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医院看看吧?背部的伤还是要处理一下的好。”姜琪予关心道。

  “没事。”他握着她的手,“小愚,你不要跟他住在一起了,明天我帮你找房子。”

  她微愣,片刻就听到他说,“上次我送你回君海湾的时候看到他了,我总是想等你跟我坦白,等呀等,始终等不到我想听的话,以前我觉得应该给你时间,不要去逼你,后来觉得如果不使一点小手段,你就跟人家跑了,思莹总是鼓励我要勇敢向你表白,我很胆小,只能借着酒劲跟你说,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迷糊,我很清醒,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可以考虑我吗?”

  “宏涛,搬家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恩…还有,有些话我觉得既然摊开来说了,那我们就好好谈一谈吧。”

  “你想拒绝我?”他认真地问道。

  “我觉得我们现在做朋友就真的挺好,我的心意你应该明白,我怕说出来会伤害了你,但是不说出来我觉得对你也是一种伤害。”

  “所以,说到底你就是要拒绝我。”

  “宏涛…”她是要拒绝他的,喜欢一个人分很多种,她只设定在朋友那一层关系,前进一步她没有感觉,后退一步,她不想退而求其次。所以,她要拒绝。

  “你是因为唐凯而要拒绝我吗?”他问。

  “不是。”她否认,“就算没有唐凯,我也会拒绝你。你很好,但是我总是把你当哥哥一样看待,我没有那种要做恋人的感觉,就好像,好像你对瑶瑶是一样的。”

  “你在说谎,你明明就是喜欢他。”

  “不是的,宏涛。”有些话她想说,可是欲言又止,看着申宏涛那满脸疑惑不解的神情,她最终犹豫后说了出来,“我和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们只是契约关系。”

  显然,他对这个答案甚是意外,从来不曾往这一层想去,“你们…”

  “不瞒你说,从理论上来说,我是他的雇员,他是我的雇主,我是给他当护工的,我没有骗你,我确实在照顾他母亲,而他也相应地付给我报酬,他从来没有喜欢我,我也没有喜欢他。”

  他还处于震惊状态,这怎么回事?“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有一天晚上我去家教,回家的路上刚刚好撞上他开过去的车,后来在医院又碰到了他,几个来回之后,他觉得我还不错就找我去帮他忙。”她粗略地讲了一下。

  “所以,你们之间真是契约关系?”

  “恩。”

  “我不信,那他刚刚为什么会那么大反应,他说你是他的女人,难道你们不是日久生情?”

  “不是的,他那个人霸道惯了,占有欲也很强,凡是他的东西他就要护得严严实实的,你别把他那些话放在心上。”

  “可是…”他迟疑一下问道,带着一些试探的意味,“如果,他真的喜欢你呢?”

  她心里微微一抖,“怎么可能,他有女朋友的,那个女人就是你刚刚见到的。”她会定义方思咏是他女朋友,也是不无道理的。

  毕竟他们的关系很亲密。

  “他们?真的是男女朋友?你和他,真的没有关系?”

  她大咧咧地给他一拳,“呵,你就那么不相信我。”

  他顺势地抓住她的手,害她吃了一惊,“小丫头,我相信你说的,但是我不相信你的心是这么想的。”

  “没有的事。”

  “别骗我了,你喜欢他,从刚刚你看他的眼神我就知道。”

  “没有。”她想缩回手,然后离开。

  然而被他抓得更严,“难道你不敢承认,你想做缩头乌龟吗?”

  “没有。”

  “我告诉你怎么才可以忘记他?”

  她半信半疑,“真的?”

  他笑了起来,心思真是单纯,一拐个弯她就招了,“还说不喜欢。”

  “…”

  “好了,不逗你了。不过我倒真的是有一个办法让你忘记。”

  “什么呢?”

  他凑近她耳畔说道,“当我女朋友,我帮你忘记他。”

  她脸立马就红了起来,“你逗我呢?!这什么馊主意。”

  他却是实打实地认真,“我说真的,我可以帮助你忘记他,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着你。”

  “宏涛…”

  他看着她的表情,忽然抱住她,“真的,我会一直陪着你。趁现在还没有非他不可,赶紧朝我转移,我会为你遮风避雨,不会欺负你,不会伤害你,一心一意对你。”

  “我…”真的还能够忘记他吗?或许真的可以吧,人不都说,这个地球上少了谁还是依然会转吗?

