。

  “小愚,过来这边坐。”老夫人拍拍旁边的软沙发,示意她过去,“刚刚二叔还有两个姑姑提到了你,关于新闻上报道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姜琪予坐下笑着说,“阿姨,那些都是有心人编造的不实报道,如果咱们去理会他们,他们就会更加变本加厉不是?我知道可能二叔觉得我没有站出来维护凯,这事确实是我做得不妥,不过我一向以凯为中心,他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听他的便是。”

  这话说的意思那就是,她做这些事唐凯都是知情的,而且还是唐凯授意她不要出面澄清的。也就是变相地说,凡是都有唐凯撑着。

  “我知道二叔和两位姑姑对我有所不满,无非就是觉得我身世配不上凯,帮助不了凯,可是我相信凯他只是想娶个贤内助,而不是生意上的伙伴,您说对吗?二叔。”

  唐二爷嗤鼻,“恐怕你不是想当贤内助吧,若说你没有带任何目的接近小凯,这话说出来谁信呢?”

  “二叔是觉得我爱凯是带着目的的?二叔怎么就知道我不会为了他而付出代价呢?”

  “代价?呵,我当什么天大笑话,你这个小妮子,你有什么家当可以给到小凯,你有什么本事帮助他扶摇直上,你又付出了什么努力,什么代价能帮到小凯?”

  “呵,假如遇到什么对他有帮助的事情,我一定会为他去做。”

  那两位姑姑相继瞟了她一眼,那牙尖嘴利的小姑姑说了,“到底是年轻人,说出来的话这么不负责任,你以为你能拿出什么来给他,凭你的心意吗?别痴人说梦话了,都21世纪了,谁还相信那些不堪一击的承诺呀。”

  “可能你们不会相信,但是我迟早会证明我爱他多过爱自己。”打从唐二爷来威胁她的那一刻起,她就时刻做好离开唐凯的准备,虽然唐二爷说的那些胁迫之言不一定会实现,但是她心里始终藏着一根刺,尽管知道唐凯不爱自己,尽管知道她也即将离开,但是她总是怕夜长梦多,她想的是早早解除那份合约。

  她可以不要什么报酬,只要他能够稳稳当当地过好每一天,这样就是她最大的心愿。

  还有方思咏,她一定会为了对付自己,继续散播一些不实的谣言,如果哪一天她真的间接伤害到唐凯,这也是她不愿意见到的,如果她执意要那么做,那么她也可以随时离开她的视线范围内。

  想到唐凯,他现在等于树大招风,随时都会引来很多人的抨击,家族里面觊觎他那个位置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外面的还有一只大老虎江镇凯,再来就是申宏涛,那天晚上宏涛说了要向他宣战,她就觉得胆战心惊了,最近听说他也要竞争市里边那条公益片,唐凯一早就说过要争取过来,如果这个时候这么多人对付他一个,他得怎么办?如果还因为自己而加重他的负担,那又怎么办?

  其实,不光想想这些心累,还因为她自己无法走出爱他的怪圈,明明知道这份感情很脆弱,也是自己的独角戏,偏偏还这么放不下,真是好累。

  “好了,大家都听我说一句。”老夫人看看姜琪予接着说道,“我相信她对小凯的感情,我也很有信心他们能够走到最后,一开始我也是没怎么看好他们,我以为他们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勉强走到一起,但是我慢慢地才了解到其实他们真的不仅仅是为了我,还是因为他们之间有一种牵挂,这种牵挂我们局外人是看不懂的,他们自己能够明白就可以了,你们呀,也不要跟我一样,一开始从外表去判断一个人,了解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以后你们就慢慢地会理解了。”

  听着老夫人这一番肺腑之言,姜琪予眼眶有些湿热,没想到那么多人都不理解她,老夫人却很理解她。

  “大嫂,她到底有什么好,依我看,小凯是被莫淑华给迷昏了头脑,不然怎么会接近这种女人。”唐二爷不客气地指责她是“这种女人”,“还有,那个方思咏,难道小凯不就是因为她们和莫淑华相似才会多看她们一眼吗?也许连他自己都糊涂了,到底是爱莫淑华,还是爱她的替身。”

  唐二爷的话好像一把刀子一样割据着她的心,连明眼人都看出来了是吗?

  明明就知道结果,还是会很痛。

  “二叔,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姐姐会很伤心的。”唐灵筱出声打破唐二爷的责骂。

  “灵儿,大人在讲话,小孩子不要插嘴。”唐二爷呵斥道。

  “灵儿,姑姑今天带你来主要是因为你乖,否则任你怎么吵嚷我都不会带的,你可别让有些人带坏了,也着了她的道。”那个大姑姑意有所指道。

  “才没有,你们都不让我过来和姐姐玩,她哪有机会带坏我?”说完,唐灵筱还对着姜琪予调皮一笑。

  几个人面露尴尬之色,这话听到老夫人耳朵里确实有些不满。

  “咳咳,今天这事我们就先到这里,等小凯回来了我们再定夺。”唐二爷说。

  定夺?哼,说的好像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选择题,就差他们举手投票了。

  “二叔子,这年轻人的事我看咱们就不必多操劳了,一切跟他们自己的心走,你们也都安心了。”老夫人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定论了。

  老夫人也算是女中豪杰的人物了,想当年这帮人看他们孤儿寡母的,可没少坏脸色给他们看,可她也不曾怕过他们,也是这样跟他们顶撞过来的,如今她儿子长志气了,她并无意与他们斗,可是如果再把他们的宽容当隐忍,这可不能再让他们得寸进尺了。

  三个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对老夫人这帮排己心思感到十分不满,但也无话可说,毕竟现在的他们确实处于弱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