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咔嚓。”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引来众人的目光,尤其是无处不在的记者,说到这个,这还得归功于方思咏身上散发的耀眼光芒,另外就是她身上所能被挖掘的绯闻价值。

  方思咏看过去,就见到不远处的几个拿着微型照相机的记者匆匆而来,姜琪予自然也看到了周遭的人已经认出了她们,也拿着手机拍了起来。

  “快,看,真的是方斯咏,到底发生什么事让她那么生气,她对面坐着的女人是谁?”记者一个一个如海水猛兽向他们靠近,因为对象是方斯咏,因为方斯咏拍桌子,闹脾气了,这是闹哪样呢?

  哎呀~人类已经阻止不了记者八卦的心啦。

  方斯咏见状,急忙拿出桌面点餐的菜单遮住脸,姜琪予则无动于衷地继续坐着,时不时地叹两口咖啡。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是,记者是那么容易糊弄的?没事也可以写点什么整死你。

  “方小姐,请问你刚刚是因为什么事而发脾气?是不是跟你对面的这位女士有关系?那请问你们之间是因为什么事而闹变扭呢?”一位年轻的记者冲在最前面,邻座的几桌看热闹的纷纷离开位置都凑在一起观看,方斯咏深知躲不过,也不再遮面,反而看着姜琪予,记者随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咦,那个不是,你不是在唐氏比赛中夺冠的姜琪予吗?”

  姜琪予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会有人记得她?

  “对,上次唐氏总裁还豪掷2亿元买了她的作品。”有人说了。

  方思咏一记狠辣的眼刀甩给姜琪予,原来还发生了这么荒唐之事?2亿元?唐凯什么时候会这么冲动。

  “对对。”旁边的人附和道,随机又把相机对准她,“请问姜小姐,上次方小姐和唐总传出绯闻,二位是不是因为此事而起争执呢?”

  姜琪予聪明地选择沉默,她想着,现在要冲出这个包围圈是不大可能的,只能是等到他们自己走了,可惜,那些人不想放过她,“姜小姐,之前传闻你和唐总关系微妙,可否解释一下?”

  “还有,方小姐为何会被拍到和唐总的亲密照,两人又是什么关系,请问这作何解释?”

  “另外,方小姐明显认识唐总比你要早得多,是不是因为你插足了二位的关系,因此方小姐和你起争执呢?”

  方思咏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一个浅显的道理,那就是虽然唐凯介绍姜琪予是她的女朋友,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他们好像还没对外公布关系,这样,是不是说明他们的关系其实是假的?

  “这位是姜小姐没错,但是各位怎么说她是唐总的女朋友呢?我和唐氏也合作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听说过唐总有女朋友,只怕是有心人自己胡编乱造的吧?”她这话的意思是说姜琪予自己捏造谎言骗观众,博取关注。

  “这么说,姜小姐和唐总的关系并不是大家认为的那样亲密?”

  “那么,方小姐,你又如何解释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和姜小姐又说了什么?”

  “抱歉各位,这是属于我和姜小姐的私事,无可奉告。”

  “可是据大家所知,方小姐刚刚回国,而姜小姐又不是唐氏的员工,理应没有交集,而有关二位的事情,如果能够扯得上关系的大概就是和唐总的关系了,既然如此,方小姐这难道不是想要隐瞒什么吗?”

  姜琪予继续保持沉默,旁人那些指指点点,她只当充耳不闻。

  毕竟这事她能察觉到是方思咏给她下的圈套,她和唐凯又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所以说“是”的话,那就是欺骗观众的,但是她要是否认他们的关系,这样方思咏就会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假的。

  所以,还是等唐凯见到这消息之后再解决吧。

  岂料,方思咏一个动作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她故意把包包掉在了地上,这样那张一千万的支票就赤裸裸地展现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

  “这是?”眼尖的记者自然不会放过每一帧的细节,从每一条不明显的线索顺藤摸瓜再抓出事实的真相是他们的本领。

  “方小姐,这是要给姜小姐的吗?”

  有一个人喊了出来,“哇,一千万?”

  众人哗然,方斯咏开口了,表情很无辜,“本来这事属于我们之间的私事,我根本不希望这事情被大家知道,但是既然被大家看到了,我也不好再隐瞒什么。”

  “难道是跟姜小姐有关?”