  “宏涛,我会忘记他的,一定!不过这对你不公平的事我不会做的。”

  “你就放心吧,我心甘情愿。”

  “…”

  “哎,现在总算把事情通通说出来了,我轻松多了。”他松开她,朝她笑得灿烂。

  “你说出来了,我们朋友就没得做了。”她故意很认真道。

  果然!他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小愚,我…”

  对于成功地捉弄了他,姜琪予笑得很腹黑,“哈哈,被我吓到了吧?哼,叫你捉弄我。”

  他听到被骗了,眼睛故意眯起,“那要不我不捉弄你了,你就当我女朋友吧,从今天开始。”他还顺势搂着她的肩头,一边走一边说。

  “切,申宏涛,有没有人告诉你,你最近患有多动症了?”

  “哪里?”

  “我看你全身都散发着运动气息,看来受瑶瑶的影响很深嘛,啧啧,才一个多月,你就陷进去了。”

  “胡说,我现在开始有女朋友的,她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呵呵。”

  宁静的夜晚,伴着丝丝凉意。月光把两个人的身影逐渐拉得很长,最后渐行渐远。

  申宏涛突然启齿,“小愚…”

  她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意思,然而后面磁性有力的嗓音充斥着整一大片空间,她依旧能够清晰地听到他说,“小愚,你不喜欢我没关系,真的,但是喜欢你是我这7年来对感情的负责,如果不见你就等于可以放弃这份执念,那才是我对感情的不负责任,所以你保证能够让我时刻见到你,如果忘记一个人是不闻不问,那么我做不到。”

  她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继而继续前进。

  说得好,如果忘记一个人是可以佯装做到不闻不问的,那么她也做不到,她能做的就是大大方方地面对,对他也是,对唐凯亦然。

  ------------除了,承认自己的感情!

  她站在这富丽堂皇的别墅前,庭院里,那棵树上缠绕的七彩铜线星星点点地泛着七彩的光,一闪一闪地,很调皮,可惜她却无心驻足来观赏这美丽的风景,她就坐在树上挂着的那个秋千,垂头丧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R最新d)章Qu节上酷0F匠{_网X‘

  白天发生的一幕幕到底在她心里留下很深的阴影。想起唐二爷那番羞辱人的话,她真的觉得越发的心累,陶思莹说她和唐凯不合适,劝她说那个男人不要去碰,申宏涛也说他和她不合适,其实她明白,毕竟两个人身份、地位,还有社交圈子完全不同,以前或许可以天真的觉得这些都是虚浮的东西,现在才明白过来这才是赤裸裸的现实,而且,困扰她的事情还不止于此,有些时候她弄不明白唐凯的心意,他可以对她好到无微不至,却同样可以对其他女人做到体贴入怀,他之前说要撇清关系,后来又说是朋友关系,他说要回到原点,后来又说她是他的,他说要相信他,可是他又欺骗她。

  是不是其实说这些话都是相对于他的心情好坏而言的,否则他怎么会那么善变。

  思及此,她就更加懊恼,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样的他,她有些时候也知道自己很逃避现实,可是谁能给她安全感呢,她不过是想好好管住自己的心,不要让她受伤害而已。

  唐凯很晚才回来,进了庭院就看到她坐在秋千上,风拂过她的发丝,掀起另一番灵动的韵味,他承认其实她很漂亮,尤其是第一次在联谊会上看到她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很漂亮,不过她不怎么爱化妆。

  “姜琪予。”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暗涌,他挪步走了过去。

  “你回来啦?”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来,她还以为他会彻夜不归。

  “不冷吗?”现在可是秋天了,夜晚的风很大的。

  “还好。”

  他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顺便在那条长板的秋千上坐下。

  她挪了一个位置给他,随后说,“谢谢。”

  “刚回来吗?”两个人好像默认把今晚的事当作没有发生。

  “恩。”

  “后天我要去出差,可能有好一阵子没能回来,你照顾好自己,恩…还有老太太。”

  “你放心,我会的。”

  “恩。”他偏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看着远方,他也看了过去,“在想什么?”

  她抬起头,朝远方望过去,想着一路走来发生过的事情,“我在想我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那段时间好像我们总是有吵不完的架。”

  他轻叹一声,“呵,想起来,那段时间也没那么无聊。”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大半年了。”

  “恩。时间过来很快。”

  “好难得我们现在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聊聊天,以后想起来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以后…你会想起我吗?”

  “呵,谁知道呢,我们人一生要遇见好多个人的。”

  “恩。”

  “那你会想起我吗?”她没有期待,只是应景地问了这么一句。

  他却不假思索地答,“会。”

  “呵呵。”她也没打算深究原因,有些话听一句就够了,再深究就失去第一次听到的那种新鲜感了。

  “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