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凯却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不客气地把姜琪予从他那里拽了过来,嘴角扬起一个自信的笑意,“你晚了,她是我的女人。”

  “我认识了她七年都没有真正地走进她的世界,凭什么你就能?你才认识她多久?唐凯,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唐凯看着一旁瞪着他的女人,向前凑近申宏涛的脸颊,两个帅得人神共愤的男人的对峙,自然引来了无数人的旁观,陶思莹愤愤不平地想上前将唐凯臭骂一顿的,结果被詹耀辉给拦住了,想他也知道,这唐凯也并不是什么蛮不讲理的人,看他样子,也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所以变得有些没那么理智,这熟悉的一幕,当年他也用在了她的身上的。

  “凯。”此刻,脆生生地一道女声传进大家的耳里。

  唐凯重重地压下眉角,眉头打了个结,厉声跟方思咏说,“回去。”

  方思咏看着他旁边的姜琪予,相貌平平,跟她比起来简直就是路人甲,怎么会跟唐凯扯上关系?

  “你怎么会在这里?先回去。”唐凯放软了声音,在姜琪予听来像是嗔怪。

  “凯,你答应今晚陪我的。”她干嘛要笨到听他的话,现在可是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很可能是自己的情敌,她不会掉以轻心的。

  姜琪予的目光在两人来回流转,嘴角扯出一抹苦涩,“唐凯,你的女伴来了,请你放开我。”

  申宏涛瞪着来人,与平时温文尔雅的气场不同,现在的他周身泛着冷冽的气息,“唐凯,咱们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你女朋友都来了,那就不要来打扰我和小愚。”

  “哼,是不是一路人,我说了算。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唐凯嗤之以鼻。

  “唐凯,论口才我赢不了你,你要是了光想斗嘴皮子恐怕恕我不能陪你。”转身牵起姜琪予,“小愚,我们走。”

  “站住。”他想制止,忽然手臂上多了一道力,唐凯偏头便看到方斯咏用着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凯。”方斯咏有些楚楚动人地看着他,声音柔柔的,“凯,这边说不定有狗仔埋伏,我们这么贸贸然动粗,是不是不太好呀?”

  唐凯犹豫了一下,果然放手了。

  姜琪予实在看不下去他们两个人一副“夫唱妇随”的样子,走到申宏涛身边,扶着他走出去。

  唐凯目光狠狠地瞪着那一对走向门口的男女,浑身充满了暴力,随即狠狠地甩开她的手,径直冲了出去。

  “凯。”方斯咏想着冲出去,不料这个时候陶思莹找她来了,还带着满满的挑衅,“哼,原来是你这贱人。”

  “是你?”方斯咏微微愣了一下,看着她和身边帅气的男子。

  她的五指缱绻成球,心里的不平衡又增加了不少,凭什么所有的好男人都让这两个狐狸精夺去!

  “就是姑奶奶我,呵,还真是冤家路窄呀?”

  目光悠悠转了转,最终变得狠戾毒辣,“原来是你这个穷酸鬼,怎么,今天跑到这里来撒野来了,难不成你也想傍大款?”而后又对着詹耀辉告诫道,“我劝你早点离这种女人远远的,不然到时候被她怎么骗了都不知道。”

  谁料,詹耀辉笑笑回答,“谢谢忠告,不过我不打算离她远远的,我要对她好到所有的女人都嫉妒,包括你。”

  观众不明所以,只当是詹耀辉被这女人迷了心窍,陶思莹不痛不痒的,这些人什么都不懂,就会跟着瞎掺和,“哼,勾引别人的人是你吧?人家好端端地来找自己喜欢的人,你非要插那么一脚,到头来还不是被人给甩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刚刚确实是唐凯撇下她的。

  果然,观众再一次刷新了立场,因为刚刚确实好像是她被甩了。

  “你…”一个没忍住,她扬手就要打下去。

  詹耀辉一个空手便制止了她的动作然后放下,优雅的举止,儒雅的神情,温吞地说道,“这位小姐,请不要在公共场合大肆喧闹,尤其是在公共场合打人,恩…特别是打我的女人。”

  “你…”方思咏深知斗不过他们,眼睛滴溜溜一转,反正来日方长,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思莹,我们走。”说完,詹耀辉便牵着她缓缓地走了出去。

  女人的眼角闪过一丝狠辣的精光,那本该秀气端庄的脸庞,此刻布满了狰狞和恐怖。

  随后唐尧他们就到了,可惜没见到方思咏那么狠辣的一面,否则依唐尧的个性,一定会让他堂哥离她远远的,因为他一开始就没对这个方思咏有好感,那些好不过也是看在嫂子的份上。

  --------好好的一次聚会结果闹得不欢而散,而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罗文丽和安子裕却没有发现江镇凯的存在,直到这场闹剧结束,人员陆陆续续地走开,罗文丽才发现此刻江镇凯正站在他们面前,她的心里有些复杂,那么多天没有见他了,忽然他出现了,她发现她的心情竟然是那么愉悦。

  不可能,她恨他,怎么还会高兴见到他呢?