  “这事…还真的是跟姜小姐有关。”

  姜琪予好像知道她要说什么,当机立断截了她的话,“这件事情,我可以解释。其实,这都是托唐总的福,由于上回我在比赛的那条广告被唐总看中,所以找我帮他们策划的人越发增多,方小姐刚回国希望给观众留个好印象,自然也希望我能够帮她一把。”

  这事情没想到就被姜琪予圆了过去,但记者也不是吃素的,“姜小姐能力出众,怎么不选择进唐氏工作呢?上回唐氏可是说了前十名优先录取。”

  “人各有志,这也合情合理。”

  “姜琪予这么做,不是想掩人耳目吗?”

  “当然不是。”

  “姜小姐和唐总认识也不久,但是这绯闻就三天两头的闹,你有什么感想,还有请问方小姐可否正面回答上回跟唐总的亲密照是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姜琪予觉得这样下去,一定会被他们逼疯的。所以她想到要冲出去。

  “姜小姐是心虚吗?”一群人又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是,不过不想与你们耗时间罢了,我还要上班。”

  “姜小姐如果不是心虚怎么会这般落荒而逃?”

  姜琪予斜了那记者一眼,“难道我要走就被你们说成落荒而逃了吗?我赶时间上班,这点你们不能理解吗?”

  方思咏有些幸灾乐祸,当即便有些添油加醋地说道,“各位,这些个人的私事,等哪天你们真的亲眼看到再说好吗?姜小姐不便启齿的事情你们也别胡思乱想了,所谓“清者自清”,有些事情没做过是不会急于否认的。”

  这话说的好像她真的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众人表情不一,似乎听出来点什么,难道这真的是正室和小三的撕逼大战?有记者想深入扒开八卦的源泉,“这么说来,姜小姐真的是插足你和唐总的第三者吗?”

  方思咏好以整暇地看着她,姜琪予一时头大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些尖锐的问题。

  酷MJ匠…网9+首C发@

  “真是不要脸,居然是第三者,怪不得能混得风生水起。”有人嫌恶地唾骂道。

  “小愚。”突然,就在这事情闹得不可开交的事情,申宏涛赶到了,他就好像在沙漠里的绿洲,她感激不尽呀,“宏涛。”

  看着那带着无辜的求救的眼神,他很困惑,“怎么回事?”一步过去,挣开了前面挡住的记者,来到了她的身边。

  “你又是谁?”不怕死的记者问道。

  男人冷冽的气息对着周围的一切,平时的温柔此刻荡然无存,想到这个自己心里想着疼着的女人被人这么欺负,他就咽不下这口气,“通通都给我让开。”

  有人惧怕地往后缩了缩,但是前面那个八卦的年轻记者丝毫没有要放过他们的意思,“你又是谁?”同样的话,这次带着鄙夷的目光。

  也不怪他目光短浅,因为申家这个长子行事作风都很低调的。

  申宏涛一拳过去直接招呼到他的左脸颊,只见他哎哟一声倒地,众人看着后怕的让开一条道,男人再一个警告的眼神瞪向方斯咏,刚刚一直得意的女人此刻也惊得颤抖,那些一起来的记者无一敢向前维护被打的人,只有目光呆滞地看着申宏涛带走了她。

  ---------“你有没有怎么样?”一走出咖啡馆,他便急切地关心道。

  “我没事,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买咖啡。里面那些人干嘛那么说?”

  “哦。刚刚你都听到了?”她不好意思地低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被人当成第三者当众羞辱,谁愿意被人看到?!她,更不想让自己的狼狈的样子被熟人看到,偏偏却被他见到了。

  温热的手掌握住她的双臂,认真而坚定道,“我相信你,你不会是那种人。”

  相信?他就是这样的,无条件相信她。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对了,怎么你会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她找我来是想说用钱收买我,让我离开唐凯。”

  “哦,那…”

  “我没收,反正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我收了那岂不是默认了。”

  “恩,对。清者自清。”

  “不过就不知道那些记者会怎么胡言乱语了。”

  “别担心,有我在。天大的事我帮你顶着。”

  她冲他感激一笑,“谢谢,走吧,我们去上班吧,快迟到了。”

  “恩,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