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你知道吗?跟你合作,其实我还蛮有成就感的。”他听到她无厘头讲这一句话,不明所以地看着她,“我常在想呀,原来总裁也不过如此嘛,也会有需要别人,依赖别人的时候,你说你这么需要我,我是不是应该很有成就感,恩?”

  他咧嘴一笑,“好象是。”

  “呵呵,那以后我要是不做广告了,我就改行去当家政的,凭着给你当过的经验,我想不捞一笔都不行呀。”

  “呵呵,那肯定低不了。”

  “唐凯,关于你上次说的续约的问题,我想还是算了吧,改天你把今年的工资一次性转给我好了,这样我看到那么多的钱,说不定动力就更加满满的。”她用调皮的语气跟他开着玩笑,其实早点结束合同,对大家都有利,自从唐二爷出现之后她心里就一直惴惴不安,生怕哪天他会拿着那些东西到处招摇过市,到时候毁了他就不好了。

  那份契约虽算不上什么大事,但是倘若他们想造谣诽谤,说什么圈养情人,欺骗整个家族,或是什么的,到时候就难办了。

  “你是要走吗?”难得他那么心平气和地说那么一句话,今晚他看到了她和申宏涛了,申宏涛好像很高兴,说不定他们已经在一起了,那么他再多的强求也是枉然的。

  “我说过,时间到了就要走。”

  “恩。”

  “唐凯,你说我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不过你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大概能想到。”

  “哦?”

  “你不是说过你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然后终其一生平平淡淡、开开心心的过吗?”

  “呵,也许吧。不过我现在也不确定了,你知道,人的思想可以变化很快的。”

  “恩。不过那也算一个目标吧。”

  “呵。唐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你要尝试走出自己的内心,重新接触别人,不要再以你以前的想法为中心了,方小姐回来了,也跟你妻子长得很像,这样的心情也可以称为‘失而复得’吧,看来老天爷也不是那么亏待你的,你要是觉得合适,那你就要好好珍惜了。”

  “你也觉得我们合适?”

  “合不合适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那你和申宏涛合适吗?”

  “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切点。”

  “恩,如果你找到合适的,你也好好珍惜。”

  “我会的,唐凯,当幸福来临的时候,你要好好抓住它哦,你一定要把幸福大肆地宣扬出去,这样我就算在别的地方,看到了也一样会为你祝福,高兴的。”

  “你怎么说得好像明天就要离开一样?难道你不想亲眼见证我的幸福吗?”

  “没有呀,不过哪一天如果你要结婚了,我想我是没有时间去参加的。我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会在哪里,也不知道我到底忙不忙。呵呵。”

  “剩下的时间也不长了,你想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吧,以前我担心我妈身体会不好,现在她也健康了,至于你,你也该得到自由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淡淡地应了一声,“唐凯,你开心吗?”

  “恩?”

  “你这人就是这样,开心不开心都不表现出来,让人怎么感受得到你的幸福呢?以前我听别人说,如果你爱的人就站在你面前,你一定会很开心很开心的,你现在应该要很高兴才对。”

  唐凯笑了出来,“呵,这种话你也信?”

  “我信的,关于一切美好的说辞我都会相信。”

  “那你开心吗?”他反问。

  她不敢看他太久,怕会泄漏情绪,“开心呀,很开心。”因为我爱的人就在我面前。

  他以为她和申宏涛在一起很开心,“开心就好。”

  “恩。”

  “外面风大,回去吧。”

  “恩,那我先进去了。”她跳了下来,把衣服还给他,径直走进去了。

  “你如果开心,那么我会成全你。”他在她背后喃喃说道。

  转身那一刻,他根本没有好好地看看她流下的晶莹泪珠。

  ---------------“凯。”方思咏第二天一大早就迫不及待地跑过来了。

  此时唐凯和老夫人正在用着早餐,而姜琪予也才刚刚从楼上下来,两人的视线交汇的那一瞬间,有一些暗涌波动。

  “这是…”方思咏怔愣地看着姜琪予。

  老夫人有些不满方思咏的态度,进来到现在都没有向她问候一句,而是视线焦灼地看着唐凯,女孩子家这点矜持都没有,实在有辱斯文。

  吴妈在后面跟着她的脚步进来,她都还没来得及通报,方思咏就冲了进来,吴妈是更加不喜欢她了。

  唐凯若无其事地看着方思咏和姜琪予的暗暗较劲,细嚼慢咽之后,便介绍道,“斯咏,这是姜琪予,昨晚你见过的,我的女朋友。小愚,这是方斯咏。”

  姜琪予望了唐凯一眼,随即把戏演足了,“你好,方小姐,昨晚见面太仓促了,还没来得及好好自我介绍,我叫姜琪予,是凯的女朋友。”

  方思咏完全不能接受这事实,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僵硬,尤其听到他那么亲昵地叫她小名,“凯,你在说什么?”昨晚她只是猜测,没想到今天得到证实。

  老夫人满脸笑意地叫了姜琪予赶紧过去吃早餐,然后对着方思咏不咸不淡地说,“方小姐吃了吗?要是还没吃,我让吴妈添副餐具。”

  方思咏故作大方地落座,“那麻烦阿姨了。”

  饭桌上,大家各怀心事,一句话都没有说,各自低头吃着饭,只有刀叉碰撞发出的声音。

  “姜小姐,昨晚那个男子是你的谁呀?”不可否认,方思咏就是来找茬的。

  “那是我们公司的总监。”她简单答道。

  唐凯淡定自若地吃着饭,老夫人看了两人一眼,默不作声地继续吃饭。

  “哦,我看他对凯有很深的敌意。该不会是为了姜小姐你吧?”

