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琪予纳闷为什么这件事发生了一天了都还没有见报呢?按理说那些记者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也不是说她高估自己,确实按照方思咏现在对她的敌意,她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有些时候人最烦躁的不是其他,而是心中明明忐忑不安,却找不到任何头绪防止事情的发生。

  其实,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做,归根到底还不是看那些有钱人的心情,方思咏不会傻到让这件事情被唐凯知道,她自然会请求唐凯先和她提前去美国,再让那些被钱收买了的记者等到他们抵达美国之后再散播出去,这样一来真是一举两得,姜琪予那个时候也会被那些舆论搅得坐立不安,而唐凯远在美国,自然也远水救不了近火,到时候等到他回来,也许这事情也就尘埃落定了,至于唐凯在国内安排的那些亲信,哼,她肯定也不会亏待他们的,至少不能让他们妨碍了这件事的进展。

  ----------------一大早地,公司里头都炸开锅了。

  姜琪予到公司的时候,就被徐安琪迅速地拖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揪着她看电脑,她一看,网页上赫然写着一道醒目的标题,“唐氏广告大赛冠军姜琪予插足名模方斯咏的感情”,此标题一出,点击率破千万,评论更是一波接一波,眼下这事丝毫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她就知道会这样,该来的还是来了。

  “小愚,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跟她扯上关系?”徐安琪一嚷,后面的吖BEN和吖珊都凑过来,碎碎道。

  “这报道不会是真的吧?小愚…你?”吖BEN口无遮拦地爆出一句。

  徐安琪立马拿出书本拍了他的头,让他哎哟一声及时闭嘴。

  “这分明就是有人诬陷。小愚,你可以告他?”

  姜琪予无奈,“我都不知道是谁怎么告?”

  其实她就是猜出是谁都没办法告她,她拿什么对付人家?!

  突然,向警瑶面无表情向她走过去,恶狠狠地看着她,好像她是那个被插足的当事人。

  “瑶瑶,你?”徐安琪看她那样好像是来吵架的。

  她确实没有好脸色,不过不打架,就说她,“姜琪予,没想到你还是这种人,亏我之前那么相信你,结果你什么都瞒着我,现在又出了这事,你敢说你是无辜的吗?”

  姜琪予心口一顿,想要解释好像词穷,“瑶瑶,我没有。”

  “你不用解释了,你这种人看起来好像很单纯很无辜,但是谁能知道你内心在想什么呢?”

  “瑶瑶,你不能这么说小愚,她是没跟你说和总监的关系,不过她也是对总监没那个意思,那说出来也没意思不是吗?”

  “徐安琪,你也替她说话是吗?我向警瑶把你们当好朋友,可是你们是怎么对我的?以后我都不理你们了。”她真的非常生气,气他们不诚实。她掏心掏肺待他们,他们却如此对她。

  “糟糕,瑶瑶还是不肯原谅我,我…”

  “算了,她还小,对我们又不了解,生气也是应该的,让她自己想通去吧。”徐安琪安慰道。

  申宏涛显然也看到这则消息了,一大早也赶过来办公室,正好就是看到他们谈论这个报道,“小愚。”他的眼神有着浓郁的担忧。

  她回以一笑,“没事。”

  “我以为这事情被人压下去了,结果今天还是播了。”

  吖本、吖珊和徐安琪瞪大眼睛看着申宏涛,再看看姜琪予,那狐疑的眼神表明他们对这件事的相信程度很高。

  “你们不要道听途说。”申宏涛呵叱一声打断他们的想入非非,赤裸裸地袒护姜琪予,“小愚,你放心,这事让我来处理。”

  跟着来上班的罗文丽紧张地说道,“这可如何是好,下面来了好多记者,小愚,你上下课要小心了。”

  “啊?”众人皆惊。

  “刚刚上来的时候见到好多记者堵在了大厦的前门门口,好像就是冲着小愚来的,我怕被他们抓来问,所以从后面进来。”她解释道。

  Q酷匠网M/正*3版SE首=发☆

  申宏涛走到窗边,果然见到下面黑压压的一片,像一群蚂蚁一样地堵在门口。“你们先别慌,我先打个电话。”

  从会议室出来的时候,他给了姜琪予一个放心的眼神,“没事了,这事我已经让处理了。”

  他所说的处理,就是利用了申家的势力,可是明明他可以不用利用到家族的名誉做事的,可是为了她却一次又一次破例。

  这一次,恐怕申家夫妇会对她有意见了。

  “谢谢。”现在除了谢谢,她都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铃~~”突然,她的手机响了。

  她没意识到什么,拿起就接,“你好。” 结果,对方却是一名记者,“姜小姐,网上报道的消息称你是插足名模方斯咏的感情的第三者。请你回应一下?”