  “文文,我有话跟你说,你能和我谈一谈吗?”那么多次的争吵都徒劳无功,这次他也学聪明了,不跟她来硬的,就表现得淡淡的,这样她反而容易接受点。

  罗文丽看看安子裕,后者点点头,于是她说道,“那我去去就来。”

  现在的她好像跟安子裕才是一对真正的夫妻,就连走开一会儿这点小事她都会安慰他,告诉他她会快点回来的。

  难不成她那么不乐意见到他,就那么想早去早回?

  “走吧。”他的声音陡然降低了好几个调。

  “恩。”

  现场留下了吖珊和安子裕,吖珊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姑娘,看到安子裕那微微失落的表情,突然有些同情她,于是邀请他喝杯酒。

  “你男朋友呢?”安子裕坐下来跟她聊天,两个人其实不熟悉,都不过是从罗文丽那里听来的而已。

  “今天他约了朋友去看足球比赛了,我无聊就跟大家出来了。”

  “哦。”话题到这里好像有些维持不下去了。

  “你…”

  “你…”

  两个人觉得好像不找点话题又会很无聊,所以就开口要说些什么,结果却一起撞上了。

  “呵呵。其实你不用那么拘束,我这个人也比较沉,话题不多,所以你不跟我说话也没关系。”吖珊笑吟吟地说,她本来就安静,安子裕这人也是比较内向的人,所以两个人如果非要找个话题聊,真心会累死宝宝。

  “看不出来你是那么文静的人,刚刚…我看你跳舞也跳得很起劲。”他好像突然间打到一个话匣子。

  她刚刚其实也有点像在泄愤吧,因为她的男朋友不来陪她,倒宁愿守着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

  “怎么了?”他轻声问。

  “没有,我只是想到我平时也会这样啦。”

  “哦?呵呵,那你愿不愿意说给我听听?”

  于是,她就说了好多好多关于自己的喜好,分享日常的生活趣事啦,说说自己一个人宅的时候的心得,好像还蛮得他的心的,他平时没事在家也那样做。

  而这一头,江镇凯和罗文丽的开头虽说一开始气氛还算融洽,可是说着说着就又吵了起来。

  “江镇凯,我说过很多次,我们回不去了。”

  这句话江镇凯已经听了不下千次了,这次他不想再听下去,直接就把她扛起来一直往停车场走。夜晚的停车场,人烟稀少,如果发生什么争执也未必有人知道。

  她的声音被扩大了几十倍,回音缭绕,“江镇凯,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不想离婚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了就不离。”

  江镇凯二话不说,开了车门,把她塞进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关上车门,他就迫不及待地欺身而上。

  “你,你要干嘛?”虽然两个人是夫妻,那档子事也做过不少,可是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破裂了,可别再出什么意外。

  “哼,你是真不懂还是忘记了?不如我来帮你好好回忆一下?”说着,他就不客气起来了。

  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用,反正这次江镇凯就是铁了心要制服她的了,她在底下声嘶力竭地喊,“江镇凯,我们已经分居了两年了,你现在这样对我,我可以告你强奸。”

  “哼,有本事你就去吧,我江镇凯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江镇凯,唔,你,唔,放开我。”

  她的唇被他堵的死死的,最后被他强势占有,他身上的火被点燃了,浑身发烫,难受得紧,他开始迫不及待地要去攻城略地了。

  “嘶~”是衣服破裂的声音。

  “不要。”她在他怀里吓得瑟瑟发抖。

  可是他现在根本没注意那么多,他顾着要灭火,他太久没要她了,她的滋味那么美好,他要是再不行动就晚了,什么分居、离婚,他会让她知道那些事情通通不可能发生,他们发生了关系还能离婚吗?他要负责,她还是他合法妻子。

  他这么霸道地认为。

  。M酷匠:c网)r正版首发o

  车内一片旖旎。结束之后,他心满意足地搂着她,这才发现她不对劲,好像昏死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