  “方小姐误会了,我们昨晚很好。”

  “是吗?都打架了还好?”她的表情都是写着无知的样子。

  “我…”她刚要说什么,唐凯就截了她的话,“斯咏,饿了就多吃点。”

  对于唐凯这种明显转移话题的事情,老夫人压下心中疑虑,转而对方思咏说,语气略带嘲讽,“方小姐,家里厨子做不出美式的早餐,让你见笑了。”

  “阿姨,你说笑了,这菜式很合我口味。”

  “那就吃多点,其他无关之事就暂且搁下。”

  她听懂了她的意思,陪着笑应了一声。

  姜琪予暗暗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这事让老夫人知道了。

  早饭过后,唐凯一走,方思咏就借口邀请姜琪予出去小坐一下,算是培养培养感情。

  姜琪予真是莫名其妙,她和她有什么感情需要培养的?根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好吗?

  “方小姐,我着急去上班,还是下次吧。”

  “怎么,就一点点时间也不能吗?”她娇滴滴地问道。

  她拗不过方思咏,看了老夫人一眼,“那好吧。不过能不能去我公司楼下,这样我也方便一点。”

  她好像很高兴,点点头,“恩,好的。”

  “阿姨,我先去上班了。”

  老夫人笑吟吟地送她出去,再面无表情地送走方思咏,她的态度很明显,她不喜欢方思咏。

  不过也不知道方思咏是爱得太深,还是脸皮太厚,总而言之,她都可以视而不见。

  ---------------姜琪予一直低头等着对方开口,目光淡淡地看着桌上的咖啡,香浓的味道拂不去她的忧思。

  “我要你离开凯,条件你开。”女人纤细的指尖轻捏着勺子,慢慢地搅拌咖啡,开始抿了一口后便说道。

  I!酷…1匠网*F唯g一|正BZ版~,,#其/他O都l3是$盗版

  姜琪予早知道这女人不简单,所以她在心里也预先设了防,抬眸勇敢地直视着她,“如果我说不呢?”

  她也不慌不忙,慢慢地停止了手中搅拌咖啡,那气势,分明就是跟她耗上了,“你开个价吧。”有钱好说话。

  姜琪予哼,“这就是有钱人的处理方式?”

  女人轻蔑的眼神看着她,“你不就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的?”

  这点姜琪予不否认,突然连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

  看着她不说话,她就当她默认了,“一千万怎么样?”

  一千万?呵,看来她很值钱呀,唐二爷也是这样,她也是这样。

  “一千万不少了,起码保障了你这辈子都生活无忧。”

  “我没想到在方小姐眼中我还这么值钱,是不是突然好像遇到劲敌了?因为怕我所以才用钱收买我?”

  对她的反唇相讥,方斯咏表示不在意,“你也不要耍嘴皮子了,你这种女人,我看得太多了,我跟了凯六年,从他失去莫淑华开始我就跟着他,他身边的那些人不都是跟你一样看中了他的优势吗?”

  六年?确实不是她能比得过的。

  方斯咏自然看出了她的心思,“你说,凯图你什么?”接着便仔细地打量起姜琪予,“你一个没身家没背景的女人,你以为他看中你什么?还不是因为你稍稍像她那么一点吗?你以为他真心喜欢你,别做梦了,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否则也不会答应明天和我去美国。我想他那么介绍你,估计也是做给老夫人看得吧。”

  呵,原来他明天是要和她去美国,看,他又骗她。

  姜琪予的手暗暗握紧了杯壁,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表现得镇定,“呵,方小姐,我劝你别花心思挑拨我们的关系了,虽然他曾有过一个女人,但是我只要知道他现在爱的人是我就可以了。昨晚的争执你也都看到了,那样还不能说明他在乎我吗?那么,我现在就提醒你,免得你又不要脸地跑过去跟人家告白,到时候人家又不要你,那岂不是更加狼狈?”

  方斯咏有些恼火,“姜琪予,你别给脸不要脸。”说着,“砰”的一声,手掌拍了一下桌面,引来周遭的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

  她不疾不徐道,“方小姐,没本事的人才会生气。”

  “你…”

  “咔嚓咔嚓。”

  这个时候,居然突然跳出几个扛摄像机的人,是记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