  姜琪予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那人把那么长一句话念完之后她才说道,“我不是。”她吼道,随即挂断。

  姜琪予浑身颤抖,被气的,也是被吓到了,想不到他们居然连她的手机号码都有。

  方思咏到底是有多大的本领,那些人整天都围着她的新闻转。

  “快,大家来看。”徐安琪又大嚷一声,“这视频不知道是谁流传的?”

  姜琪予一看,是昨天他们在咖啡馆的视频,那个时候申宏涛为了保护她和记者顶撞了,这事也被录了下来。

  “对不起,宏涛,把你也连累了。”

  “混帐,这帮人还真是闲着没事干,吃饱了撑的。”申宏涛气愤地砸了下桌子。

  这个时候,视频后面还带了一段报道,“据可靠消息称,这位在前不久参加唐氏广告比赛的冠军得主姜琪予是插足名模方斯咏的感情的第三者实属事实,昨天在咖啡馆一幕,就拍到了方斯咏和姜琪予大打出手的画面,视频中明显就是姜琪予欺压过人,原本方斯咏想用钱打发她,却不料当事人居然狮子大开口,要挟要1千万才肯分手,据了解,这姜琪予原本只是底层的打工人士,自从攀附了高层人士之后,是越来越变本加厉…”

  “这事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真是气死人了。”徐安琪愤愤打抱不平。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罗文丽不屑地说。

  申宏涛看不下去,果断关了所有电脑。

  “小愚,我们相信你,你要振作。”罗文丽站在她的背后,拍拍她的肩膀以示鼓励。

  楼下依旧是势不可挡的姿态,姜琪予心急如焚,她唯一想到的还是唐凯,虽说很多家媒体都不敢明确指出是他,但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她此刻会想,唐凯看到这消息没有,他知道了会怎么做?他会选择明哲保身呢,还是出面澄清?后来她又自嘲一下,他现在和方思咏在去美国的途中呢,哪还有那个美国时间看这个,思及此,她觉得心凉,感觉自己真是信错认了。

  -----------------不过,方思咏还是低估了唐凯的,他们一下飞机,唐凯立马就知道此事,这还是多亏了当时唐凯让人跟踪姜琪予,总之,他知道了之后,只是短短半个小时,网上的所有相关报道,视频通通都化为乌有。

  只不过楼下的记者依旧不死心地守着,甚至还可以看到个别仇视“第三者”的在楼下谩骂,天啊,还拿着广播。

  但是姜琪予认为这些都是申宏涛的功劳,因为他一直都在想办法,可是她不知道,申家毕竟跟媒体交情不深,因此总会遇到一些麻烦。

  “小愚,你先别慌,现在情况在慢慢地稳定下来了。”申宏涛一会儿就过来安慰道。

  “我没事,让大家为我担心了。”她笑笑道。

  “这事分明就是方思咏干的,真没想到她还有那等本事,可以买通记者。”申宏涛愤愤道。

  “她出道以来都是要和他们打交道的,自然有些交情。”

  “按我说,让那个绯闻男主角出来澄清不就好了吗?”徐安琪突然说道。

  众人觉得这个可行,罗文丽说,“小愚,兴许你们可以试一试。”

  “不用了,那些本来就是不实的报道,我们说了也不一定有人信,况且那个男主角是谁,大家也都没有头绪,无端端地拉个人出来,岂不是连累别人?这事情,只要我们咬紧牙关不松口,不去理会他们,他们自然拿我们没辙。”

  申宏涛点点头,“恩,小愚说的对,这个时候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机智的选择。”

  “恩。”

  突然,姜琪予就接到了唐凯的电话,她内心好像瞬间燃起了希望,她离开了众人,走到一旁应道,“喂。”

  “是我。”

  “恩。”

  “国内的事我听说了,你别想太多,一切由我来处理。”

  她听了就觉得很安心,这比任何一句话都管用,还更能够让她的心定下来,“恩。”

  “呵,你怎么没哭鼻子?”他突然逗弄她道。

  “切,这事都发生了,哭有什么用?如果哭可以解决事情,那我倒不妨一试。”

  她这么说了,他也松了一口气,“恩,总之,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放心,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恩,果然是我看中的人。”

  她自动地忽略那句话,“你不是去出差吗?怎么会那么快知道?”

  “你觉得有什么可以瞒得过我的?”

  “呵呵,那你负责解决好了,总之,我们要么澄清关系,要么你就想办法断掉这些绯闻。”

  “恩。”

  她没想到他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但是也没必要计较了,说好放开就要放开的。

  “恩,那没事,我上班了。”

  “恩。”挂掉电话,那股怅然若失的感觉又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